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intern
Total results: 91.
New!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於今年11月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普遍定期審議”, 中國人權 就此向人權理事會提交了一份 報告 。 中國人權 在報告中警告說,中國一直在聯合國進行處心積慮的活動,以破壞現有的人權體系;這一舉動不僅對中國人民、而且對保護所有人的基本權利造成影響。中國在人權問題上主張“以國家為中心”和“治理”的方針,拒絕人權的“普世性”——所有人都有權享有一系列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這是國際人權體制的基本原則。相反,它贊成將權利“本土化”,將其等同於並代替國際標準。這一觀點已在最近的中國官方講話中明確地闡述,包括中國大使 俞建華 2018年2月在人權理事會的發言,以及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的發言:...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國際法律專業團體及人權組織 聯合聲明 公正審判: 709 案再度開審前的嚴正呼籲 致: 各媒體採訪主任(供即時發放) 由: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 事宜: 709案再度開審,國際人權團體連署呼籲中國應公平審判 日期: 2017年3月23日 查詢 / 採訪︰ 陳潔文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852 2388 1377) 周慶昌 | 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執行秘書 (+886 0912 561 284)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2015年7月9日起,中國政府在全國各地分別約談、傳喚或拘留逾三百位人權律師、律所人員和相關維權人士,事件被稱為「709 大抓捕」。...
(2017年3月15日發表,中文由 中國人權 翻譯) 主席先生: 本聲明由 國際人權聯盟 與聯盟成員“ 中國人權 ”組織一起發表。中國政府繼續對維權人士和律師採取抹黑宣傳、強迫失踪和認罪、延長審前拘留、酷刑等手段。它還試圖根據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限制國際社會對中國獨立民間社會團體的支持。 中國政府還以“國家安全”為名,正在進一步收緊對互聯網上和網下言論的控制,而且繼續從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加劇對其少數民族、特別是對藏族和維吾爾族人民的壓制。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必須堅定地支持國際人權標準,抵制中國竭力使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說辭合法化的企圖。
Simplified Chinese (253.21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62.85 KB)
頒布機構: 
新聞出版總署
Simplified Chinese (237.77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47.59 KB)
頒布機構: 
新聞出版總署
國際人權問題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織、相互依賴並相輔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價值應該成為我們設定目標的出發點和審視問責的歸結點。

我們網站較常提到的法律法規的鏈接如下(按主題分組)。

(點擊看中國人權網站內全部法律法規目錄;點擊這裏看按主題分類的全部索引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普·奧爾斯頓今日在北京發表聲明。聲明中說:雖然中國近年來在減緩赤貧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績,但取得進步的同時,也存在“嚴重不平等現象”,“十分薄弱的……承認經濟和社會權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場精心設計的在法律秩序的名義下進行的箝制運動……顯著減少了尋求補救或通過任何法律或行政機制疏導壓力的選擇”。 這項聲明是奧爾斯頓在對中國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訪問結束後發表的。這是他對中國的首次正式訪問,旨在評估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國際人權義務的 ”。 奧爾斯頓強調,如果各國政府不把經濟和社會權利視作 人權 ,...
遊明磊是趙威的丈夫。維權圈來自此內容 遊明磊聲明:今天晚上得知我為趙威委託的任全牛律師因為“編造並在互聯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相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當事人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已於7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因去年“709事件”中妻子趙威被當局逮捕並關押於天津看守所,本人於去年7月份委託任全牛律師為趙威辯護,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任律師矜矜業業盡職盡責,幾次三番和當局溝通,多次到天津要求會見趙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絕並向檢查機關提出控告,在這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因網上的一些傳言而在微博上求證,並和嚴華豐律師到天津向警方核實情況,...

頁面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