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209.
懿明 講述了海濱村莊的村民與決意奪取他們土地的當地政府之間的抗爭。 也許,明年新版的北海地圖上將不會再有 “白虎頭”這個地名。事實上,白虎頭村的土地早在四年前就已經被徵收,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的漁民儼然成了政府眼中的刁民。 在過去的三年裡,村民在與政府的博弈中節節敗退,如今的白虎頭村千瘡百孔。在廢墟和雜草中,二十來棟小樓勉強地點綴其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悲涼與落寞。一堵政府新修的圍牆把這片敗落鎖得嚴嚴實實。 誰曾想,昔日這座海濱村莊曾繁華一度,上千棟樓房鱗次櫛比,道路上車來車往,慕名而來的遊客樂此不疲地穿梭其間。如今,這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不復存在。曾經富足一時的白虎頭人也再度回歸貧窮。...
李銳、胡績偉等 2010年10月11日,諾貝爾和平獎宣佈三天後,原毛澤東秘書李銳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幹部聯名發表了一封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要求兌現中國《憲法》保證的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開信指出,不僅普通中國老百姓享有的權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連中國高級領導人的言論也要遭封殺,最近溫家寶總理接受美國有線新聞廣播網的採訪被屏蔽就是證明。公開信提出了8項具體要求,如:允許突破中共黨史研究的禁區,允許媒體完全獨立,允許香港和澳門的書籍報刊在大陸公開發行,允許互聯網言論自由,等等。 這封公開信貼出幾天後,獲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簽名支持。公開信表明,...
一位中國問題學者就中國官方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反應,和對一股推動政府更透明、更負責的不可阻擋的國內力量發表了看法。 中國人權: 你是一位很敏銳的中國政治問題的觀察家和評論家。雖然你表示你的研究主要並不集中在人權方面上,但是許多你所關注的議題跟人權問題是有關係的。能不能請你談談中國政治中哪些議題或問題是直接與人權有關的? 裴敏欣: 人權這一概念可以被很廣泛地界定,在我所關注的事情中有些確實跟人權有關。比如,我對腐敗問題很感興趣。表面上,腐敗似乎和一些黨政幹部的貪婪有關,但如果深入觀察腐敗案件,就會發現權力被濫用,導致侵犯普通公民權利。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對城市居民住房的拆遷。...
孔靈犀 一位年輕的活動家、發明家分享80後一代年輕人的歷史使命觀。 一 成長在新時代的我們,目睹著國家在經濟建設上取得的巨大成功,體驗著網絡時代快速傳遞的信息與資訊,我們沐浴著生活中的陽光。廣播、電視、報紙與新聞讓我們憧憬,讓我們懷疑世上是否還有更美好的地方。都市的歌舞昇平、娛樂八卦與美日韓劇,手中不間斷的短信、臉書與推特,我們彷彿是最幸運的一代,被寵壞的我們不關心國家、社會的發展,也因此被上代人認定是“自私、冷漠、不負責任”的一代。 可是懵懂的我們開始尋找生命的意義和出路時,卻遇到各種踐踏法律和文明準則的殘酷現實。我們被脅迫適應著用逃避現實的空虛來裝載教育的失敗,...
  • Luo Huining. Photo: Handout
新年伊始,一直傳得沸沸揚揚的香港中聯辦主任易人一事終於被證實了。北京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上換馬?我的解讀是,香港亂局已經持續了半年多,北京急於想要翻篇,營造一個「新年新氣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誤判送中條例、特別是區議員選舉的形勢下臺,成為替罪羊。其實除了中聯辦外,北京在香港還有很多收集情報信息的渠道,比如國安、軍方、統戰部等系統在香港都有眼線。應該說,誤判形勢的不只是中聯辦,也包括北京最高當局,結果掉進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環放大的坑裡,自食其果,讓王志民背黑鍋。 至於之所以選擇駱惠寧接任,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駱儘管毫無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經歷,也不會粵語和英語(只短期進修過),但共產黨的傳統歷來是「...
丁家喜 ,律師,人權活動家。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獲工學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 1989年跟成千上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抗議,要求民主,要求改革。畢業後從事工程師職業,1996年轉行成為專職律師, 2003年參與設立北京市德鴻律師事務所並任高級合夥人,2011年獲得北京市十佳知識產權律師稱號。 丁家喜和許志永、趙常青等人是北京“新公民運動”的主要組織者和協調人。在全國各地號召每月一次的公民聚餐論政活動、個體維權案件、參與公共事件的圍觀、作為獨立候選人參加人民代表競選等活動。 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 許志永 、孫含會、王永紅等人發表致習近平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信,...
香港人面對更兇險的形勢,更兇惡的強權。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一往無前爭取自主。如果民主派拋棄過時的老招式,把路讓出來,任年輕人去揮灑。承接無大台、無組織、不割席的精神,延續反送中以來包括人鏈、區選的戰績,以香港的民意趨向,35+就並非難事。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國際社會因新冠疫情對中國索賠儘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實際操作難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較低。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辦法對中國追責、索賠。國際索賠與中國的應對策略和國際社會對病毒源頭以及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履職調查相關聯。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