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7.

在被拘留37天之後,五名女權人士李婷婷、武嶸嶸、鄭楚然、韋婷婷和王曼於2015年4月13日被以取保候審釋放。

在香港終審法院對是否允許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和羅冠聰就其判刑提出上訴舉行聽證會的前一天,兩名聯合國專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應承擔的國際人權法的義務”來審理他們的案件。 “我們擔心,如果他們的案件維持原判,將會扼殺不同意見的表達、抗議的權利和人權捍衛者的整體工作。” 專家們在一份聲明中說,“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的權利保護人們,特別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見的人。” 今年 8月,黃、羅和另一位民主活動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成功地要求覆核三人的判刑後被改判為6-8個月的監禁。他們三人因在2014年抗議中的活動最初被判社區服務。香港律政司堅稱刑罰過輕,向上訴法庭提出覆核。...

最後更新於:2017年9月18日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傅聰大使今天在人權理事會第31次會議上的發言中,指責“西方國家以人權、人道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義”。他還警告人權理事會不要被用作“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的工具,以免重蹈其前身、信譽掃地的人權委員會的覆轍。(見於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的官方網頁 ) 中國的指責是在人權理事會會議上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緊急關注後作出的。繼上週12國政府罕見地聯合發表的聲明後,國際人權聯盟和中國人權今天發出一份 非政府組織的聲明 ,要求關注自2015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化。12國政府的 聯合聲明 由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哈珀大使宣讀,代表美國、愛爾蘭、英國、澳大利亞、德國、荷蘭、...
2018年4月4日,是王全璋律師被拘押並與外界失去聯繫的第999天;當日,他的妻子李文足(穿紅大衣者)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中國當局於2015年7月開始了針對律師和維權人士的打壓,有300多人遭到拘捕,王全璋是迄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屬、案件未獲審理的唯一人士。照片來源:@709liwenzu(推特)
最新發表
New!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New!
2018年4月3日,著名美國女演員及作家洛伊斯·惠勒·斯諾(Lois Wheeler Snow)於瑞士日內瓦與世長辭。斯諾女士是中國政府侵犯人權行為的直言不諱的批評者。 1920年,她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斯托克頓,是介紹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經典之作《紅星照耀中國》(1937年)的作者和記者埃德加·斯諾的遺孀。斯諾女士在麥卡錫時代被列入黑名單後,於1959年與丈夫及兩名孩子一起移居瑞士。作為“演員工作室”的創始成員,她演出過多部百老匯戲劇、電視和電影。後來她根據遊歷中國和世界的經歷,寫成幾本關於中國的書,希望能夠促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更好的了解。 1989年,她對中國政府鎮壓天安門示威者感到震驚。...
New!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於今年11月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普遍定期審議”, 中國人權 就此向人權理事會提交了一份 報告 。 中國人權 在報告中警告說,中國一直在聯合國進行處心積慮的活動,以破壞現有的人權體系;這一舉動不僅對中國人民、而且對保護所有人的基本權利造成影響。中國在人權問題上主張“以國家為中心”和“治理”的方針,拒絕人權的“普世性”——所有人都有權享有一系列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這是國際人權體制的基本原則。相反,它贊成將權利“本土化”,將其等同於並代替國際標準。這一觀點已在最近的中國官方講話中明確地闡述,包括中國大使 俞建華 2018年2月在人權理事會的發言,以及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的發言:...
中國人權 按:2018年3月23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7屆會議上,中國與18個國家一起提出一項決議,題為“促進人權領域的互利合作”,其中使用了來自“習近平思想”的術語,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合作共贏”,目的是擺脫主要關注國家侵犯人權問題的人權框架,並在所謂“尊重”、“共同立場”和“建設性合作”的幌子下,逃避對國家侵權行為的問責。中國打算以協商方式通過決議,但美國要求投票表決,並成為唯一投反對票的國家。一些國家對決議表示反對,指出這些術語不明確和模糊,過分強調國家而以犧牲個人利益為代價,最終將不能使國家承擔責任,但最終放棄投票。 以下為 中國人權...
被當局定罪的前廣東著名維權律師劉堯上週提起申訴,要求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撤銷其判罪。2017年4月24日,劉堯被廣東河源市源城區法院以“敲詐勒索罪”、“詐騙罪”和“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數罪併罰,判處20年有期徒刑,罰金140萬元人民幣(221,000美元)。劉堯認為,他被起訴和定罪,是因為他長期舉報河源市黨政官員的貪腐行為,而遭到河源市60多名紀檢、檢察、法院官員“幫助腐敗黨政高官報復陷害”。 這是近年來當局針對維權人士、律師最嚴厲的判決。56歲的劉堯表示,河源市和源城區的警察、檢察院和法院當局違反多項法律程序,以及通過歪曲事實和捏造證據來將他定罪。 2015年11月下旬,...
3月11日,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近乎全票通過了21條修改憲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第79條),並把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地位由序言部分寫入正文(第1條)。這一修改使習近平可以成為終身主席並擁有不受限制的權力,並且在憲法上強化了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的絕對統治。(無記名投票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 “這次修憲對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來說具有破壞性,是歷史的倒退。修憲並沒有如官媒《人民日報》所宣傳的那樣‘為民族復興提供有力憲法保障’,而是將中國推向了一個危險的未來”,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中美關係當前到了一個轉折點,正處在歷史的十字路口。目前,中國大外宣的重點是刻意引導國際媒體渲染習的強人形象,是當今世界領袖,正在領導中國主導國際舞台。許多外媒不明就裡,被利用而不自知。實際上,習真正的權力並不像表面上那樣顯赫,他所缺少的是人心。這是習的致命傷。
在美國西藏委員會(US Tibet Committee)、紐約和新澤西州四水六崗衛教軍(Dokham Chushi Gangdruk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紐約和新澤西州西藏地區青年協會(Regional Tibetan Youth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自由西藏學生運動(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聯合在紐約舉辦的 集會 上宣讀 中國人權 對扎西文色被長期關押並遭迫害一事,表示抗議和譴責。扎西文色早前和平倡導在西藏地區推行真正的雙語教育,以保存西藏的語言和文化。 中國人權...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 李靜林 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Photo source: Maina Kiai

