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2.
中國人權 從國內獲悉,因違反中國政府一胎化政策而屢遭上海當局迫害的 毛恆鳳 ,在上海女子監獄服刑期間繼續遭受監獄當局的虐待,已經有10個多月沒能與家人會面。她丈夫吳雪偉8月13日最后一次同她通過電話,並向中國人權提供了以下消息。 毛恆鳳的丈夫吳雪偉日前告訴 中國人權 ,從2007年5月至2008年6月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毛恆鳳曾先后3次、共計50多天被監獄當局動用各種野蠻手段,強制送到監獄醫院接受“治療”。其中一次獄方以她拒絕吃監獄的食物為由,而2008年6月最近一次則是因為她腹瀉。在醫院,她被使用大量有害身體的不明藥物,致使其健康受到很大摧殘。
雖然國際法和國內法的規定均禁止酷刑,但在中國,許多証據顯示,警察、國安人員和監獄官員仍使用酷刑進行逼供,並作為政治壓迫的工具。2007年8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朱孝清承認說:“近幾年發現的若干重大錯案,幾乎都與刑訊逼供有密切關系。” 中國人權 “共同盡責2008”奧運活動本月份的代表性個案是維權人士 郭飛雄 一案。郭飛雄因出版一本書被判5年徒刑,目前在廣東省的梅州監獄服刑。法院對郭飛雄定罪的証據,就是在他被刑訊逼供下所作出的供述。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在中國,許多犯罪嫌疑人,以及那些為了維護他人權利、大膽抗議不公不義的律師、環保人士、訪民,都成為酷刑的受害者。...
中國人權 獲悉,8月26日,北京政治異議人士、資深民運人士 胡石根 在被中國當局關押16年多之后獲釋。胡石根被判刑20年,在北京市第二監獄服刑。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我們歡迎胡石根獲釋,但可悲的是,他在監獄的惡劣環境中遭受了這麼多年的虐待和多種嚴重疾病的折磨。2005年11月,聯合國任意羈押問題工作組認定對他的關押是任意羈押,他本應在那時就該立即獲得釋放。” 胡石根於1992年5月27日被拘留,1994年12月16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和“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判刑20年。盡管1997年修訂的中國《刑法》取消了這兩個罪名,但是胡石根在此之后仍然繼續服刑11年多。...
當中國政府歡迎全世界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和觀眾來到以420億美元妝點美化的北京城時,北京正把千千萬萬住房遭到強制拆遷和被驅逐的居民拋在背后,這些失去財產的居民或者得到少許的補償,或者根本就沒有任何補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北京現在擁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嶄新建筑物,但當全世界對於北京的巨變贊嘆之際,我們不應該忘記那些被迫犧牲他們的家園來實現這一切的受害者。中國渴望躍身成為國際社會中一個負責任的成員,因此,我們應該提醒中國的領導人:住房權利是一個正常運作的公民社會所不可或缺的基本權利。” 2008年8月份, 中國人權 “共同盡責2008奧運活動”的關注個案是76歲高齡的拆遷上訪人士...
在距北京奧運僅剩一個月之際,中國政府大大加強了對維權人士和宗教文化言論及對政府批評聲音的有系統的打壓。當局為維持控制把打壓的目標鎖定在公共衛生工作者、宗教人士及地震中罹難孩童的家長。特別是在6月份,政府打壓的頻率與強度都在增加。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距離奧運開幕僅僅剩下30天,我們看到了中國政府打著‘平安奧運’的口號,擴大對人權的打壓。” 最近幾周內,經報道的事件和持續的打壓行動包括: 持續限制 維權律師 的自由,包括拖延他們律師執照年檢的申請、限制他們會見在押的當事人,並阻止數位頗有聲望的維權律師與兩名到訪的美國國會議員共進晚餐。被當局騷擾的律師包括 程海、郭艷、江天勇、莫宏洛...
