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criminal last
Total results: 318.
馮正虎於8月21日第1次走訪中央第2巡視組駐滬接待室,並反映了包括上海法院“立案難”,公民沒有訴權;上海司法不作為;法院枉法,製造冤案等7個問題,要求中央巡視組查處,並督促中共上海市委領導及相關部門依法落實解決。在接談後,馮正虎按照中央第2巡視組接待人員的指示,將反映7個問題的配套材料用郵政特快專遞寄給中央第2巡視組。本文即是其投訴函的內容。 馮正虎第1次走訪中央第2巡視組的投訴函 【編者按】馮正虎於8月21日第1次走訪中央第2巡視組駐滬接待室(上海市江蘇路888號),並反映七個問題,要求中央巡視組查處,並督促中共上海市委領導及相關部門依法落實解決。簡單接談後,...
劉曉波 的律師在為劉曉波案所做的二審辯護詞中,指法庭在裁決劉曉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判其11年徒刑的過程中濫用公權力。辯護詞原文見後。 2010年1月28日,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律師尚寶軍和丁錫奎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劉曉波案的《二審辯護詞》。辯護詞指出,在一審判決中被 法庭定為“罪證”的劉曉波的文章,批評的是政府和執政黨,而不是國家政權。他們指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對劉曉波的一審判決中,缺乏分辨政府、執政黨、 國家政權這些不同概念的“常識”,將它們混為一談。辯護詞引用了著名大律師章士釗為中共創始人陳獨秀所作的辯護詞中對政府、政黨不等於國家的論述。(陳獨...
2009年6月8日,中國政府一項要求國產和進口電腦必須預裝綠壩-花季護航過濾軟件的新規定曝光。中國人權翻譯了這一文件,並編撰了有關這一軟件的開發和使用的背景資料。 這一文件名為《關於計算機預裝綠色上網過濾軟件的通知》,是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於2009年5月19日發出的。2009年6月8日, 該軟件網站—綠航網公布了這份文件的影印件 。 綠壩-花季護航軟件由鄭州金惠計算機系統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大正語言知識處理科技有限公司共同開發。兩家公司於2008年在工業和信息化部領導下建立了“綠色上網過濾軟件項目工作組”。 據工業和信息化部軟件服務業司2009年6月1日公布的消息,...
唐天昊律師在提交給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 丁家喜 案二審辯護詞中指出:本案諸多程序違法,嚴重侵犯被告人丁家喜的法定訴訟權益及辯護律師的訴訟權利;即使羅織的證據亦無法證明丁家喜構成犯罪,應當無罪釋放;本案是政治問題法律解決,以刑事手段打壓公民合法訴求。唐律師說,本案的癥結不在於丁家喜們擾亂什麼社會秩序,而在於他們的行為可能觸痛貪官群體及盤踞於中國某些領域的利益既得者。他表達了對丁家喜的欽佩,希望法官們能感受到丁家喜們那種推動國家向前進步的拳拳之心,並警告說鎮壓只會加深仇恨,威脅政府的穩定。 憲權,檢驗法治的試金石——丁家喜案二審辯護詞 摘要:...
丁家喜 案二審辯護律師 程海 在這份控告狀兼辯護詞中表示,根據憲法,丁有權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呼籲教育平等;同時對125位法官、檢察官和警察提起控告,控告他們濫用職權和法律侵犯公民權利。 程海指出今年4月判決丁家喜有罪,沒有事實依據、適用法律錯誤。其次,參與辦理此案的公安、檢察院和法院工作人員在一審和二審中涉嫌濫用權力、玩忽職守,存在一系列程序違法行為。第三,公安、檢察院和法院工作人員應當被追究徇私枉法的刑事責任。 告狀兼丁家喜案二審辯護詞 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律師程海 我受被告人丁家喜和其親屬委託,擔任其被判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二審辯護人。 2014年5月9日,本人把律師事務所函、...
一審辯護詞 [English / 英文]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何清漣 中國經濟學者何清漣在文章中論述了當今中國社會所處的「難以克服的治理危機」。中國政府雖然通過自立法規剝奪財產和從土地及最成功行業徵取豐厚稅收等途徑,成功地建立了汲取中國的「經濟奇蹟」帶來的利益的超強能力,但同時中國政府也將人民對它的信任消耗殆盡。 中國有個特殊的紀年方法,即甲子紀年,一甲子即60年,而今年適逢中共建政60週年,中共正為自己開列長長的慶功清單,歡呼自己為中國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績」。 中共建政60年到底為中國人民帶來什麼?我想從中共的一個「革命口號」──「消滅一切階級和階級差別,實現人人平等」來考量,因為這個口號既是曾經 風靡世界的所謂「共產主義理想」,...
何清漣 本文是經濟學家何清漣論述中國的 土地權和社會穩定之間關系系列文 章的第二部分(共有三部分),主 要論述了農民與地方政府之間在土 地所有權問題上越來越尖銳的沖 突,並指出導致這種沖突的主因是 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在這種模式 下,強征土地、從農民的土地上抽 取資源成了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主 要來源,但這樣做卻越來越嚴重地 剝奪中國廣大農民的生活保障。她 警告說,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 中國政府可能很快會發現自己置身 於一盤死棋當中:要麼讓地方政府 活,要麼讓農民活。 2008年的群體性事件多達10萬起左右。 1 但這一數字顯然還在增長,無論是中國政府還是中國觀察者,均認為從2009年開始,...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