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藺其磊律師自己發在“709”營救群的貼文,他將會採用法律手段,譴責公權的違法,捍衛一個公民的尊嚴! 藺其磊律師:2015年11月10日8:40分,我在北京首都機場T2航站樓辦理邊防檢查時,被北京市出入境邊防檢查智總隊下屬的邊檢站以護照有問題攔下,一名叫韓飛的警察(別人叫他隊長)告訴我說“你等下我請示看什麼情況盡快告知你”。我催問了兩次,9:03分,該警察告知我:“我告訴你是誰因為什麼不讓你出境,是北京市公安局因為你出境會危害國家安全拒絕你出境的”。我向他要書面的決定,他說沒有!我說:你是代表一個執法機關的,口頭一句話就不讓我出境了,你們有什麼見不得光的啊。到底是誰在危害國家安全!...
李昱函律師為王宇案於10月23日前往天津河西分局和河西檢察院,與之前一樣被搪塞。李昱函律師要求預審支隊支隊長趙旭記下並當面向專案組轉達辯護律師的6條法律意見和要求,盡快依法安排律師會見王宇。 為王宇律師案去天津河西分局和河西檢察院的情況 李昱函律師 2015年10月24日 昨天上午與第一次去天津的暨幸清賢代理律師冉彤先去天津市公安局尋找幸清賢的拘押單位,無結果。之後與也到天津尋找唐志順拘押地的馮延強律師,瑋良月律師一道前往河西分局預審支隊,被告知趙旭支隊長出去了,什麼時候回來不清楚。等候到二點多鐘的時候,我攔到從外面進來身著便衣趙旭,要求其回复我們9月21日提出的各項要求!...
無錫的何鳳珠懷孕6個月大的到星期二在天安門放禮炮,其後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抓捕最後決定取保候審。 本文是無錫上訪人士何鳳珠直接發給 中國人權 的。文中講述了她於2015年10月11日在天安門前放禮炮“上訪”的原因:一是為了揭露無錫濱湖區政府偷拆房子、綁架搶劫、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對其全家造成的殘害;二是為了法治的進步,為那些推進法治進步的人權律師呼籲。 我為何要在天安門前放禮炮及我所認識的王宇律師 這次去放禮炮就是被逼得沒辦法,10月11日差點把我打流產,報警後不出警,看到這種打壓法律對於老百姓,毫無意義。我84歲奶奶周靜文她的眼睛在濱湖區太湖街道書記許年平,...
劉曉原律師的孩子準備明年大學畢業後出國讀研究生,在辦理護照時被拒絕,說他參加了什麼反動組織。這是遭當局打壓的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第三個律師的孩子被限制出境。 我的孩子也不能辦護照出國留學 劉曉原律師 我孩子是南昌大學大四學生,準備明年大學畢業後去出國讀研究生。九月中旬,通過國內正規的留學機構辦理出國申請手續。按照留學機構的要求,必須在今年十一月之前辦理好護照,以便在12月份向國外大學遞交申請材料。孩子讀大學時戶口已轉到南昌。 10月8日,我的孩子去辦理護照。辦證部門說,公安機關戶籍檔案上的照片有些模糊,讓他一個星期之後再來。今天(10月15日)下午,我的孩子如約來到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廳。...
“七九抓捕事件”中被捕的劉四新博士和趙威女士的辯護人王磊和任全牛律師前往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預審支隊和河西分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但被“踢皮球”,警察聲稱他們連辦案人是誰都不知道。 劉四新趙威會見律師權利何時實現?! 今天是2015年9月17日上午,七九抓捕事件之劉四新博士的辯護人王磊律師和趙威女士的辯護人任全牛律師一起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預審支隊(河西區看守所院內)要求見“辦案人”趙旭副隊長。在樓下大廳登記通報後,說趙隊長在忙要我們等著。在等待過程中趙威辯護律師去了趟近旁看守所辦理會見手續窗口又去詢問查找“趙威”這一被關押人員的信息,要求會見,話剛落地裡面警察就明確告知:“裡面沒這個人!”...
