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larification

April 22, 2011

Media have been reporting erroneously that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has reported that Ai Weiwei has confessed under torture.

We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at this is not HRIC’s reporting. The information comes from an article submitted by a writer using an alias from mainland China, which we published in the “Letters from China” section in our latest issue of the HRIC Biweekly Chinese Journal (SZK), a Chinese language biweekly electronic journal that publishes letters and articles from mainland contributors. The SZK editorial policy clearly states that the writer is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s of an article or letter. Below are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relevant paragraph in the article and the original Chinese of the article in entirety.


[First paragraph of article only - translation by Human Rights in China]

Conspiracy Behind Ai Weiwei Confession Under Torture: Fu Zhenghua* and Liu Qibao** Use Office for Personal Revenge

Ron Shoujing (alias of a Xinhua reporter)

Ai Weiwei Already Signed Confession under Torture

On April 19, 2011, officials from the Xinhua News Agency at the Beijing headquarters in Beijing and the Propaganda Department under the Political Department of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confirmed that one phase of Mr. Ai Weiwei’s tax evasion case has come to an end. An official with a conscience from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revealed that during the interrogation Ai was subject to torture in order to extract a confession from him. He said that Ai’s case is being handled jointly by the Economic Investigation General Unit and the State Security General Unit of the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Fu Zhenghua, the Director of the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structed the personnel handling the case to show Ai Weiwei the video of Gao Zhisheng being tortured, which included [images of] electric batons being inserted into Gao’s anus, and his blood, semen, feces, and urine draining out. Fu Zhenghua also issued an order: use the same method for dealing with Gao Zhisheng to make Ai Weiwei do what we want him to do. After using torture for several consecutive days, Ai Weiwei was finally forced to sign the confession paper.

*Director,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First Secretary, Party Committee, Sichuan Province


艾未未受酷刑认罪背后的惊天阴谋
——傅政华与刘奇葆联手官报私仇

荣守京(化名,新华社记者)

艾未未遭受酷刑,已签字认罪

2011年4月19日,北京新华社总社和公安部政治部宣传部的官员证实,艾未未先生的偷税案已告一段落。公安部某位 有良知的官员透露,艾未未在审讯过程中遭受酷刑逼供。他说,艾案由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和国保总队联合办案,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指使办案人员将折磨高智晟的录像给艾未未看,包括把电警棍插入高的肛门,任凭他的血水、精液、屎、尿排泄等。傅政华还下令:怎样对付高智晟就怎样拿下艾未未。在连续几日酷刑折磨 后,艾未未最终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承认偷税。

一代诗人艾青的爱子,被民间称为“爱神”的艾未未,在北京市公安局警察残暴的体罚和酷刑下也不得不低头认“罪”。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的公安干警在拿下艾未未后,对公安部的人吹嘘,国保手段太软,他们怎么能拿下艾胖子这个淫棍呢?只有我们才是党的最合格的忠诚卫士。

艾未未长安街游行的背景

北京市警方为何对艾未未下如此之毒手?话还得从头说起。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和北京市朝阳分局局长肖兴国,同为刑警出身,为铁杆儿兄弟,关系极深。傅政华和肖兴国是张荣 义、郭德亮、赵辉等黑恶势力多年的保护伞。赵辉系北京近20年来四大黑道头目之一,拥有着北京市多家夜总会的掌控权,从10多年前开始,如长富宫、天上间等,赵辉都曾有染指。张荣义为北京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副总经理为郭德亮),同时也是北京东方宫大酒店的法人代表。傅政华和肖兴国在北京正 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都拥有大量股份。

2010年2月22日凌晨2时许,在金盏乡长店村,北京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数辆拖车和挖掘机对创意正阳艺术区进 行强拆,赵辉带领一百多个面戴口罩的黑社会流氓,携带棍棒、大砍刀打伤7名艺术家,包括日本艺术家岩间贤。当日下午3时,艾未未带领16名艺术家在长安街游行,打出“还我们做人的尊严”的横幅,抗议强拆,成为世界的新闻焦点。一贯在北京打打杀杀的赵辉、张荣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艾未未等人的影响会如此之大。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傅政华和肖兴国无奈,只好暂时将赵辉等人以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罪名收入看守所,并信誓旦旦立案侦查。但时过境迁已一年之久, 赵、张二人至今未获得应有的对黑恶势力的刑罚,北京东方宫大酒店依然灯火明亮,傅政华、肖兴国、张荣义和赵辉等人的重要决策依然在东方宫5楼豪华的办公室 内定夺。

艾未未长安街游行与胡锦涛鹰犬傅政华结下私仇,几乎让其丢官

傅政华当上北京市公安局长,并保住这个位置,与几个人有关:王兆国、何勇、刘淇。刘淇是吴仪在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和 国务委员后,被推荐到北京任职副市长和市委书记,随后贾庆林看他听话,把他弄成了市委书记,本属江系人马。刘淇是那种没有任何作为,没有改革思想的庸官,但这类庸官最善于见风使舵。本来依附于江系的刘淇,看见团派势力逐渐增强,后来改为支持胡锦涛。当时若不是“变节”的市委书记刘淇点头同意报到中央,傅政 华当不了公安局长。何勇、王兆国与傅政华则同为河北唐山人(分别来自迁西县、丰润县、滦县),他们为拜把兄弟,傅政华通过他们买通胡锦涛,最终当上了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和北京市政法委副书记。

