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72.
2014年6月20日, 唐荊陵 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 5月16日,唐荊陵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唐荊陵是《零八憲章》簽署者;2006年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05年因參與太石村罷免腐敗官員事件,被吊銷律師執照。
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的重慶資深異議人士 許萬平 ,在服刑9年後,於4月29日提前獲釋。 中國人權 從國內消息來源獲悉,許萬平今天早上6:30獲釋,由獄方送回家中。他的刑期本來是到2017年,但提前獲釋,仍有4年的政治權利剝奪期,因此他有些話不方便說。他在獄中身體一直不好,出來後準備檢查一下身體,並需要調養一段時間。他感謝各界朋友們對他的關心。 許萬平在獄中時,患上腸胃和前列腺等方面的疾病。他因腰部長時間疼痛,曾多次要求監獄方面讓他做一個全身檢查,家人也希望當局能允許他保外就醫,但均遭拒絕。許萬平的母親於2013年10月10日去世,家人為許萬平提出奔喪申請,也被獄方拒絕。...
2014年5月6日,浦志強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他是於5月5日早上被從家中帶走的,當天下午,警方搜查了他的家, 並帶走了他的文件、書籍和電腦。 浦志強和其他幾位人士在參加5月3日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六四”的研討會後相繼被拘留。浦志強是著名的維權律師,曾代理過數個受到高度關注的案件,其中包括:呼籲對汶川地震中倒塌校舍工程質量進行調查的 譚作人 案,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 b>劉萍、 魏忠平 、 李思華案 。
作者的丈夫唐荊陵一個月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作者在文中詳細講述了丈夫長期以來所參與的各種維權活動,他所倡導和推動的“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以及他和家人因此所遭受的打壓。唐荊陵的維權活動涵蓋面廣,涉及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等,包括呼籲廢除戶籍隔離制度,反岐視(乙肝、殘疾、婦女權益等)、以靜思方式紀念六四、贖回選票行動等。唐荊陵的夢想:“那就是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 我丈夫唐荊陵的自由民主夢 2014年6月16日 2014年5月16日,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帶走,並被抄家帶走兩台電腦、3部手機、1部照相機。...
低估的不守誠信 1989年中國的天安門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它是促使世界各國政府將人權列入外交政策議程當中的事件之一。從那時起,外交官、活動人士、學者以及其他人已經在辯論支持尊重中國人權的最佳途徑,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毫不妥協,而現今中國日益增強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更堅定了中國的立場。在20世紀90年代,標準的外交工具包括將貿易與人權狀況掛鉤,迫使北京政府釋放監獄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聯合國通過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並試圖讓中國官員參與到更為系統的關於人權的討論當中。 但在隨後的十多年, 隨著中國政府威脅採取經濟和外交手段打擊報復的實力大大增強,...
6月9日,張思之律師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高瑜,未獲准,看守所卻主動允許他會見了他的另一名當事人浦志強。本文即是張思之律師對關心浦案友人的情況通報,概括了浦志強的談話要點和張律師對會見的感受。文中說,浦志強幾乎天天被提審,有時長達10小時,腿有些腫,再這樣下去,“身體會招架不住”;提審的內容寬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發展對當事人非常不利。張律師提醒友人要有思想上的準備——硬整個“數罪併罰”,何其恐怖? !浦志強5月3日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六四紀念研討會”,5月5日被抄家,5月6日被刑事拘留,6月13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rdquo ;、“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正式逮捕。...
2014年5月16日,律師 唐荊陵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關押在廣州白雲區看守所,警察從他家中帶走兩台電腦和三部手機。 2006年,唐荊陵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他是著名維權律師,曾介入一些重大案件,如2012年勞工維權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案、2005年廣州太石村村民要求罷免村幹部事件等。 2008年其律師執照未獲更新。
2014年5月29日, 王愛忠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並遭警方抄家。王愛忠是廣東維權人士,南方街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譚競嫦 :我想先從最初是怎麼想到要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燭光晚會這個問題開始採訪。最開始這一活動是怎麼組織的?誰召集的?目的是什麼? 李卓人 :我們必須從頭談起。1989年,民主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僅僅被看作是經濟動物。但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後,香港學生反應強烈。1989年5月,我們有100萬人在香港遊行,僅僅一個晚上就捐了兩千萬港幣(257萬美金)。你可以想像香港對中國的支持。然後,「六四」屠殺使我們認為民主中國最終會到來的希望破滅……大屠殺——坦克進城、機槍掃射、血流滿地——確實使香港人心碎。人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同時對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其憤怒。...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