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516.
Simplified Chinese (174.31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52.76 KB)
頒布機構: 
最高人民法院
Simplified Chinese (260.44 KB)
Traditional Chinese (423.59 KB)
頒布機構: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劉曉波 先生於今天去世,享年61歲, 中國人權 深感悲憤,並沉痛哀悼。劉曉波是是中國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運動的倡導者,也是中國憲政民主的先行者,呼籲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為中國人民謀求一個更好的未來,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不僅力勸中國政府,同時也勉勵中國人民爭取更美好的未來而盡了最大努力,最終以身殉道。 “劉曉波因在《零八憲章》和其它文章中闡明這種構想而被中國當局剝奪了自由,這凸顯了這個政權的懦弱和無德。他們放縱監獄毀了他的健康,顯露了其殘忍的本性。”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他們拒絕了他離開中國去接受醫療的最後願望——這是對劉曉波尊嚴的終極打擊,暴露了中國當局的真實面目和不人道...

ICTs and Human Rights (信息技术与人权)

团伙利用网络云端比特币发展下线 (Gang uses online cloud computing for Bitcoin to for pyramid scheme grow offline)
Legal Daily, April 5, 2016
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60405/Articel08002GN.htm

天津成立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心 (Tianjin establishes anti- 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ternet fraud center)
China Police Daily, April 5, 2016
http://epaper.cpd.com.cn/szb/20160405/

協助馮正虎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民代表的四名助選志願者徐佩玲、崔福芳、範桂娟、戴中耀,於11月13日在楊浦區第115選區向選民發放《馮正虎向選民拜票》的宣傳單時,遭到楊浦公安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的違法拘留,其手機都被浸泡在水里毀壞。就此,他們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出國家賠償申請,並要求追究相關人員的違法違紀責任。 上海助選志願者徐佩玲等 4 人申請國家賠償 【馮正虎按語】上海助選志願者徐佩玲、崔福芳、範桂娟、鄭培培、戴中耀協助馮正虎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民代表,11月13日在楊浦區第115選區向選民發放馮正虎的宣傳單《馮正虎向選民拜票》,遭到楊浦公安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的違法拘留,...
【劉正清通報隋牧青案情況】隋牧青律師於2015年7月10日23:40,被廣州番禺區南村派出所以尋釁滋事名義帶走。第二天即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在何處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處留有幾份刑事授權委託書,囑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師,其被抓後我恰好在珠海為“華藏宗門”案整整開庭一個月,庭審結束後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於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簽署委託書給我申請會見。當天我持隋妻委託書及家屬關係證明到廣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會見,該值班警察電話請示有關部門之後便要我到該局信訪室辦理。我到信訪室說明來意之後,該室值班人電話請示領導足足有1小時,...
被中國當局以「非法經營罪」判刑5年的廣東著名維權人士 郭飛雄 (本名楊茂東),今天從廣東梅州監獄刑滿獲釋。
【遭強拆以死抗爭 李佳妮案】上海虹口區居民李佳妮的家於2008年4月10日遭暴力強拆,導致懷孕快9個月的李佳妮早產,孩子出生後夭折。遭強拆後李佳妮和丈夫計斌居無定所並進行上訪。為終結他們的上訪,2011年6月24日,虹口區政府召開邀請李佳妮參加的聽證會,但聽證會卻不讓代理、不許旁聽、也不讓李佳妮本人進入。聽證會結束後5天,6月29日,李佳妮在廣州的一個旅館裡用木炭煙熏房間結束了年僅28歲的生命。在遺書裡,李佳妮稱自己選擇在廣州自殺,是「為了把這件上海的醜事擴大,政府能快點解決!」「希望我的死可以影響到中央,把我們還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可憐老百姓可以有自己的住房!願上海一些腐敗官員,...
楊慧文 2011年1月13日 我是北京律師楊慧文,自從2009年6月起至今,我一再要求北京司法局和北京律師協會為我的律師證註冊登記,但一直受到非法阻撓;2010年12月21日我所在的北京市安匯律事務所被以整改不合格為由公佈註銷,2011年1月10日,在發現律所被註銷後,先後向東城區司法局、北京律協、市司法局交涉瞭解換所的事,1月13日,北京司法局律管處,讓我重新申請執業,而根據現行規定,如果重新申請我將不可能再獲得北京律師執照。 他們為什麼要置我於死地?對我如此打擊報復?兩年來嚴重影響我執業還不算,還要完全剝奪我的執業權,我到底在哪一方面得罪了北京司法局的某位官僚? 回顧這兩年來,...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