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武漢疫情/新冠病毒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僅牽動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也對世界造成巨大影響。最早發出疫情提醒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被警方以“發表不屬實的言論”予以警示和訓誡,他本人也不幸感染病毒長辭於世。中國當局沒有從蔓延的災難中接受教訓,仍限制民眾發出任何民間的聲音,繼續打壓試圖報道疫情真實情況的公民記者。中國人權特辟“新冠病毒(武漢疫情)”欄目,轉發國內民眾的呼聲,以期在危難中的民眾的處境得到關注,其人權得到保護。

热文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武漢市民發起新冠肺炎索賠第一案(2020-06-10)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方方日記完結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2020-03-24)

武漢女作家方方從初一開始寫武漢封城日記,在封城第62天的3月24日,她看到通告說:武漢以外地區,已經全部解封,憑綠碼可以自由行動;而武漢市,將在4月8日解封。她把這天的第60篇日記做為封城日記的完結篇。方方說,儘管這是她的最後一篇,並不意味著以後她什麼都不寫,她將仍會像以前一樣,在微博上表達其觀點,也不會放棄敦促追責的事。她說:“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新冠治癒者自述:請不要歧視我們(2020-03-24)

70歲的李爹爹在新冠重症隔離病房經歷過生死關,他沒想到,治癒回家後,周圍的人見了他就像見到瘟神一樣不加任何掩飾地躲避和嫌棄,他不得不過著“自我隔離”的生活。他說,有一天,他在微信公號文章中讀到哈佛大學校長在通知學生撤離學校的郵件,最後的一段話是這樣的:“我們每個人都要懂得新冠病毒將考驗我們在危機時刻所顯示的超脫于自我的善良和慷慨。我們的任務是在這個非我所願的複雜混沌的時刻,展示自己最好的品格和行為,願我們與智慧和風度同行。”這段話讓他眼眶濕潤了,他希望社會能向新冠患者展示善意,不要在行為上視他們為洪水猛獸。他希望社會能走到一個成熟的文明的狀態,坦然接納新冠治癒患者,能給他們寬容的環境:“不要歧視我們,我們是同胞,不是敵人。”


對我國庚子國難善後國事的緊急呼籲(2020-03-22)

李英之、查建國、林於斌等13名來自北京、福建、湖南、山東等省市的中國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發這場大災難,向執政黨及其政府發出公開呼籲,要求政府在清明節期間對此次疫難造成的全國死難者進行國家公祭,支持全國民眾悼念死難者;國家領導人發表電視講話深切哀悼死難者,慰問其親屬,撫恤其家庭,進行國家賠償;國家領導人代表政府向全國人民致歉。呼籲書說,這次國難的代價是極其巨大的,還遠未結束,教訓是極其沉痛的,絕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總結經驗教訓是必須的,那首要的就是調查真相和追究責任。李文亮事件的調查結果,責任不應只落在一個小小的派出所頭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後是誰,背後的背後是誰。呼籲書說這次疫難“就是說假話、隱瞞真相付出的代價”,呼籲政府落實《憲法》所規定的言論自由權,必須允許人民有說真話傳真話的自由。


國際專家聯合聲明:各國政府必須促進和保護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間信息的獲取和自由流通(2020-03-25)

日內瓦/華盛頓/維也納(2020年3月19日)——鑒於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嚴重的破壞,聯合國促進和保護意見和表達自由權特別報告員、美洲人權委員會言論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新聞自由代表發表聯合聲明…


圍繞“方方日記”的人物譜系(2020-03-19)

被人們稱為武漢“封城日記”的“方方日記” 因其獨特的平民兼知識者視角、對疫情的即時真實紀錄、對現實問題的叩問、對災難的人道反思及其不斷流出的金句,而引起廣泛共鳴。本文則是圍繞著“方方日記”所展開的、所延伸的人物譜系,裡面包括“日記”的外在推動和支持力量,如《收穫》雜誌的主編程永新、在幕後辛苦推送“方方日記”的“二湘”、其他的眾多應和者,以及那些不僅追看、還熱心勤奮地留言的人——他們是力挺方方的“沉默的大多數”,是圍繞“方方日記”的人物譜系裡序列最長的一支;而那些對“方方日記”的質疑者和亂噴者,也是這“譜系”中的分支。本文揭示由這“譜系”所映射的人心世態。


方方: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2020-03-09)

武漢女作家方方在3月9日的日記體文章中說:迄今為止,武漢中心醫院已有四位醫生去世,還有兩百多醫護人員躺在醫院,據說重症名單中還有幾位該院的醫生,“在如此慘重的傷亡面前,人們不禁追問:中心醫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醫護人員倒下……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是否還配領導這家醫院?”“在這裡,我想說: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吧。”方方還摘錄《武漢甩鍋大會第四輪開啟》的文章,讓人們看看官方有關部門如何盡力甩脫自己的責任。方方說,再次希望官方能迅速成立調查小組,徹查疫情究竟是什麼原因發展為今天的災難。


