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36.
今天,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处“新公民运动”的主要倡导者许志永 4年有期徒刑 ——仅比该项罪名的最高刑期少一年。 许志永案于1月22日开庭审理,是本月开庭审理几个公开呼吁官员公示财产进行反腐的活跃公民的第一个庭审。许志永从2013年4月12日开始被当局软禁在家,4个月后,于7月16日被刑事拘留,8月22日被正式批捕。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许志永的审判和定罪,向那些以和平方式呼吁进行必要的社会和政治改革的温和声音发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是在加剧业已严重存在的社会冲突,这是在冒险。” 谭竞嫦并指出:“当局本周对许志永案和其他几个涉及公民行动的活跃人士案件的审理,...
許志永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今天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審於當日結束,未作宣判。許志永是憲政學者、“新公民運動”的主要倡導者,致力於推動“教育平權”和“官員財產公示”活動。他將面臨高達5年的刑期。親屬中只有他的妻子和姐姐兩人獲准旁聽。四年前,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也是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庭審的。 許志永的兩名律師 張慶方 和 楊金柱 告訴 中國人權 ,他們和許志永在庭審的大部分時間裡保持沉默,抗議審理不公義。下午,許志永宣讀他的最後陳述《為了自由﹒公義﹒愛——我的最後陳詞》,法官隨即打斷他,宣布庭審結束。庭審中,檢察官要求對許志永“從嚴”判罪。 據維權人士、...
全國范圍內的大抓捕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壞消息傳來。維權律師浦志強、劉士輝、唐荊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聖觀法師、謝文飛、楊崇、賈靈敏、郭玉閃、寇延丁,記者和學者高瑜、徐曉、鐵流,紀錄片制片人沈勇平,藝術家王臧、追魂、陳光,等等。 有人解釋成政法系統濫用警力、警察權失控;有人解釋成中央派系斗爭,也有人解釋成習近平為了穩固自身權力而採取的應急手段,這恐怕都不對。這一波對民間社會的大規模鎮壓,是從去年抓捕“西單四君子”開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在西單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當場被捕,正式揭開了當局鎮壓新公民運動和公民社會的序幕。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New!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2020年7月1日,《港區國安法》生效翌日,香港警察舉旗向示威者發出威脅警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於2020年6月30日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並於當日晚11時生效,它作為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之一被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
最新發表
New!
5年前,2015年7月,中國當局抓捕了約300名包括律師、法律工作者和維權人士在內的人權捍衛者,旨在扼殺維權活動,包括在法制內進行的活動。在被稱為「709大抓捕」的打壓中,許多人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定罪。在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輕的律師女助理,名叫 趙威 ,時年24歲。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監獄服刑。刑期最長的是維權人士 吳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後還將再被剝奪5年政治權利。 在律師 王全璋 的案件中,當局甚至拒絕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師 李春富 在尋找哥哥李和平的過程中被警方帶走拘押;...
New!
「709」大抓捕已經過去5年,但對律師和其他人權捍衛者的鎮壓仍在持續進行中,不斷有新的律師被抓捕,已經被釋放的律師仍無人身自由,被嚴格監控禁止出境,從「小監獄」走向「大監獄」。然而,無論中共如何打壓迫害,都無法挫敗這群勇敢者的堅韌和達觀,在高壓控制和持續恐嚇威脅的環境下,人權律師仍持續發聲並代理著中國最敏感的人權案件,即使面臨著被吊銷律師證失去生活來源甚至再次入獄被酷刑的風險,他們也要為同道為公民為其他人權捍衛者呐喊。以下是《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709」大抓捕的五周年聲明》,向這群勇敢者致敬! 風 ⾬ 如晦,逆風起飛 — 中國 ⼈ 權律師團律師關於 「709」 ⼤ 抓捕的五周年聲明 ⾃怨...
New!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New!
中國人權于2020年7月2日按:始於2015年7月9日的“ 709大抓捕 ”即將五周年,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況不見改善,反而愈加惡劣。2020年6月30日即香港回歸紀念日前夕,中共政府緊急推出香港國安法,將施行於內地的打擊“國安犯罪”的那套違反人權的制度強加於香港。香港人一旦被以“莫須有”的理由扣上“國安犯罪”的帽子,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 陳建剛律師 記錄的會見謝陽筆錄有著現實的借鑒意義。 陳建剛律師是“709大抓捕”事件中 謝陽律師 的辯護律師,因為揭露謝陽被酷刑的情況而遭受中共當局打壓。2017年1月陳律師公開了 《會見謝陽筆錄》 及視頻披露 《陳建剛律師:會見謝陽始末,駁斥無良官媒》 。...
New!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展開對律師的全面鎮壓,被稱為709事件,其行動和影響持續至今。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聲明,聲援在押的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郝勁松、戈覺平等人,讚賞他們作為律師和公民為了人權事業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譴責中共政府剝奪當事人通信和會見權利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關於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聲明 許志永、丁家喜是中國公民運動的宣導者,中國公民運動以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建立為宗旨,長期不懈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努力,主要有推動農民工受教育平權等。 據此前公開的資訊以及相關當事人的介紹,我們得知2019年12月初許志永、...
New!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敦促放棄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立法 栗委員長︰ 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下稱︰全國人大)最近通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下稱︰《決定》),計劃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立法(下稱︰《法例》)表達嚴重關切。我們敦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下稱︰人大常委會)摒棄該項立法。 儘管《法例》的詳細條文尚未公佈,但該《決定》以及京港兩地官員最近的評論均意味《法例》將威脅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我們尤其關注它對香港公民社會的影響。 根據《決定》,預計《法例》將禁止「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
New!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就在世界各國全力抗擊世紀瘟疫之際,香港局勢急遽惡化,中國當局借兩會之機公佈了「香港版國安法」。此前,當局已經打出一套組合拳,為該法造勢掃清障礙。先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出來放風,聲稱在香港回歸後,「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 「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1] 接著,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銘、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中把親民主派立法委員關在門外不許投票,讓親北京的李慧瓊當選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淪陷,「一國兩制」壽終正寢。 中國之所以不顧臉面,悍然踐踏香港法治體系,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精心籌劃,...
隨著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繼續以令人棘手的兇猛之勢席捲全球,許多媒體和團體編制了針對新冠病毒起源、軌跡和傳播的英文的時間表。 中國人權選擇了以下兩份中文的時間表,它們彙集了中國政府、新聞界、科學界、社交媒體等發佈的資料以及英文報道的資料,從國內受疫情影響的人的角度和讀者對像是中國人的角度講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個時間表顯然地將中國當局對疫情的認識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們認為,與中國政府的官方敘述和時間表相比,這些時間表更能幫助我們加深對中國人民在疫情期間的經歷的瞭解。 武漢疫情時間線 《武漢疫情時間線》是位於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在多名人士的幫助下所做的。...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 15 arrested pro dem figures collage (Photo: Courtesy Hong Kong Free Press)
4月18日星期六,香港15名民主活動人士被捕,這標誌著席捲這座城市近一整年的抗議活動的急劇轉折。這項逮捕行動發生在全球大流行病和中央政府準備重新推動《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之際,針對前立法會議員、著名的資深大律師、資深民主人士和青年領袖;這一升級行動表明,在香港行使國際法和國內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和自由的空間日益縮小。 被捕的活動人士包括:香港民主黨創始人、81歲的李柱銘;前香港立法會議員、72歲的吳靄儀;出版《蘋果日報》的著名華文媒體集團的創始人、71歲的黎智英;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23歲的陳皓桓。...
僅僅才兩個多月,在習近平的親自指揮部署下,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失控,成為世紀性大瘟疫,肆虐全球,成千上萬的人死於非命。為了抗疫,各國不得不宣佈進入緊急狀態,頒佈居家禁令,正常的社會生活停擺,經濟受到重創,股市大跌,大批企業倒閉,失業人數飆升,整個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儘管沒有人可以預測這場瘟疫什麼時候、以何種方式結束,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瘟疫將成為歷史的轉折點,對世界的衝擊不啻是一場世界大戰,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原有的生活、工作和交往方式,迫使全球政治、經濟格局重新洗牌,國際產業鏈也將重組,去「中國化」的趨勢不可避免。與此同時,各國在經歷了慘烈的劫難後痛定思痛,...

