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59.
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上帝會給每一個人出不同的考題;撒旦會對人做出種種試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時候,對人鼻孔中吹的那口靈氣,乃是人之為人的共同特性,這就是良知、公義、愛等美好品質。它引導著人與人類前進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嶇。 神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繞著太陽運行。回憶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軌道彎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醫,被當局定性階級成份為“工商業地主”。在毛時代,這對於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親精於琴棋書畫,且略通武藝,卻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輩子農民。在我還剛會走路時,曾親眼看見祖父與父親在台上挨批鬥,那是嚴重缺乏娛樂的鄉親們的保留節目。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1983年,我和家人一起首次去中國旅行了5個星期。那時離毛澤東之死和文化大革命結束還不到十年,人們還是不敢與外國人攀談。雖然我和小女兒吸引了滿大街好奇的人群,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是茫然地盯著我們。因為擔心“老大哥”在背後盯梢,我與人只有過為數不多的低聲交談。 當我1989年4月重返中國時,這個國家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政治自由化亢奮時期。學生、知識分子、持不同政見者和普通市民在餐館、宿舍、公園、美髮店等場所興奮地展開辯論,涉及內容十分廣泛。作家、記者、電影導演和紀錄片製作人敢於觸及自共產黨1949年以來即列為禁忌的話題。當時頗有一些欣喜若狂的氣氛。 5月,我再度回到北京,...
【劉曉波 劉霞】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兩週年之際,一封要求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和他妻子劉霞的呼籲書正在聯署中。劉曉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霞自兩年前丈夫獲諾獎後一直處於警察貼身24小時監控中。
丁子霖 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丁子霖、蔣培坤夫婦於“六四”21周年前夜在當年親人飲彈倒下之地祭奠亡靈 2010年6月3日夜丁子霖在木樨地撒酒祭奠“六四”亡靈 2010年6月3日夜丁子霖在木樨地祭奠“六四”亡靈
為籌辦和介紹“六四”十五週年紀念活動,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籌委會暨紐約地區紀念“六四”委員會,特此舉行新聞發佈會,敬請各新聞媒體屆時蒞臨採訪。 時間:2004年5月19日下午2點鐘(2:00PM) 地點:350 Fifth Avenue,Suite 3311,New York, NY 10118( 中國人權 辦公室) “六四”屠殺即將十五週年之際,全球近20個國家或地區的60多名代表,早在去年10月即開始籌辦全球紀念籌備活動。經過反復協商,這一主題定為“紀念六四,還政於民”的首次全球統一協調的紀念活動,將在全球各地分別陸續開展起來,有些地方的紀念活動將持續一個星期。“六四”難屬、...
“六四”難屬和傷殘者群體 111 人委託 中國人權 發表聲明﹐歡迎《中國“六四”真相》一書的公開出版﹐並就此發表四點呼籲要求和難屬傷殘者的原則立場﹐ 中國人權 同意並支持難屬傷殘者群體的聲明。在中國目前尚難依法追究“六四”最主要罪責者中唯一仍活著的李鵬的情況下﹐ 中國人權 將竭力推動以實現在美國聯邦法院起訴李鵬。目前起訴李鵬工作處於 2 月 2 日由聯邦法院聽取是否需要命令美國國務院採取合作態度的聽證會階段。 關《中國“六四”真相》一書的聲明 > >
中國人權 獲悉,前“六四”入獄者、浙江省台州異議人士吳高興於2009年5月30日上午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吳高興同其他4 位“六四”政治犯最近發表了致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其他領導人的公開信,尋求解決“六四”受害人的經濟權利問題。在這封題為《 就解決“六四”受害人的經濟權利問題致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發表大約1小時后,吳高興被警方拘留。 這封公開信的其他4位聯署人也來自浙江,他們是毛國良、王東海、陳龍德和葉文相。公開信描述了前“六四”在押人員所處的經 濟困境。公開信說:“在這個號稱和諧的社會裡,我們成了一個無固定職業、無養老金、無醫療保險,有病隻能等死的‘三無一等 ’人員。而這種情況,...
中國人權 新聞稿
中國“六四”屠殺將臨十一週年之際﹐ 中國人權 受“六四”受難者對話團委託﹐發佈對話團致江澤民﹐朱鎔基、田紀雲和李瑞環的公開信﹐提出三項需要解決的“六四”問題﹐希望上述國家領導人通過對話方式﹐與難屬對話團磋商解決﹐ 中國人權 呼籲江澤民等領導人抓住契機爭取主動﹐儘早解決無可迴避的“六四”案件。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