國際人權服務社出版的中文版《人權季刊》,主要內容是編譯英文版國際人權服務社《人權月刊》中涉及中國的內容,同時密切監測中國政府在聯合國人權平台上的活動以及各國政府的反應,並幫助中國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等。 (2018春季卷2017冬季卷2017夏季卷
照片來源:Maina Kiai

朗讀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一句話

  1. 在下面《我沒有敵人》全文中,挑選50句中任何一句。 (請務必參考本頁分句詳情)
  2. 拍攝一段影片,鏡頭拍攝天空,並同時讀出你挑選的一句,用任何語言讀出皆可。
  3. 填妥下面表格並上載影片。

參與行動!

「為劉曉波接力讀:《我沒有敵人》」由「打氣小隊」發起。「中國人權」支持了本計劃。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新近發表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浦·奧爾斯頓
訪問中國的報告(2017年3月):
結束對中國訪問的聲明(2016年8月):

中國人權對中國落實普遍定期審議進展的中期評估
“國際人權面臨中國挑戰: 存在哪些風險?” ()(2016年11月)
也發表在聯合國的網站上:UPR-INFO.ORG

 

Tweets
  • [HRIC Daily Brief]: 习近平: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 (Xi Jinping: Use the opportunity of the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to prom… https://t.co/VHiSFkXncw
    13 小時 42 分鐘 ago
  • RT : Carrie Lam: Textbook revisions ensure accuracy and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not overreact https://t.co/IRFJzsvAgo https://t.co/25XilQatVo
    14 小時 47 分鐘 ago
  • RT : 北大黨委拉開對付89學潮的架勢,29年前的北大校方可沒有這種架勢,鎮壓學潮的是教育部長何東昌,當年校長丁石蓀説過“学生要去游行,绝对不是少数人煽动,而是学生关心国家大事。如果是少数人煽动的话,就说明我这个校长无能。我掌握学校的领导… https://t.co/BUuDCVQfyf
    18 小時 32 分鐘 ago
HRIC Daily Brief
5月8日,聯合國在日內瓦審議中國履行《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義務的情況。在審議中,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向中國代表團提出了一系列根源於現行體制、完全是由制度造成的人權侵犯問題。 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提出的主要問題有:中國在審議前提交給委員會的國家報告中對民間社會的諮詢有限;鎮壓維權人士;腐敗模式及對司法的影響;戶籍制度對享受平等權利的影響;反家庭暴力立法起草情況;以及強迫拆遷等做法對不同性別的影響。 如同往常一樣,中國代表團在答復中以統計數字和引用法律政策條文來表明其取得了進步,並不斷強調中國的特殊“國情”,用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可採取不同發展模式來進行辯解...
遊明磊是趙威的丈夫。維權圈來自此內容 遊明磊聲明:今天晚上得知我為趙威委託的任全牛律師因為“編造並在互聯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相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當事人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已於7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因去年“709事件”中妻子趙威被當局逮捕並關押於天津看守所,本人於去年7月份委託任全牛律師為趙威辯護,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任律師矜矜業業盡職盡責,幾次三番和當局溝通,多次到天津要求會見趙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絕並向檢查機關提出控告,在這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因網上的一些傳言而在微博上求證,並和嚴華豐律師到天津向警方核實情況,...
中國人權 從可靠來源處獲得有關維權律師 高智晟 2007年曾被當局綁架和遭受酷刑的情況。 高智晟因數次致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公開信,批評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於2006年12月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並將他置於嚴密的監控之下。 2007年11月,高智晟因寫信給美國國會,譴責中國的人權狀況,揭露國安警察對其本人和家屬的迫害而被警方拘留數星期。 最近報道指出,高智晟於2009年2月4日早晨被10多名國安警察從他在陝西老家中強行帶走,至今下落不明,音信全無。 中國人權獲得了高智晟本人所寫的他在2007年9月被當局綁架遭受酷刑折磨情況的中英文版本。中文原文題為《...
中國人權 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上海維權人士 馬亞蓮 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截回上海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虐待,從3月10日開始進行絕食抗爭。 知情人士3月11日與關押中的馬亞蓮通話時,她聲音微弱,告知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也沒喝水。知情人士後來再打電話時,馬亞蓮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據知情人士說,2015年3月8日下午,馬亞蓮在北京和幾位訪民去京西賓館找人大代表遞交材料時,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莊,當晚又被上海駐京辦轉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監獄接濟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關押訪民的地府村路,隨後被轉送到在青浦的黑監獄關押。 其間,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顧馬亞蓮包紮著的手傷、...

頁面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