2020年6月26日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近期决定起草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法》,而未與香港民衆進行任何有意義的協商。此法若獲通過,將可能會違反中國的國際法律義務,幷可能會對該自治區域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施加嚴格限制。」

「這項法律草案將可能剝奪香港民衆的自治權和基本權利。香港人構成一個少數群體,擁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和語言傳統,甚至法律傳統。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和『一國兩制』的治理框架,保障他們的自治權和基本權利。」

許志永是公盟創始人之一、新公民運動的標誌性人物,倡導非暴力方式維權,推動中國向公民社會轉型。因發起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活動,於2014年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出獄後繼續堅持發聲。2019年12月初,許志永與丁家喜等人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交流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 12月26日,當局抓捕與會人士,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和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許在逃亡期間發表《勸退書》,公開批評習近平:「您最大的問題是,總想逆流歷史」 ,應該「讓位」。

2020年2月15日,許志永在廣州被警方拘捕。

2019年7月22日,長沙富能機構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吳葛健雄)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刑事拘留,案件經多次延長偵查期限,當局卻未曾公開任何案件信息並拒絕律師會見。三人處於事實上被強迫失蹤的狀態,面臨著被酷刑和刑訊逼供的風險。2020年3月16日,三人的代理律師被集體解除委託。家屬經多方詢問,仍無法得知當局是否為三人指定律師。長沙富能機構成立於2016年,主要關注殘障人士以及弱勢群體的權利。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更多 >>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聽證會(網上直播)

 
2019年9月17日星期二,上午10點至中午12點

作證者

  •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秘書長、「雨傘運動」領袖
  • 何韻詩:民主活動人士及粵語流行歌手、演員
  • 張崑陽: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
  • 譚競嫦:中國人權執行主任,紐約市立大學法學榮譽退休教授
  • 丹·蓋瑞特(Dan Garrett)博士:《中國香港的反霸權抗爭:城市形象化抗議》(2014)作者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