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0.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東土耳其斯坦的局勢緊張,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論是維吾爾人、漢人、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數人都有一個感覺,就是盡管當前政治氣氛緊張,但中國將會面臨轉變。事實上,許多人都盼望中國共產政權的結束。雖然民族不同,但維吾爾人、漢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學生民主運動。實際上,許多維吾爾人都因其中一個著名學生領袖是維吾爾人而感到相當自豪。那名學生領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漢語名字叫“吾爾開希”。 我們在電視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學生領袖在與前中國總理李鵬對話。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
拉薩“騷亂”與“六四”事件有什麼關系?藏人如何看待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六四”鎮壓?他們受到什麼影響?一個民主化的中國將怎樣影響漢藏關系?中國人權就上述有關問題採訪了當年事件發生時在拉薩一家學術性雜志任編輯的藏人仁增。 中國人權: 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當時西藏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仁增: “六四”之前,在西 藏發生了一些所謂的“ 騷 亂”事件。一個是87年、一 個是8 8 年、一個正好是8 9 年。因為這三個所謂的拉薩 “騷亂”事件規模相當大, 一次比一次更大,結果就是 1989年3月,中國政府宣布在拉薩實行全面戒 嚴。 中國人權: 所以說,實際上中國政府在拉薩的戒嚴比北京更早。...
胡平 在這篇對“六四”鎮壓與中國經濟 出現“奇跡”之間的關係進行探討 的文章中,《北京之春》雜誌主編 胡平認為,因為鄧小平70年代晚期 倡導的經濟改革實際上是對共產黨 合法性的自我否定,所以如果政府 對1989年示威中提出的政治改革的 要求作出讓步的話,那將意味著中 國共產政權的終結。只有對抗議進 行鎮壓,鄧小平才能阻止任何對黨 的政權的進一步的挑戰。結果是, 高壓下的社會穩定和政府對經濟的 強力控制,再加上人們的精神出現 真空、貪婪與物欲空前解放,這一 切造就了中國經濟的“奇跡”。 今年是“六四”20周年。20 年前,中國爆發了歷史上最 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然而, 中共當局卻悍然出動坦克車...
200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紀念日。對中國政府來說,這是一個治療歷史傷痛、促進社會和解、實現社會正義的良機。為此,中國人權促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家主席胡錦濤在舉辦國慶節慶典之際,頒布對“六四”在押人員的特赦令。 在“六四”事件已經過去20年後,當年為此入獄的學生和工人領袖、知識分子都早已獲釋,然而目前仍有 許多為外界所不知的“六四”參與者繼續遭到監禁。他們仍在為諸如“破壞財物”或“反革命罪”服刑, 1 而後者在中國法律上早已不復存在。中國人權整理了46名“六四”入獄者名單(附後), 呼吁中國當局根據 中國《憲法》第67和80條有關特赦的規定 2 釋放他們 。
滕彪 一個政權的合法基礎是什麼?在沒有人民的明確認可和政治參與下,它憑什麼去統治?單是改進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就能為中國共產黨解決其統治正當性的問題嗎?其統治又可以維持多久? 維權律師滕彪就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認為《零八憲章》是中國民間社會發出的一個歷史性政治文本,其所代表的政治正當性內涵,是當局無法回避的。 一 現存的制度是不是道德的?權力憑什麼統治?我為什麼服從?這是政治學的一個核心命題,也是作為政治動物的人類不停追問的問題。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就涉及到政治正當性(legitimacy)的概念,在評價身份認同、抗議運動、制度變遷、侵犯人權等現象時往往都離不開這個概念。...
在“六四”20周年之際,歡迎您以實際行動支持“六四”入獄者、受害者和他們的家屬,以及其他維權人士。中國人權對您的支持表示感謝。
一平 詩人一平這樣寫道:對一個外國人來說,閃耀著繁榮輝煌的中國無疑是自由的,“個人可發財、成名、炒作、下海、鬻官”等等。他對《詩與坦克》這部在中國被禁的詩文集的評介中,向讀者展示了另一個中國,在那裡寫作必須遠離政治,否則就會觸犯權貴。一平說,正如此書所清楚表明的,雖然文學的自由表達不能阻擋坦克,但它卻有存在的必要,因為它是源泉,滋潤生命,灌溉大地。 《詩與坦克》 1 這個書名會讓你永遠記住, 它像一方界標,顯示一個時代。凡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對之都不會陌生,它會讓你想到王維林隻身攔截坦克車隊,想到捷克少女將玫瑰花插上侵略者黑洞洞的槍口。《詩與坦克》——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作品選集/...
以下名單紀錄因“六四”相關活動而 於2009年5月底為止仍被監禁 的在押人員。由於資料來源僅包括公開之資訊,此並非完整名單——官方從未公布在押人員名單。 1
200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60歲生日。按照中國傳統,60年是一大輪迴,叫做一甲子,是一個重要里程碑。中國正全力以赴籌備「新中 國」建國60週年慶典,將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閱兵儀式、20萬人參加的群眾遊行和焰火表演。官方宣傳稱建立「新中國」是1949年建國時老一輩領導人的「不 朽的功績」。中國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楊煥寧誇耀這一慶祝活動規模之盛大將是「空前」的。當局還公佈了至少50條國慶口號。這期《中國人權論壇》要探討一下 「新中國」對中國人民來說除了口號之外的真正含義。
趙岩 趙岩對過去60年中國的媒體控制及新聞檢查制度作了一個總體回顧。他的結論是,從1949年到1978年,中國新聞界放棄並失去了其自由;此後至今,為了未來實現媒體的獨立和言論自由,他們從未停止過抗爭。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週年,按照中國傳統文化的干支輪迴來看,60年為一大輪迴。這一大輪迴中,歷史到底有多少前進,又有多少後退?中國的「新聞自由」是前行了,還是原地踏步?——這正是本文所要探討的問題。筆者認為,中國新聞60年大體可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1949年建國到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新聞媒體淪為工具、喉舌的前30年。 一百年前,...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