艾未未的游行差点断送傅政华和张荣义等人发财的美梦,也几乎断送了傅政华的政治前途。北京20多年来没有人敢去长安 街游行,谁惹出的事就是谁的责任。更何况这次强拆前就发生了多起黑社会流氓参与强拆的恶性事件(但都被肖兴国管辖的朝阳区公安分局瞒下了),赵辉等人本应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在游行激起全球新闻媒体的报道过后,公安部江系重要官员向中央政法委提议撤销傅政华的职务,但由于何勇、王兆国和刘淇的联手,胡锦 涛同意保住傅政华,因为这不仅是利益博弈也是政治博弈。

在强拆过程中,若不是傅政华和肖兴国都有巨大的股权利益在其中,北京市的警察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怂恿黑社会对艺术家们进行殴打。警匪一家导致对艺术区的强拆,而随后艾未未的长安街游行则与傅政华结下了私仇。

艾未未四川调查与胡锦涛大将刘奇葆结下私仇,几乎让其丢官

本来艾家和中共高层领导人都有着一定的关系,艾未未的父亲艾青是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诗人,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毛家与艾 家在延安就有着用诗结成的感情,毛泽东写的诗都会拿给艾青阅读和讨论。1957年艾青因发表所谓的错误言论,说“我们党内分成两派,一派是整人的,另一派是被整的。”毛泽东听到此话以后,让田家英到艾青家直接传旨,到中南海见驾。可是性情率直的艾青随口问了一句田家英,老人家有新诗吗?田家英回到中南海 后,原话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甩了一句,“此人不识抬举”。于是艾青便在57年的反右运动中被发配到大西北的新疆,扫了15年的厕所。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对艾青爱护有加,艾青在中共体制内享受着部长级的待遇。到了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当局对艾青也是善待至终,在其弥留之际,江、胡也曾多 次指示全力抢救。当艾青驾鹤西去之时,中共高官第一个去艾青家吊唁哀悼的便是第四代总书记胡锦涛。

按照江泽民立下的规矩,部长级以上的中共高官每家都要出一个部级的干部,胡锦涛时代也是将此政策延续。艾未未在 2008年奥运会后,因鸟巢设计而声名鹊起,胡锦涛有意送艾未未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甚至政协常委头衔,以示奖励和安慰。可是艾未未在四川大地震中看到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惨死,听到了那么多的孩子家长惨烈而悲恸的哭声,看到了四川省政府网站是怎样执行刘奇葆和蒋巨峰的命令,不负责任地将汶川市委宣传部对地震 灾害的公告网文从省政府网站中撤除,并且“辟谣”说根本没有地震,从而导致了8万人在大地震中死亡,几十万人受伤的结果。艾未未的良心告诉自己不能接受当局这种近似乎招安的美意,刘奇葆草菅人命的责任没有得到任何追究,自己绝不能视而不见。事实上,如果谭作人、艾未未等人继续调查下去,刘奇葆只有死路一 条。因为如果刘奇葆不撤除地震预报的公告,居民在震前一两天就不在房屋居住,学校暂时停课,绝不至于在大白天导致8万人的死亡。

毛泽东说艾青是“不识抬举”,而胡锦涛和刘永清则说艾未未是“给脸不要脸”。胡锦涛之妻刘永清是北京市城乡规划委主 任。2002年在朝阳区,刘永清的妹妹看中了一块地,价值几十个亿,有关部门把此事汇报给书记处,胡锦涛当即打电话给刘永清要求立刻退掉,若不退掉就在中央电视台宣布离婚,因为这种行为会直接影响胡锦涛仕途。可是在胡锦涛当了总书记后,刘永清依然在各地敛财、敛物、敛地,而胡锦涛再也不会去管自己的老婆 了。中组部副部长兼中纪委副书记张惠新找某位企业家送给刘永清的黄花梨家具,一套就价值几百万,刘永清随即送给女儿胡海清使用。

就艾未未一事,刘永清讲,要揭我们刘家的短,这种人就得给点颜色看看。有了刘永清的懿旨,刘奇葆和四川省公安厅才敢对艾未未大打出手。

借茉莉花革命,傅政华、刘奇葆联手打击艾未未,官报私仇

茉莉花革命后,胡锦涛作出批示,限期一个月破案。于是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借机伙同公安部官员、四川省公安厅和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联手打击艾未未。

从2011年2月下旬以来,四川和北京也是抓人最多的地方。在傅政华的指示下,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和经侦逼着至少10 多名被抓的网络活跃人士及宋庄的艺术家们说艾未未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和总动员,不惜伪造假笔录,把源头都指向艾未未,让他们指定艾未未策划、指挥他们在网上传播有关茉莉花革命的网文,声称艾未未动员全国老百姓颠覆共产党。北京市公安局、四川省公安厅和安全厅对艾未未做出了从事颠覆性倾向活动的结论 后,抓捕艾未未和用什么罪名来惩办他(早在90年代中期,江泽民曾有过指示,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就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了。胡锦涛此次亲自在傅政华禀承的报告上率先签字,其他八位常委不得不跟着签了字,这是把傅政华报告中的艾未未发起茉莉花革命事件上升到比西藏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更甚的“党 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上。

这次傅政华等人官报私仇,给胡锦涛上了一个巨大的套子,等于把胡锦涛逼到了绝路。此次艾未未事件,完全是因刘永清家 族的腐败和傅政华与艾未未的个人恩怨,绑架了整个中共最高层。刚正不阿的艾未未正是因为揭露和挑战官场腐败和草菅人命而令他们恨之入骨。而胡锦涛依然沿用着毛泽东文革的套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纵容刘永清家族的腐败、傅政华的无法无天,并最终在处理茉莉花和艾未未事件上导致中国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 中国国际形象的大倒退、大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