龔菁琦:發哨子的人(2020-03-10)

本文是《人物》雜誌在網上發佈的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的採訪。被譽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因在微信的同學群裡披露了不明肺炎有關情況遭到警方的訓誡,不久本人在接診過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醫生轉發的關於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的圖像則是由艾芬最早發出的。艾芬作為傳播的源頭,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有人也將她稱為“吹哨人”,艾芬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已有4位醫護人員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漢市醫院中職工感染人數最多的醫院之一,據媒體報道醫院超過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個副院長和多名職能部門主任,多個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維持。採訪中,艾芬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中國人權評論:從冠狀病毒疫情防控看中共的宣傳與做法(2020-03-03)

一邊是居民被囚家中,地方政府官員正在實施戰時管制——封門、堵路、截物、罰款、拘留,一邊是中央媒體渲染市民悠閒踱步,在繼續正常地生活,就好像沒有發生這種大規模的混亂。這是中國政府擅長的策略:創造和採用兩套話語,一套用於對外宣傳,一套用於對內實施。


防疫志願者工資6天被貪污18萬,這些還只是個例,希望有關部門嚴查!(2020-02-23)

我是一名自願者,防疫在第一線消殺,並且已經被隔離了……就算沒錢也會盡自己的力量,但是還有人在賺黑心錢,在發國難財,在貪政府的錢,貪得錢都不用繳稅,6天37萬工資實際發給我們志願者只發了17萬,貪了18萬,這才是僅僅6天,一個月,三個月,五個月呢?人心不可測,我們冒著風險不是為了讓那些人得利的,不是讓別人牟利賺中央的錢的……招募志願者 政府給予的待遇,為什麼層層打折,國家公款落入貪污人之手 你們毫不知情?


封城後日常三件事:吃飯,睡覺,罵長江日報(2020-02-23)

“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長江日報報道此事的時候,把人家的遺言的前半句寫進了報道裡,把後面4個字刪了。在微信裡搜“長江日報”四個字,搜到的朋友圈文章90%都是點名罵長江日報的,標準的報界現象級案例。很多人其實更想罵別的人別的機構,但不敢,長江日報正好弄了這些沒腦子的事情,就成了替罵的上好選擇,關鍵是,罵長江日報還很安全。


閻連科:經此疫劫,讓我們成為有記性的人 (2020-02-21)

不能做李文亮那樣的吹哨人,就讓我們做一個聽見哨音的人。不能大聲地講,就做一個耳語者;不能做一個耳語者,就做一個有記性、記憶的沉默者。讓我們因為這次新冠肺炎的緣起、肆掠和蔓延,在即將到來的被稱為戰爭勝利的萬人合唱中,默默的站到一邊去,成為一個心裏有墳墓的人;有記性烙印的人;可以在某一天把這種記性生成個人記憶傳遞給後人的人。


饒建平:到底誰在撒謊?與一位武漢醫護病癒者的對話(2020-02-20)

李文亮的同事、武漢中心醫院的醫生張芸(化名)告訴記者,2019年12月30日他們就知道了疫情的嚴重性,並向科室主任彙報,不但未引起重視,還被要求不要“引起恐慌”,甚至被訓誡;院裡那麼多醫護人員感染了,對外的通報還說什麼“未見明顯人傳人”。


何與懷:方方日記:一場慘烈人禍的現場實感(2020-02-18)

武漢作家方方:“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


賀衛方:慘重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2020-02-17)

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兩個月內已波及全球。中國政府封鎖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強制隔離,無數個人和家庭正在經歷人道災難。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手寫文章,質疑政府隱瞞疫情信息,希望慘重的代價能喚醒當局放開新聞自由,因為沒有新聞自由,不僅民生多難,而且政府亦無信,更談不上現代化的治理能力和體系。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聲明(2020-02-12)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就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並迅速蔓延至全國、全球發表聲明,其中包括要求在防控疫情中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權;要求立即由全國人大成立應包括獨立的專業人士和機構的特別調查委員會,徹底查清“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生、爆發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即p4實驗室是否有關聯;查清是誰指揮並下令隱瞞疫情、下令調查並處罰了所謂的八位“造謠者”,同時向八位被傳喚公民公開道歉;釋放公民陳秋實、方斌等所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者;要求依法嚴厲追究各級官員瀆職的刑事及行政責任,且中央最高層應有人對此負責,以告慰逝者等。


武漢作家方方:連發洩一下痛苦都不准 真想讓大家瘋掉?(2020-02-11)


馬亞蓮:春華秋實 光射大地(2020-02-11)

陳秋實/被強制隔離了/但隔離的原因/決不是冠狀肺炎/而是他/說惹權貴討厭的話/看被權貴掩藏的髒/曝讓權貴恐慌的事/守被權貴不屑的德/行被權貴踐踏的法/施被權貴丟失的仁/清被權貴封堵的道


張凱: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就是你和我(2020-02-11)


張千帆:防治病毒,中國需要憲政民主(2020-02-11)


許章潤: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2020-02-04)


