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要求官員財產公開】這10位律師分別是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被以“非法集會”刑事拘留的趙常青、丁家喜、袁冬等人的辯護律師(參見 中國人權 新聞稿《 趙常青等7人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被刑拘 》)。 10名律師在給北京市公安局的信中列舉法律條款,證明他們當事人的做法“完全不構成犯罪”,並以憲法為據,指出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屬言論自由范疇,因此他們認為,丁家喜、趙常青等7人都是無罪的,當局應依法撤銷案件,釋放被羈押的當事人。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就當局對北京的維權人士趙常青和律師丁家喜刑事拘留發表聲明,指出當局這樣做只會讓不穩定的社會更加動盪,讓更多正義的維權律師勇敢地站出來。聲明呼籲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趙常青和丁家喜。
【律師被打】4月12日,四位北京維權律師在東北大連準備在當日開庭審理的一宗指控13個法輪功學員犯“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案件中為被告進行辯護,因法院臨時決定取消開庭,四位律師前往法庭索要“不開庭通知”。在法院門口,梁小軍律師和王全璋律師被盤查並被禁止用手機發微博,而程海律師和韓誌廣律師則與其他圍觀人士一起被強行駕到在一旁等候的大巴車,程海律師被打,手機和公文包被強行拿走,後被帶到大連市委團校強行搜身。
【律師遭“非人道待遇”案】湖南湘軍律師所律師蔡瑛日前從被羈押的地方秘密傳送出求救信,透露自己被以“監視居住”為名,從今年7月30日至今變相羈押在湖南省沅江市紀委的雙規審訊場所,受盡各種非人道待遇、生不如死。家人也向外發出求救信,稱蔡瑛是因為被檢察人員報復。偵查機關並無證據但希望羅列行賄、偽證、詐騙等多個罪名“搞死”蔡瑛。蔡瑛所在的律師所向長沙市司法局和律師協會報告求助,稱蔡瑛被羈押沒有依法通知家屬和所在單位,也沒有律師能夠獲得會見。
【勞教制度】自50年代開始的勞教制度因其隨意性和違法性一直備受批評,要求廢除的呼籲也一直不斷。近期唐慧被勞教一事在新浪微博公佈後引起極大反響。李方平等來自全國九省市的十名律師於8月14日聯名致信司法部和公安部,建議對以下方面進行規範和調整:勞教制度聆詢制度適用對象過窄且過於空泛、勞教決定和審批秘密化、決定書不公開且無具體人員不利於追責、律師會見難、年齡無上限等。
【陳克貴】陳克貴的家屬發表聲明,指出他們已經為陳克貴委託了律師,沂南當局為其指定兩名律師的做法於法無據,他們“絕對不能接受”;這種做法既浪費公共資源又剝奪了家屬委託律師的權利。他們強烈要求兩位被指定律師立即退出本案,“否則本案程序從一開始,就沒有公正可言。 ”
【李旺陽】劉衛國等十位律師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就湖南省當局發布的確認李旺陽自殺的調查報告,指出現場勘查存在5大疑點、屍檢存在諸多漏洞、警方對李旺陽死亡事件的處置過程嚴重違法。公開信要求解除對李旺陽親友、支持者的非法軟禁,責成公安部成立李旺陽死亡事件聯合調查團,進行獨立專業調查,並及時向全社會公佈調查結果。
【肖國珍律師】北京律師肖國珍被警方通知約談,她估計與她帶頭聯署李旺陽後援團的事有關。她發布緊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帶走,聲明自己不會自殺。此外,她的一篇關於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 》剛放上博客就被刪掉。該文引用中國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鎮壓抗議群眾“構成以公權力實施的違法犯罪”。作者還就解決什邡警民衝突發出5項呼籲。 緊急發布 肖國珍律師 剛才北京市公安局(單位領導電話告訴我的,也可能是國保)已經到我工作的區域找我。已約定,我明天上午到單位與公安局人員見面,他們將把我帶走到局裡問話。估計是因為李旺陽後援團我帶頭聯署的事。如我失踪,請互相守望幫助。 從現在起,我隨時可能被帶走。...
最近幾天失眠得厲害,過幾天要回新疆準備長期在那裡與胡軍、一個坐輪椅的二級殘疾的​​男人共同生活了。新疆國保會放過我倆嗎?有點擔心。因為我這幾天在上海,又在網上說了些話。華春輝和王譯就是因為都愛在網上說真話,被國保棒打鴛鴦,相愛而無法團聚,甚至在領結婚證的當天雙雙被抓、然後被勞教的,我和胡軍會是什麼命運呢?很擔心。 今年2月15日,剛過完情人節,我和胡軍就前後被兩群國保從他家抓走,國保扣押了我的鑰匙、身份證、銀行卡和包裡的錢,還要我簽了扣押清單,並聲稱要把我送回上海。國保們要我交代了與胡軍的認識過程,是什麼關係。國保認為我不能與胡軍一起生活,除非不在網上說話——為了不被折騰,我都答應了他們,...
也許大家都讀過在危地馬拉發生的這個故事。在1996年結束的長達36年的內戰中,成千上萬危地馬拉人被國家秘密警察處決或失蹤。多年來,人權工作者一直試圖將那些應對暴行負責的人繩之以法,但他們沒有做到,因為沒有具體證據。2005年,在一家廢棄的工廠裡偶然發現了大量可以證明這些罪行的警方記錄和檔案。這家工廠過去實際上一直是秘密警察的彈藥庫。由於這一發現,後來才能對一些人實施逮捕,把一些兇手帶上法庭——其中一些人實際上已經被關進監獄。 這就是檔案的力量。如果沒有檔案,許多人權工作就無法開展。 我們所說的檔案,指的是由某機構或個人建立起來的、作為公務行為結果的那些記錄。重要的是,以此建立起來的檔案,...

頁面

訂閱 律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