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38.
2014 年1 月21 日下午,來自全國各地的公民聚集在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外,舉牌聲援本週面臨庭審的維權人士許志永、丁家喜和其他維權人士。 < /p>
“新公民案”,整個審理過程,無論是程序還是實體,法治的尊嚴被踐踏殆盡。作為法律人,其實你們心裡很清楚,指控我們所謂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不過是個藉口,你們背後的人,真正恐懼的其實是我們不僅自己堂堂正正做真正公民,而且公開倡導每個中國人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當真,把公民的權利當真,今天我依然要說,無論我付出多少代價,我依然要把公民的身份當真,我依然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驕傲,我依然公開的倡導每個中國人都把自己的公民身份當真,把自己的公民權利當真,把公民的責任當真。 這先輩們為我們爭取來的神聖的身份,自從辛亥革命中國宣佈建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以來從沒有改變過。我是公民,不是專制王朝的臣民。...

這是 31 位「六四」鎮壓倖存者和死難者家屬講述個人親身經歷的彙集,由「天安門母親」收集;中國人權將其翻譯成英文,在 1999 年「六四」 10 周年前夕以中英文雙語發佈,以紀念受害者。他們的證詞提供了1989年6月3日晚到 6月4日,以及以後所發生的事實,是支援「六四」倖存者和受害者家屬要求調查真相、追究責任和進行補償的永久性證詞。

劫後天府淚縱橫 導演:Jon Alpert, Matthew O’Neill 制片:Jon Alpert, Peter Kwong, Michelle Mi, Matthew O’Neill, and Ming Xia 類別:家庭影院頻道(HBO)紀錄片,2009年 片長:38 分鐘 語言:普通話配以英文字幕
作者是曹順利的朋友,同被邀請參加在日內瓦的人權培訓項目。她記述了9月14日在廣州白雲機場被當局攔截的經過。
3月31日宣判後,律師於4月6日上午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蘇昌蘭告訴律師,雖然她對判決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認為她因參與本村的萬畝土地維權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擊報復。律師和蘇昌蘭交流了二審聘請辯護律師的意見,並於當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訴狀和要廣東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二審的要求書。 蘇昌蘭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後不久即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律師與她會見時仍然沒有消息,蘇昌蘭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判決後第一次會見蘇昌蘭 吳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後,4.6上午律師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說到判決,蘇昌蘭雖然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
判決書:伊力哈木被判處無期徒刑 烏魯木齊中級法院 9月23日,中央民族大學維吾爾族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被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伊力哈木被指控以“維吾爾在線”網站為平台,利用其大學教師身份,通過授課活動傳播民族分裂思想,蠱惑、拉攏、脅迫部分少數民族學生加入該網站,形成了以其為首要分子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該犯罪集團在其領導下,以分裂國家為目的,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分裂國家的犯罪活動。伊力哈木當庭否認所有指控,其辯護律師當庭就案件程序、案件證據、案件事實、案件定性等問題提出質疑。
2014年,澳門有兩名大學教師因政治原因被解僱,為澳門的學術自由敲響警號,事件反映出,澳門對於保障學術自由的機制有名無實。 被解僱的兩名大學教師,分別是(隸屬葡萄牙天主教大學)的私立聖若瑟大學、法國籍的前政治學講師蘇鼎德(Eric Sautedé),以及我本人。據蘇鼎德的解釋,他之所以被解僱,是因為他作為時事評論員,曾於報章上批評特首崔世安欠缺個人魅力,又在一篇學術文章中批評澳門政府所致。同時,負責監督大學的天主教基金會,自2012年開始對大學的學術研究干預越來越深,對所有研究計劃仔細審查,曾有獲得官方同意資助的研究計劃,因天主教基金否決而胎死腹中。聖若瑟大學校長薛沛德曾公開解釋,...
“七九抓捕事件”中被捕的劉四新博士和趙威女士的辯護人王磊和任全牛律師前往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預審支隊和河西分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但被“踢皮球”,警察聲稱他們連辦案人是誰都不知道。 劉四新趙威會見律師權利何時實現?! 今天是2015年9月17日上午,七九抓捕事件之劉四新博士的辯護人王磊律師和趙威女士的辯護人任全牛律師一起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預審支隊(河西區看守所院內)要求見“辦案人”趙旭副隊長。在樓下大廳登記通報後,說趙隊長在忙要我們等著。在等待過程中趙威辯護律師去了趟近旁看守所辦理會見手續窗口又去詢問查找“趙威”這一被關押人員的信息,要求會見,話剛落地裡面警察就明確告知:“裡面沒這個人!”...
湖北维权人士刘家财于2013年8月12日被宜昌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刑拘后,罪名变更两次,最后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而区、市两级检察机关又相互推诿,目前该案到底谁进行管辖仍无定论。律师谢燕益经与当局多次沟通,并鉴于刘家财本人的健康及家庭特殊状况,建议先变更强制措施,再争取撤案。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