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48.
在這片國土上,天安門母親群體得以自然形成,並不畏強權的高壓,能堅持到今天,除了母親們自身的努力之外,離不開海內外友人們的關愛與相助,在此,請朋友們接受我衷心的感謝。
Simplified Chinese (269.24 KB)
Traditional Chinese (416.39 KB)
頒布機構: 
廣東省人民政府
Simplified Chinese (110.42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88.45 KB)
頒布機構: 
最高人民檢察院
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聞”突然發佈的關於江天勇以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及已認罪的報導發表聲明,揭露官方的謊言和對江天勇的構陷,並認為江天勇可能遭到嚴重的刑訊逼供。 關於江天勇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聲明 金變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點47分“澎湃新聞”突然發佈江天勇被以所謂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對此,我表示震驚及強烈譴責,並鄭重聲明如下幾點: 1. 江天勇失蹤後,家人和律師一直依法向公安機關報案失蹤,當局皆拒絕受理並設置各種障礙,家人在此期間從未獲得任何來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處也沒有任何家屬在場。...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自11月21日失聯後,其家人及家人委託的律師始終未收到任何關於江天勇的書面通知,而官方媒體卻大肆對江天勇進行抹黑,進行輿論誤導,兩位律師就此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公安部門和媒體的非法行為,並將採取法律行動追究有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覃臣壽、陳進學關於江天勇案的律師聲明 一、江天勇家屬及其委託的律師廣東律成定邦律師事務所律師陳進學、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律師覃臣壽,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江天勇失聯至今,沒有獲得任何關於江天勇的書面通知。 二、至今沒有任何官方機構依法告知家屬及律師有關江天勇涉嫌的罪名、關押地點、偵辦機構及辦案人員姓名和聯繫方式、其人身是否安全、是否遭受酷刑等,...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普·奧爾斯頓今日在北京發表聲明。聲明中說:雖然中國近年來在減緩赤貧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績,但取得進步的同時,也存在“嚴重不平等現象”,“十分薄弱的……承認經濟和社會權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場精心設計的在法律秩序的名義下進行的箝制運動……顯著減少了尋求補救或通過任何法律或行政機制疏導壓力的選擇”。 這項聲明是奧爾斯頓在對中國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訪問結束後發表的。這是他對中國的首次正式訪問,旨在評估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國際人權義務的 ”。 奧爾斯頓強調,如果各國政府不把經濟和社會權利視作 人權 ,...

專題和國別任務的特別程序都可以開展訪問,調查特定國家的人權狀況。訪問後,任務負責人將向人權理事會提交調查結果和建議報告。

訪問程序先由任務負責人向聯合國成員國遞交訪問申請。如果該國同意,將發出邀請,在雙方同意的日期進行訪問。不過,該國可能在任意時間向任務負責人在沒有申請的情況下發出邀請,人權理事會和人權高專辦也可建議前往訪問。 可能會導致發出國別訪問邀請的若干因素包括:與專題報告或研究有關、一國近期的人權狀況變化、出於實現地區平衡考慮的某項任務,以及可能會造成影響的訪問。

特別程序聯合製定了標準的職權範圍,列明了成員國向任務負責人發出邀請時應當提供的保障:

 (一)在全國范圍內特別是在限制區域內的行動自由,包括提供交通便利;

 (二)調查自由,特別是在以下幾個方面:

(1)容許進入所有的監獄、羈押中心和訊問地點;

(2)聯繫中央和地方政府各部門機關;

2009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現在湖南赤山監獄服刑的異議人士謝長發告訴探監的弟弟:2016年1月29日,他所在的第八監區副監區長劉宏因為他看書的事情,用塑料板當著200多名服刑人員的面,暴打他的頭部,他因此絕食抗議達50多小時。因謝長發講述獄中受虐之事,他們通話不到5分鐘,就被獄警掐斷了通話。 文章鏈接: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2026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