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0.
本文為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其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庭審中所作的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他回顧了自己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所從事維權活動20年的歷程,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及當局對其案司法管轄權的合法和正當性,並揭示了中國普遍存在的“法外酷刑”情況。他指出:當局的這場審判是“黑暗對光明的審判”、“毀滅對希望的審判”。 唐荊陵於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尋舋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其案於2015年6月19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首次開庭,7月23日再次開庭,24日該案審結,法院宣布將擇期宣判。 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 唐荊陵 事實部分 1995年,...
今年6月5日,《當代商報》前編輯師濤就其微信朋友圈被定點屏蔽一事發表聲明,譴責微信這套社交系統已可恥地淪為權貴們的幫兇。之後,他在網易註冊了一個易信號,儘管發言和轉貼都很謹慎,但還是遭到了被禁止登錄的厄運。為此師濤再次發表聲明,嚴厲譴責微信和易信運營商的這種助紂為虐行為。師濤因在“六四”15週年前夕向海外發送中央辦公廳《關於當前穩定工作的通知》的內容摘要而被捕,後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判刑10年,2013年獲釋。 師濤聲明 我的微信朋友圈自6月5日被定點屏蔽(個​​別美國友人可看到)後,立即在網易註冊了一個易信號。在友人的勸說下,一直很謹慎發言與轉貼。不料,幾天前,易信突然無法登錄...
在“六四”26週年之際,中國當局進一步加強對網絡的控制,其中包括對微信朋友圈進行定點屏蔽。前記者師濤為此發明聲明,強烈抗議微信運營商這種助紂為虐的不良行為,稱“言論的自由是我們平等相處的基礎,是我們在權貴們傲慢而強硬的高壓之下唯一的尊嚴。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他呼籲所有的人“為自由而勇敢地吶喊”。 師濤原為中國《當代商報》編輯。 2004年“六四”15週年前夕,師濤因通過雅虎中國電郵向海外網站發送了在編輯會議上傳達的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關於當前穩定工作的通知》內容摘要而被捕,2005年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判刑10年,2013年獲釋。 師濤聲明 各位親朋好友: 2015年6月5日,...
文中引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3月就日本領導人應對1930年代日本侵華戰爭承擔歷史責任的問題時所說的“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天安門母親”追問:“那麼,同樣道理,當年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在自己國家裡犯下的一系列人為的乃至殺人的罪行,他們的后繼者是否也要擔負起由此帶來的歷史責任呢?” “天安門母親”敦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 2015年6月1日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她們撰寫的 紀念“六四”慘案26周年的文章。 上一世紀末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但是,...
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被拘捕的河南異議人士 於世文 ,4月23日接到起訴書後發表獄中感言,他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他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他的審判是非法的,他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4年2月,於世文、陳衛等人在趙紫陽老家附近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同年5月,於世文、陳衛夫婦被拘捕(陳衛後被釋放)。 接起訴,於世文發表獄中感言 為六四幾次坐牢都沒有前科,感到很委屈,這一次終於起訴了,我很坦然,也很榮幸,...
在維權活躍人士 曹順利 逝世一周年之際, 中國人權 對她深表懷念和敬意。曹順利因長期不懈地呼籲中國政府擴大施政的透明度,並要求公民參與國家人權進程的權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當局非法拘禁6個月之後,在北京309醫院去世,享年52歲。曹順利身患多種疾病,在被關押期間,當局拒絕給予她必要的治療。 曹順利畢業於北京大學,是法學碩士。在走上維權道路後,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國的法律來要求政府問責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權、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權的活動中。她從事的這些活動,標誌著中國公民社會的成長——公民們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爭取中國憲法及國際法所保護的基本人權。 “...
中國人權 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上海維權人士 馬亞蓮 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截回上海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虐待,從3月10日開始進行絕食抗爭。 知情人士3月11日與關押中的馬亞蓮通話時,她聲音微弱,告知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也沒喝水。知情人士後來再打電話時,馬亞蓮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據知情人士說,2015年3月8日下午,馬亞蓮在北京和幾位訪民去京西賓館找人大代表遞交材料時,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莊,當晚又被上海駐京辦轉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監獄接濟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關押訪民的地府村路,隨後被轉送到在青浦的黑監獄關押。 其間,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顧馬亞蓮包紮著的手傷、...
自由亞洲電台《 天安門母親推紀念專輯“六四”永久紀念館香港本月二十日開幕 》 據總部在紐約的 中國人權 組織披露,受死難者親屬“天安門母親”群體委託,該組織的《中國人權雙周刊》推出《天安門母親紀念“六四”25週年》專輯。 更多天安門母親相關信息: http://www.hrichina.org/cht/topic/tiananmen-mothers
2015年2月2日,這天中午,在北京的天安門母親們照例聚集在一起,舉行新春團聚活動。今年仍訂四桌,但人數明顯少於往年,甚至氣氛有些悲涼、激憤,整個就餐過程中人們只能聽到偶而交談聲、嘆息聲,卻聽不到笑語聲了。 主持人尤維潔女士告訴大家,2014年我們又失去了趙廷傑、陸馬生兩位難友。不到20年,我們群體中已有37位難友離開大家,還有一些難友年邁體衰,行動不便,或是尚在與癌魔抗爭而無法前來。 可以想見在全體起立為我們死去的親人,為我們離去的天安門群體成員默哀的那幾分鐘裡,大家的心情有多麼沉重,空氣都似乎凝固了。 隨後,丁子霖女士向大家介紹了以瑞典前首相奧洛夫·帕爾梅命名的帕爾梅人權獎的性質和由來,...
獨立徑(上) “舜!猜猜我現在在哪裡? ”這是我媽的“遠洋”電話接通後迫不及待爆出的第一句話。可以聽得出當時我媽是多麼地興奮。但當時我還沒有察覺到我媽已經身處外國了,加上當時網上剛流行很多類似Skype的網絡電話服務,我也經常用這些服務來和我的同學開玩笑,所以我想都沒有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在廣州!這些小把戲是騙不了我的。 ”但我媽這次真的是自信滿滿地跟我說“我真的已經到了外國啦!不過,這是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現在媽有事情要忙,遲點再聊。 ”說到這裡,電話就掛了。 “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 ”對於一個出國的人,應該清楚自己身處哪個國家吧。作為一個考慮周全的人應該在出國之前就有詳細計劃吧。...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