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52.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說,王全璋被“顛覆國家政權”,關押整整11個月,其母親七十大壽是在對兒子的無比牽掛和苦痛中默默度過的,而今,其弟妹李文足和其他709家屬、辯護律師被天津市河西區掛甲寺派出所警察帶走,她不禁質問:法治國家的依法治國就是這樣子嗎?極權流氓們,你們受了誰的指使,如此膽大妄為!如此踐踏法律的尊嚴! 到底怎麼了?!——驚聞 709家屬和律師們被警察控制! 上週四是母親七十歲生日。在我的家鄉,老人七十歲生日,兒女們是一定要去祝壽的,無論飯局大小。老人享受的是兒孫聚在一起,簡單地吃頓飯,說說家常,嘮嘮里短。而今,我的弟弟王全璋律師被“顛覆國家政權”,關押整整十一個月了,不用說陪母親過生日...

人權理事會由聯合國大會於2006年3月15日設立,以取代備受批評的人權委員會。自設立以來,人權理事會一直作為全球性政府間的主要人權機構行使其職責。根據聯合國設立人權理事會的決議,人權理事會的職責包括:

楊茂東,你好! 見字如面! 我對你的情況有大致的了解。我非常理解在這種極端的處境下你的絕食抗爭,同時我也非常擔心你的身體,擔心你的生命安危,因此我和孩子們出外為你做了一些呼籲,見了不同的人。 有很多老師們、朋友們讓我轉達他們對你的問候,大家都很關心你的身體狀況,對你的絕食抗議表達理解。你的要求也很合理,因為發生在你身上的人權問題,其根源還是政治制度問題。在這種制度下,政治犯的待遇最差。改善關押的所有的政治犯的待遇,這一點當局是能夠做得到的事。這已經是很低的要求。 如果當局對的處境有改善,你認為最基本的必須的關押條件有改善,請你綜合各種情況,考慮停止絕食,以後再根據實際情況再作其他討論。...
自從70年代末的經濟改革和對外開放以來,中國在法制建設方面有了明顯的進步。對法官、檢察官、警察以及辯護律師的培訓,逐步推動了民事和刑事司法體系的改進。儘管取得了這些進展,中國在司法改革方面仍然面臨嚴峻挑戰。由於繼續堅持在中國共產黨至上的框架內行事,導致貪腐成風、凡事靠關係的司法體系,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法制”而非“法治”。此外,當局利用國家安全和國家保密法限制法律程序對當事人應有的保護,造成司法程序中的政治考量因素和缺乏透明度的問題更加突出,尤其是在處理當局認為敏感的案件時。
 
蘇昌蘭說: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更愛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公民。今天因為同情生長在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壓的人們,可是國家機器卻把我推上敵對審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閃閃的國徽漸漸地離我遙遠。 今天2016年4月21日,上午九時,蘇昌蘭煽顛案在佛山中院開庭審理,法院周圍實行交通管制,封路,路上到處都是警察和手拿對講機的便衣,氣氛十分緊張。在法院西門,停放著消防車水砲,二十多輛公務車、警車等。 蘇昌蘭從2014年10月27日被佛山市南海區桂城派出所以治安傳喚帶走(在微信中轉發幾張香港佔中圖片),到今天開庭審理,蘇昌蘭被羈押快一年六個月。 在法庭上控、辯雙方圍繞《起訴書》...
濟南市縣鄉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進行投票期間,以獨立參選人身份競選人大代表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連續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監控。投票當日,孫教授不許出門,當局派人將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讓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學的大學生們被叫到辦公樓大廳,由黨委書記訓話後,在毫無隱私的情況下進行投票。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四川維權人士黃琦的辯護律師隋牧青在約定好的閱卷時間前一天,被檢察院通知說由於承辦檢察官出差而取消閱卷。鑑於此次與上次非法拒絕律師閱卷的理由一樣,隋律師回复說,他不接受綿陽市檢察院再次變相拒絕律師閱卷的非法行徑;檢方負有無條件為律師閱卷提供便利的法定義務,若檢方確有困難,應明確辯護律師到底何時方便閱卷。 黃琦於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處於審查起訴階段。 黃琦案最新情況說明 隋牧青律師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約五時許接四川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員電話,稱之前與李靜林律師約定本月十二號(明天)閱卷(黃琦案),現接領導指示:黃琦案系省檢督辦案件,...
Simplified Chinese (254.37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93.01 KB)
頒布機構: 
中共中央政法委
司法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檢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