許志永:勸退書(2020-02-04)

七年前,我寫過公開信,希望您帶領中國走向民主憲政。那曾是國民眾望。您把我投入監獄四年。如今,您的手下到處找我,要把我再次投進監獄。

可我依然心懷善念。對所有人心懷善念。我不覺得您是惡人,只是不夠聰明。所以再勸一次。亦是眾人之期望:習近平先生,您讓位吧。


艾曉明、郭飛雄等聯署: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2020-02-10)


清華部分校友告全國同胞書(2020-02-07)


上海復旦大學校友會 法律界同學會 醫藥醫務界同學會致武漢市公安局的公開信(2020-02-07)


武漢老公安向警察喊話:病毒無黨性 人人無免疫 護民保党之間 三思後行(2020-02-07)


武漢十教授的呼籲:李文亮大夫不朽(2020-02-07)


郭飛雄:對新冠病毒傳播事件的深層反思(2020-02-07)


梁京: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面臨挑戰(2020-02-04)

隨著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繼續以令人棘手的兇猛之勢席捲全球,許多媒體和團體編制了針對新冠病毒起源、軌跡和傳播的英文的時間表。 中國人權選擇了以下兩份中文的時間表,它們彙集了中國政府、新聞界、科學界、社交媒體等發佈的資料以及英文報道的資料,從國內受疫情影響的人的角度和讀者對象是中國人的角度講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個時間表顯然地將中國當局對疫情的認識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們認為,與中國政府的官方敘述和時間表相比,這些時間表更能幫助我們加深對中國人民在疫情期間的經歷的瞭解。

更多 >>

相關網站
  • 未被紀錄的Ta們
    截至3月4日24時,中國大陸範圍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已確診80409例,累計死亡病例3012例。然而,由於試劑盒及醫護資源的緊缺,有許多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未能得到確診及收治。在身故後,其死亡證也僅以“重症肺炎”、“病毒性肺炎”等死因進行歸檔。 “未必紀錄的Ta們”正在搜集官方統計數據之外因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案例,讓亡者不被遺忘。
  • whancrisis.com [武漢.人間]
    [武漢.人間] 是一個記錄疫區患者求助信息的網站,這些信息從微博上抓取。自2月3日,微博上出現“肺炎患者求助”話題後,累計出現幾千份來自疫區的患者求助,雖然有些信息被刪除,但 [武漢.人間]仍抓取了幾千份當時未被刪除的信息。中國人權無法一一核實這些信息的真實性,但很多信息有名有姓有照片,有所在位置和聯繫方式,有些附有醫療檢驗報告。從這些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數據背後每一個活生生的跟你我一樣的人,體會他們正在經歷的痛苦、無助、掙扎、絕望和生離死別。

被譽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因在微信的同學群裡披露了不明肺炎有關情況遭到警方的訓誡,不久本人在接診過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醫生轉發的關於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的圖像則是由艾芬最早發出的。艾芬作為傳播的源頭,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有人也將她稱為「吹哨人」,艾芬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已有4位醫護人員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漢市醫院中職工感染人數最多的醫院之一,據媒體報道醫院超過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個副院長和多名職能部門主任,多個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維持。採訪中,艾芬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之死引發國人對言論自由的呐喊。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的同學群裡披露了不明肺炎有關情況,4天之後,他被警方以發表「不屬實的言論」予以警示和訓誡。李醫生在接診過程中自己被感染,於2020年2月7日去世。1月30日,他在接受「財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圖片

Art work commemorating Dr. Li Wenliang, Central Park, NYC, February 2020  紀念李文亮醫生的藝術品,紐約中央公園,2020年2月
紀念李文亮醫生的藝術品,紐約中央公園,2020年2月

 

Wuhan People Save Themselves

 

 

 

今夜,我為武漢吹哨

影片

自2019年底肆虐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目前暫有緩解。根據中國官方公佈的統計數字,三個月內,全國有三千多人在這場疫情中喪生,其中絕大多數死者在武漢。疫情過後,人們安葬逝者的同時,開始詰問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究竟是誰之過。武漢張先生的父親今年1月原本為一次外科手術而住院,但他最終死於新冠病毒。張先生說:“人不可能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死了”,“我需要一個交代,我需要一個說法”。


李澤華,中國傳媒大學畢業,前央視CCTV7主持人。北京時間2月26日晚,一群不明身份人員挾持其朋友並持續敲門幾個小時,晚10時左右其被迫開門,隨後失聯。李澤華以公民記者身份實地採訪武漢百步雅亭社區,報道武漢天價招聘搬屍工,並前往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採訪外地滯留武漢的務工人員。在失聯前與 “石頭記”頻道連線的視頻中,李澤華說:“魯迅說,咱們中國自古以來,就有為民請命的人,就有拼命硬幹的人,就有捨身求法的人,這才是中國的脊樑。我不願吞炭為啞,我也不願意閉目塞聽。” (見視頻12:10-21:10部分。視頻右邊為李澤華被搜查現場情況,左邊為該頻道主持人而非李澤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