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209.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此次「港版國安法」出籠,不是習近平對疫情帶來的國際困境的一種緊急應對,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質的個人宣示,這種宣示不僅是做給世界看的,更是做給國內看的,一方面表達了習近平「我將無我」、不惜「國將不國」的決心,也有一些非常現實的政治算計。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陳家坪(原名陳勇),詩人、紀錄片導演。因為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於2020年3月2日在北京被捕,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一直未獲許會見律師和家人。陳家坪的妻子救夫心切,不得不配合北京海澱公安的要求保持沉默,並寫信勸說丈夫進行妥協,但當局卻一直未兌現其承諾。2020年4月12日陳家坪50歲生日當天,陳家坪的妻子打破沉默,以公開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陳家坪被捕的情況。 主要經歷: 1997年參與編輯出版民刊《知識分子》。 1998年參與採訪出版《沉淪的聖殿》。 2000年在北大在線新青年網站學術頻道,主編中國學術城。 2003年創辦犀銳新文化網站;拍攝紀錄片《外來人口...
——中國人大今天推港版國安法。這個法跟國家安全沒有半毛錢關係。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是要向大陸盲眾顯示,執政黨就是大家長,有權懲戒「壞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國際為疫情追責的險境中,作一次豪賭,賭的是美國和西方不會放棄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會對港版國安法採取實際的遏制行動。
就在世界各國全力抗擊世紀瘟疫之際,香港局勢急遽惡化,中國當局借兩會之機公佈了「香港版國安法」。此前,當局已經打出一套組合拳,為該法造勢掃清障礙。先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出來放風,聲稱在香港回歸後,「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 「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1] 接著,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銘、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中把親民主派立法委員關在門外不許投票,讓親北京的李慧瓊當選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淪陷,「一國兩制」壽終正寢。 中國之所以不顧臉面,悍然踐踏香港法治體系,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精心籌劃,...
——1.中國人大常委會無權將港版國安法列入基本法18條附件三;2.草案沒有保證公佈前做公眾諮詢,實為史無前例;3.中央安全部門在港設立機構含混不清;4.司法獨立為香港基石,不應動搖。
——近日香港的坏消息不但接二连三,显示中共在香港问题没有软化,更进一步压迫以至加强洗脑工作。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仍然努力奋斗,我们仍然尽自己的所能,成为压倒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抱着这种心态,我们或许才能见到黑暗过后的曙光。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唐吉田、劉巍二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人權律師,他們都是公民維權運動裡的活躍人物。我們以及經歷了那個熱切時代的所有人們一道,相信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即使歷經曲折但仍將不遠。​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