中國人權 獲悉,上海維權律師 鄭恩寵 於2月20日再次遭上海警方傳喚,而且竟然在閘北區公安分局內遭一名不明身份者用拳頭猛擊頭部6拳,臉部出現明顯淤血。之前數日鄭恩寵曾多次遭警方派遣的監控人員毆打和騷擾。這是上海當局對鄭恩寵暴力攻擊的明顯升級。鄭恩寵於當日晚被釋放,據悉他准備起訴當局。 消息來源告訴 中國人權 ,鄭恩寵被警方帶走是由於他繼續為訪民提供法律咨詢,以及他最近接受的一家海外媒體的採訪。 中國人權 強烈譴責最近發生的對鄭恩寵的毆打以及他出獄以來不斷遭到的騷擾;在上海當局對鄭恩寵的迫害不斷升級之際, 中國人權 尤其關注鄭恩寵的安危。
中國人權 受“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 丁子霖 委托,於北京時間2月28日發表他們致即將於3月初召開的全國人大和政協 “兩會”的公開信(公開信附后)。該公開信的發表也正值距北京奧運開幕隻有5個月之際,“天安門母親”呼吁新當選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敦促中國政府就已被拖延了將近19年的“六四”死難者問題設定同受難者和受難親屬直接進行對話的時間表,並重申了多年來就解決“六四”問題反復提出的要求政府進行“調查、賠償、問責”的三項訴求。 “天安門母親”指出,雖然中國政府在國際事務上主張以對話解決分歧,但卻沒有以同樣的方式來解決國內的分歧與爭端:“令我們失望的是,時間一年又一年過去,...
毛恆鳳 ,為申訴強制執行中國計劃生育政策遭受的種種虐待而上訪; 雙淑英 ,為房屋遭強拆又未獲足夠賠償而上訪; 野靖環 ,為要求政府對一起導致了中國數千客戶損失了數千萬元積蓄的投資丑聞進行調查而上訪。但這三位行使受中國法律保障的上訪權利的婦女得到的回應卻是關押和包括禁閉、體罰和拒絕治療在內的虐待。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奧運已進入最后倒數計時階段,中國政府必須停止對上訪者和其他活躍人士的鎮壓和圍捕,必須建設性地解決上訪者提出的嚴重問題。” 這三位婦女同許多其他的上訪者一樣,一直是當局採取的針對上訪者的一系列侵權措施的受害者,這些措施包括關押、將上訪者遣送原居地、毆打、監視、軟禁、勞教...
1989年6月4日,中國政府悍然下令對要求民主和更大開放的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進行暴力鎮壓。19年過去了,因參與“六四”相關活動而“犯罪”被監禁的人數至今仍然是個謎。中國當局應向對四川地震的巨大傷亡作出的回應一樣,必須為在19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中至今數目不詳的死亡承擔責任。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中國政府必須停止對‘六四’歷史真相的掩蓋,停止在社會上支持和鼓勵對歷史的失憶。當局在國內繼續打壓像‘天安門母親’那樣尋求查明歷史真相的維權團體,最近就屏蔽了‘天安門母親’剛推出的新網站。” 譚競嫦說:“要真正加入國際社會並實現現代化,中國當局就必須重新評價‘六四’。...
中國人權 獲悉,上海維權律師 鄭恩寵 今天遭闖入家中的不明身份者威脅:如果繼續就西藏問題發表看法將遭毒打。 4月30日上午10點,兩名自稱山東人的不明身份者闖入鄭家找鄭恩寵,當時鄭剛好在隔壁弟弟家。鄭的妻子蔣美麗問他們找鄭有什麼事?其中一位答道“告訴你老公,西藏問題少管,這是賣國的。我們山東人不答應的,他要是再發言,我們就往死裡打他”。 蔣美麗質問在小區門口監控他們的警察:鄭恩寵被24小時晝夜監控,包括錄像機錄下其一舉一動,這兩個不明身份者是怎麼通過大門闖進她家進行騷擾的?值班人員無言以對,但卻拒絕蔣美麗調看監控錄像的要求,並讓她去向上級警方報案。 鄭恩寵自2006年6月獲釋以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