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132.
New!
我們曾經以為中國已經非常黑暗,現在才知道習氏中國更墮落、更黑暗。如今的習氏中國,透支幾代人的生存資源,有了幾個錢,以為自己可以自絕于西方文明另立規則。在這種狂妄自大中,武漢肺炎的疫情應付及愚蠢狂妄的戰狼外交,讓世界看清:有了中國因素,全球化難逃黑化命運。
New!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New!
中國病毒或中共病毒從根本上改變了美中對抗的大格局,從長遠看,新格局對中國非常不利而對美國則相當有利。中國經濟下滑失控而帶來的社會秩序失控的全球風險在上升,因為中國當局至今拿不出緩解經濟危機的思路和辦法。
New!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New!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New!
香港人面對更兇險的形勢,更兇惡的強權。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一往無前爭取自主。如果民主派拋棄過時的老招式,把路讓出來,任年輕人去揮灑。承接無大台、無組織、不割席的精神,延續反送中以來包括人鏈、區選的戰績,以香港的民意趨向,35+就並非難事。

更新:2020年5月21日

2019年7月22日,中國民間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吳葛健雄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8月26日被長沙市檢察院以同一罪名批准逮捕。其案經多次延長偵查期限,當局至今未曾公開任何信息,家屬為三人聘請的律師多次申請會見,均被當局拒絕。三人處於事實上被強迫失蹤的狀態,面臨著被酷刑和刑訊逼供的危險。

2020年3月16日,六名代理律師分別收到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和各地司法局的口頭通知,告知已被三人撤銷委託。連吳葛健雄的父親吳有水律師也被通知已被其兒子解除委託。當局強迫當事人解除委託的律師,意在指定官派律師進行秘密審判,但當局拒絕向家屬透露指定律師的名字和聯繫方式,家屬經多方查詢,均無法得知是否有指定律師及其信息。

三人目前被關押于湖南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山月路300號,郵政編碼410000。網友可以向該地址給他們寄送明信片表達關注。

「長沙富能」機構成立於2016年,主要關注殘疾人權利以及弱勢群體的權利。 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雄在消除對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歧視,促進健康權和殘疾人權利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

New!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僅牽動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也對世界造成巨大影響。最早發出疫情提醒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被警方以“發表不屬實的言論”予以警示和訓誡,他本人也不幸感染病毒長辭於世。中國當局沒有從蔓延的災難中接受教訓,仍限制民眾發出任何民間的聲音,繼續打壓試圖報道疫情真實情況的公民記者。中國人權特辟“新冠病毒(武漢疫情)”欄目,轉發國內民眾的呼聲,以期在危難中的民眾的處境得到關注,其人權得到保護。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