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refused in China
Total results: 317.
New!
尊敬的外交部長閣下: 我們17家機構與獨立學者聯合給您寫信,表達我們對中國政府於2020年6月30日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的嚴重關切。我們珍惜您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一事態發展的關切,但是,我們更期待您採取具體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香港當局清楚地知道,《國安法》無疑將會在根本上改變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未與香港人民協商的情況下,逕自頒佈了香港版《國安法》,並提出了廣泛的禁制令,涵蓋定義不明確的「行為」和「活動」,其中包括一些原本應受到香港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國際法所保障下和平行使的基本權利。該法規定了對分裂、...
New!
——最近大陸突然興起了一股臨戰氣氛,北京上海政府都公告百姓,要準備躲空襲,聽見警報,就要跑防空洞。渲染臨戰氣氛,大戰臨頭,共赴國難。國庫本大把錢,都給權貴們轉到外國私人戶口去了,苦日子就十四億人來捱。說到底,打仗是假的,要百姓勒緊肚皮才是真。
——無論採用何種程序,無論法律內容如何,即將推行的香港《國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嚴重懷疑。制定此法律顯然違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與為了執行協議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一九九〇年通過的《香港基本法》。這部即將頒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徵是在香港公開設立中國秘密警察辦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與司法制度的變化,這可能對香港社會造成更大的脅迫影響。
——黃之鋒今天聲明,退出眾志,堅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廣東人的一個近現代特徵:盛產革命家。今日中國的政治已走進死胡同,「改良與革命」激辯不已,「換人還是換制」掙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滅掉香港,已經徹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無從預測,但是香港不會無聲無息!
——闖禍不認錯,哪怕闖下彌天大禍也堅決不認錯,是中共的傳統。中共何嘗承認過錯誤?對國際社會如此,對本國人民何嘗不然!要求一個對本國人民不負責任的黨,改掉對國際社會不負責任的傳統,不是不可能,但是難,很難。
——美國爆發大規模暴動,中國主流媒體如獲至寶,黨媒、網評員和大小外宣們對美國街頭騷亂喜形於色,也不忘把香港去年的運動拿來類比。林鄭亦步亦趨,指美國對於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內騷動,與對待同樣的香港暴亂,明顯採取雙重標準。​
——自中共在上月宣佈以後,我必須避險,不再各種國際連結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繼續日常反抗,繼續國際線,就是自己實踐的抉擇。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際,即使絕非易事,也要嘗試肩擔得起這個重任,在國安法正式來襲香港前的倒數日子,把握每個得來不易的機會,力挽狂瀾。

在被拘留37天之後,五名女權人士李婷婷、武嶸嶸、鄭楚然、韋婷婷和王曼於2015年4月13日被以取保候審釋放。

2009年11月17日下午,美國公民朱莉•哈姆斯(Julie Harms)在北京的美國駐華使館外等候前往使館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准備遞交一封申訴信給他,結果被中國警察攔截,帶上警車。哈姆斯女士說,她在北京市朝陽區麥子店派出所被拘留和盤問了兩個半小時。 畢業於哈佛大學的朱莉•哈姆斯告訴 中國人權 ,過去多個月來,她代表未婚夫劉士亮,前往全國人大、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國務院信訪局等中央政府機關上訪,但都沒有結果。劉士亮於2009年6月17日被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公安局拘留;9月14日,五河縣人民法院以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對劉案進行審理。狀告劉的是他的鄰居, 2007年他們曾發生爭執(...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