維權律師王全璋於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偉律師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區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兒一起尋找王全璋;在經過多番要求和爭取後,終於得知王全璋已於8月4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個罪名刑事拘留,但卻被拒絕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律師被控涉嫌尋釁和煽顛 ——8月10日約見王全璋案辦案人員碎記 王全璋,一個在北京執業的山東籍律師,多次跟我講:做人權案件的律師,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煙,不能喝酒,不能去娛樂場所。我雖認為有道理,但因抽煙沒戒掉,表面上我還是不以為然,但他這話我記在心裡了。 7.10後,王全璋失踪,為了找他,我曾兩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
8月24日,距包龍軍在首都機場與家人朋友失聯第44天,律師幾經查詢後終於在天津市河西區公安分局預審支隊獲知:包龍軍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已被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但接待律師的警官拒絕介紹包龍軍涉案犯罪事實。律師嚴正指出辦案機關在長達40多天時間裡,沒有依法通知包龍軍家屬,嚴重違反法律規定;警官向有關部門詢問後回复說,已於7月13日向包龍軍家屬包璽寄送通知,但拒絕披露有關寄送細節。 包龍軍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罪監視居住 家屬未收到通知 8月24日,距包龍軍在首都機場與家人朋友失聯第44天,黃漢中、陳永福律師趕赴天津。 此前,從媒體報導得知,...
維權律師王宇的丈夫包龍軍於2015年7月9日在送兒子到機場準備去澳洲留學時被天津警察帶走,至今無音訊。2015年8月24日上午,陳永福、黃漢中兩位律師前往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要求會見包龍軍,接待警官查詢後先問律師怎麼知道人關在這裡,然後卻又說查無此人。 律師要求會見包龍軍,看守所稱“查無此人” 今天(2015.08.24)上午陳永福和黃漢中兩位律師,從北京趕赴天津前往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會見包龍軍,天津鄭建慧大姐和河南一位大姐到車站接站並陪同。 在抵達看守所後,兩位律師直接到看守所接待窗口遞交手續,提出要求會見包龍軍。 接待警官查詢後先問律師怎麼知道人關在這裡,然後答复說查無此人,...
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各成員國和觀察員國的常駐代表 尊敬的閣下, 我們迫切要求您的代表團在即將於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三十屆會議上就中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壓人權捍衛者和維權律師乃至整個民間社會的行為,發表聯合和單獨聲明。中國政府在加入該理事會時,曾承諾要尊重人權並維護聯合國人權體系言行如一的道德標準,這些承諾與目前中國國內人權狀況互相矛盾,相距甚遠。 2015年上半年,中國人權狀況急劇惡化。女權活躍人士們只是試圖提高大眾重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問題就慘遭當局關押。中國當局發布的一系列公開徵求意見的法律草案,更是揚言要進一步限制獨立民間社會和言論、結社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
劉正清律師:【劉遠東案情況通報】本律師與天河看守所預約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下午會見劉遠東。我按時去該所辦理會見手續,此次卻與往常及別的律師辦理會見不一樣——值班員打開電腦一看就要打電話請示。我猜測最近象劉遠東這樣的所謂​​“敏感人物”上面是有交待的,他們肯定是受到了“特別的關注”。只要能讓我正常會見,這也罷了!然而正式會見劉遠東時,我像往常一樣擬將其妻兒的生活照讓他看,一拿出來,值班輔警嗅覺特別靈敏如狗聞屎般的興奮,尖叫:“不許看相片”!隔著鐵絲網的4、5警察似乎早有準備即刻撲向劉遠東。不停地刁難劉遠東,為了讓會見順利進行我息事寧人就將相片收起來。然而眾奴才仍不罷休,...

頁面

訂閱 律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