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4.
——強權能奪去他們父子相處的5年,卻不能奪去二人之間的連繫。王全璋被抓走,也讓兒子留下永久的陰影,「我離開房子的時候,我的孩子會非常擔心會不會被抓走,時間長了,他會問他的媽媽,爸爸是不是被帶走。」這樣讓王全璋很內疚。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709」大抓捕已經過去5年,但對律師和其他人權捍衛者的鎮壓仍在持續進行中,不斷有新的律師被抓捕,已經被釋放的律師仍無人身自由,被嚴格監控禁止出境,從「小監獄」走向「大監獄」。然而,無論中共如何打壓迫害,都無法挫敗這群勇敢者的堅韌和達觀,在高壓控制和持續恐嚇威脅的環境下,人權律師仍持續發聲並代理著中國最敏感的人權案件,即使面臨著被吊銷律師證失去生活來源甚至再次入獄被酷刑的風險,他們也要為同道為公民為其他人權捍衛者呐喊。以下是《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709」大抓捕的五周年聲明》,向這群勇敢者致敬! 風 ⾬ 如晦,逆風起飛 — 中國 ⼈ 權律師團律師關於 「709」 ⼤ 抓捕的五周年聲明 ⾃怨...
在服滿兩年刑期後,著名維權律師 江天勇 本應於今天獲釋,但在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下,他卻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失踪。前往位於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據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的推文說,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國保人員「陪同」從河南信陽老家出發前往新鄉,下午5點20分家人與他們通過話之後,再沒有他們的消息,兩人的手機一直關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國際社會萬萬不可接受中國正在施行的極權主義計劃,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個鎮壓階段。只有在一個持續踐踏人權和人類尊嚴的無法無天的政權中,才會有人因合法行使權利而受到監禁,...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國際法律專業團體及人權組織 聯合聲明 公正審判: 709 案再度開審前的嚴正呼籲 致: 各媒體採訪主任(供即時發放) 由: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 事宜: 709案再度開審,國際人權團體連署呼籲中國應公平審判 日期: 2017年3月23日 查詢 / 採訪︰ 陳潔文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852 2388 1377) 周慶昌 | 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執行秘書 (+886 0912 561 284)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2015年7月9日起,中國政府在全國各地分別約談、傳喚或拘留逾三百位人權律師、律所人員和相關維權人士,事件被稱為「709 大抓捕」。...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