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0.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中國人權致力於開發一個內容豐富的雙語資源工具庫,以促進信息共享、數字安全意識與最佳實踐、地方公民行動以及相關人權問題的研究。


“六四”25 週年後 1989年6月4日,中國政府動用軍隊暴力鎮壓了要求民主、反對腐敗、呼籲政治改革的中國民眾。儘管過去25年來,經濟改革引人注目地改變了中國的面貌,但當局以此拒絕政治改革,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不穩定和環境的惡化。2010年以來,官方鎮壓正在壯大的新公民運動、打壓維權律師、監管收緊媒體和信息傳播,嚴重破壞了法治的進程。在香港,也能感受到當局的收緊控制。1997年主權回歸時,北京政府曾經保證香港的自由和生活方式受“一國兩制”法律框架保護,50年不變。作為1989年大陸民主運動的堅定支持者,1997年後中國唯一一個允許民眾公開要求政府對“六四”承擔責任的香港,...
“六四”25年後 封面拼圖 香港尖沙咀廣東道海港城LV專賣店 ,2008年12月18日 攝影:Maizeam “六四”25年後 封面拼圖 中國工廠 ,2008年9月 攝影:High Contrast “六四”25年後 封面拼圖 墨西哥總統國宴招待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 ,2013年6月4日 攝影:Angélica Rivera de Peña “努力到生命的最後一息”這部分的所有圖片均為“天安門母親”提供。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選舉改革辯論簡述 金紫荊廣場 ,2008年8月30日 攝影:TKsteven 傅華伶在紐約大學 攝影:Sam Hollenshead 傅華伶在紐約大學 攝影...
黃靜怡(本名黃芳梅),維權人士,於2014年6月25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目前被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黃靜怡於5月17日在參加聖觀法師在武漢香格里拉酒店舉行的弘法會後被刑事拘留;聖觀法師曾因1989年在西安組織民運活動入獄1年。
今年發表致“兩代會”公開信時,難友們悲傷地不得不把一向為大家所尊重的杜東旭的名字從信末簽名行列中移至下面已故難友行列中去了——;他於2013年11月7日離我們抱憾而去,終年86歲。 杜先生是位軍人,但他在我們“六四”難屬群體中並不是唯一的軍人。他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被尋訪到以來,始終與我們站在一起並肩抗爭——即使在險象叢生的最艱難時刻,他也總是一如既往,不離不棄我們這個苦難群體。 回想“六四”十週年前夕,在京的難友在我家中第一次舉行集體祭奠,杜先生參加了——那時便衣們和各種車輛就包圍在我們家門外;十五週年、二十週年的集體祭奠他也都參加了。他還在2008年6月3日參加了木樨地路祭——...
本期《中國人權論壇》關注“六四”鎮壓25週年後中國大陸和香港面臨的主要人權問題和挑戰。
中國人權 獲悉,大陸民間首次舉行六四公祭活動的組織者陳衛(女)、於世文伉儷於7月3日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參加六四公祭的姬來松律師、董廣平、侯帥、方言,以及為被拘留的參加六四公祭活動人士做代理的常伯陽律師;參加公祭活動被拘留的邵晟東、記者石玉已獲取保候審。 中國人權 已通過陳、於的家人證實了這一消息。 目前在紐約的陳、於的女兒於海悅對 中國人權 表示:“當局給我爸媽安的罪名很荒謬。他們都是有追求的人,抱有一份熱情,希望國家能往好的方向發展,當局這樣做真叫人心寒。 ”於海悅還說,她父親一直患有高血壓,一年多以前曾中過風,人被抓走後,警方既不讓送藥,也不讓見人。...
作者的丈夫唐荊陵一個月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作者在文中詳細講述了丈夫長期以來所參與的各種維權活動,他所倡導和推動的“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以及他和家人因此所遭受的打壓。唐荊陵的維權活動涵蓋面廣,涉及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等,包括呼籲廢除戶籍隔離制度,反岐視(乙肝、殘疾、婦女權益等)、以靜思方式紀念六四、贖回選票行動等。唐荊陵的夢想:“那就是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 我丈夫唐荊陵的自由民主夢 2014年6月16日 2014年5月16日,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帶走,並被抄家帶走兩台電腦、3部手機、1部照相機。...
低估的不守誠信 1989年中國的天安門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它是促使世界各國政府將人權列入外交政策議程當中的事件之一。從那時起,外交官、活動人士、學者以及其他人已經在辯論支持尊重中國人權的最佳途徑,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毫不妥協,而現今中國日益增強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更堅定了中國的立場。在20世紀90年代,標準的外交工具包括將貿易與人權狀況掛鉤,迫使北京政府釋放監獄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聯合國通過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並試圖讓中國官員參與到更為系統的關於人權的討論當中。 但在隨後的十多年, 隨著中國政府威脅採取經濟和外交手段打擊報復的實力大大增強,...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