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36.
【郭飛雄】廣州警方為阻止老資格維權法律工作者郭飛雄去會見來廣州參加一個法律研討會的老朋友,隨意製造“賣假酒”、“擾亂公共秩序”等理由將他非法傳喚8小時。郭飛雄說,他在過去四個月中被非法傳喚三次。
為紀念“六四”25週年,華人民主書院和《六四詩選》編委會聯合舉辦影像詩徵件比賽活動。比賽目的是打破禁忌疆界,伸展自由視野,給參賽者提供機會對“六四”事件進行反思並與世界其它地方的人分享對“六四”的記憶。徵件的截止日期為4月30日,頒獎日期為6月4日。評審團召集人:鴻鴻;評審:艾曉明、曾金燕、舒琪、應亮、陳明秀、陳偉。詳情見下。 2014「六四影像詩」全球徵件辦法 一、活動宗旨: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儘管真相待解、沉冤未雪,早已成為全世界的時代印記。在「六四」25週年前夕,打破禁忌疆界,伸展自由視野,讓記憶張口唱歌,讓目光編織對話,讓影像與詩平行發聲,再次面對六四、反思六四,...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於5月24日參加了紀念“六四”的聚會,6月1日被公安人員綁架到賓館軟禁,手機被拿走;5天后,孫文廣先生被送回家,手機雖然被歸還,但其上文字、照片、視頻全部被刪,操作系統也被換。這次執行任務的公安既沒有穿警服,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 2017紀念六四被關五天紀實 孫文廣 5月24日我們舉行了紀念六四聚會,不久公安要我出去“旅遊”,我想拖幾天,引起上層不滿。 6月1日我家網線斷了,很多公安人員隨著維修工人一起衝進來,不由分說,將我綁架到樓下,塞進警車,拉到燕子山莊賓館,並將手機拿走。他們在這個賓館中包了四個房間,讓我和國保倆人住一間,室內電話被拿走,...
北京市民王連禧在1989年的“六四”鎮壓中被判處死刑,因他是精神發育遲滯的患者才保住性命,但在獄中度過了18年。在坐牢期間,其家被拆,至今未得到任何補償。今年2月初,王連禧因摔倒造成骨折而入住醫院。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的徐永海呼籲大家幫助、關心王連禧。 29 年前的 64 死刑犯王連禧骨折手術住院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徐永海 2018年2月14日 王連禧是一個28年前的“(1989年新華社北京6月17日電)在北京發生的反革命暴亂期間進行打砸搶燒的嚴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連禧……等八名罪犯,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死刑犯。後因他是精神發育遲滯(智力低下)的患者...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兩國舉行首腦會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師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聯合發出第四封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由於公安的不作為而導致“辱母殺人案”的發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師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種迫害的事實,指出中國公安的首要職能已經不再是保護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認定的敵人打擊消滅掉。 她們盼望特朗普總統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釋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無辜的人權律師。 第四封信: 709家屬致川普總統 尊敬的總統先生: 近日中國網絡上沸沸揚揚在傳播一個案件的判決書,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6月下旬被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批捕後,辦案單位以“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為由不同意燕薪律師會見;3個月過後,李方平律師前往福建省永泰縣看守所要求會見,同樣被拒絕,而且吳淦現在到底在何處都不得而知。 9 月 22 日要求會見屠夫吳淦小記 李方平律師 自六月下旬廈門思明公安通知吳淦被以“尋釁滋事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後,辦案單位以“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為由不同意燕薪律​​師會見。逮捕後又已偵查三個月之久,2015年9月22日我到福建省永泰縣看守所要求會見。只有一位長者在門衛室值班,看見我過來有些驚訝,趕緊向所長報告。所長通過門衛告知沒有接到辦案單位通知,...
In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Uiles (威勒斯), the son of Mongolian dissident Hada (哈达), who has been under more than two years of illegal detention, says that his father is severely withdrawn and has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ut is being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Hada, an...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