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Mao Hengfeng Returns to the Devil’s Lair – Until Now There Is No News of Her Current Situation

February 28, 2011

This article describes how Mao was sent back to RTL facilities within two days of being granted medical parole. Anhui Province’s RTL facility officials sent Mao to her residence in Shanghai on February 22 because she suffers from Level III high blood pressure. However, after only two days, the same RTL facility issued a notice to terminate Mao’s medical parole, and for her to again return to the RTL facility. The reason was because the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discovered Mao participating in illegal activities irrelevant to her medical parole.” According to Wu’s article, “Mao Hengfeng had no time to even think about any such illegal activities,” and yet was sent back to the RTL facility. In conclusion, Wu notes that up until now there has been no correspondence from Mao, and makes an urgent appeal for everyone’s attention.


上海公安机关在2010年2月25日以毛恒凤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大门口“扰乱公共秩序” 为由,对毛恒凤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决定(附件1),紧接着上海市劳教委在2010年3月4日又以毛恒凤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大门口“扰乱社会秩序” 的莫须有罪名为由,对毛恒凤作出一年六个月劳教决定后(附件2),公安机关在次日(3月5日)撤销其在2月25日对毛恒凤作出的行政拘留十天的决定(附件3),并把已执行的拘留期折抵劳教期(企图规避“一案两罚” 的指责),2010年4月27日毛恒凤从拘留所被转送到远离上海的安徽省女劳教所羁押(附件4)。毛恒凤因在劳教所里坚持抗议非法迫害,曾许多次遭受到恶警包括受恶警指使的因吸毒而被劳教的人员的侮辱、殴打、酷刑虐待,加上劳教所内恶劣的人文、卫生环境,导致毛恒凤浑身是伤,多重疾病缠身,甚至危及到生命。为此安徽省女劳教所在毛恒凤及家属毫不知情之下於2011年2月21日出具所外就医的书面证明(盖有红公章),其中明确毛恒凤患有高血压三期病(附件5),并在2011年2月22日早上6时多把毛恒凤送到上海的家门口。据毛恒凤回家后提到,在回到家之前,安徽省女劳教所曾分别把毛恒凤送到当地两家医院检查身体(具体医院名称不详),检查结果毛恒凤患高血压三期病(上面血压230毫米汞柱)、头颅内有积血、脑梗塞,身体左边肢体麻木、行动不便、呕吐不止等严重威胁生命的状况,医院要求毛恒凤住院接受医疗,毛恒凤以自己家人不知情、不在身边等由拒绝住院治疗。接着毛恒凤在被捆绑的状态下强制接受不明药物输液,随后在2011年2月21日深夜12点被送上安徽警车直达上海的家门口。毛恒凤的丈夫在安徽省女劳教所出具的所外就医证明上签名并写:2011年2月22日上午7时毛恒凤由安徽女劳教所送到家门口,还为送毛恒凤回上海的安徽警车和当时真在拍摄的警察照相留念。安徽省女劳教所没有把医院对毛恒凤作体检和治疗的病历资料等交给毛恒凤或其家人。

毛恒凤回家当天,前来探望的好友们为其在家附近的饭馆“接风洗尘”。毛恒凤自回到家后,就有数十个警察24小时守侯在家门口,毛恒凤的行动都在警察的监视、跟踪之下。由於毛恒凤在劳教所长期不见太阳,呼吸不到自由新鲜的空气,回到家后,又因居住的房屋朝向北面,终年缺少阳光,2011年2月23日毛恒凤想出门散步、沐浴久违的太阳、上医院检查身体,都遭守侯的警察阻拦、禁止。次日(2月24日)下午三时三十分许,大批上海、安微两地警察涌入毛恒凤家中,闪光灯、摄像不断,安微省女劳教所身穿便服的警察手持在2月24日中午11时53分从安徽省合肥市传真给上海63098463的复印件,向毛恒凤宣读终止所外就医通知,其中内容:(毛恒凤)在所外就医期间,上海公安机关发现其从事有与所外就医不相符的违法行为,该书面通知上的落款处是安徽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的黑色圆章(附件6),随后警察就想把毛恒凤带走,为此毛恒凤的丈夫责问警察:你们既然是执行公务、又要把人带走,在警察向当事人所岀具和宣读的所外就医通知书上就应该是盖红色公章的原件,而不应是盖黑章的复印件,警察表示:盖黑章的复印件也可以把毛恒凤带走。毛恒凤是在几十个警察和各种人员的“簇拥” 下离开了才刚回了两天的家。一出泯灭人性的人间“闹剧”正在上演!

毛恒凤是在2011年2月22日被安徽省女劳教所出具所外就医证明后送到家门口的,这说明她的身体状况很差,需要在家人的陪伴和照料下接受体检和治疗,但回家后的毛恒凤连想出门、上医院作体检都遭警察阻止而未成。可安徽省劳动教养管理局却在两天后(2011年2月24日)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中表示:(毛恒凤)从事有与所外就医不相符的违法行为。这既无具体“罪名” 、更无证据支持的胡编乱造,却瞎扯毛恒凤有不符合所外就医的违法行为,但参照安徽省女劳教所对毛恒凤出具的担保书中的条款(附件7),虽然还没有仼何人愿意在担保书上为毛恒凤签名担保,可毛恒凤还没来得及想到要违反这些相关条款,却已被安徽省劳动教养管理局以莫须有的“违法行为”把毛恒凤收回劳教所继续执行劳动教养期。仅凭一张黑公章的复印件就可以随意把人带走,这是全然不顾毛恒凤患有多种危重疾病和伤痛缠身,莫视她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人的尊严在此时“荡然无存” ,人性的残酷卑鄙在这里展示得“淋漓尽致” !

毛恒凤被带走后至今音讯全无,十分为她的人身安危担忧,为此提出紧急呼吁,请求爱好和平与正义、富有爱心的各方人士予以关注,谢谢!

随文附件7份,以供了解实情。

2011年2月28日

附件1

行政处罚决定书
上海市公安局,2010年2月25日
上海市公安局以毛恒凤“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大门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对她行政拘留10天。

附件2

劳动教养决定书
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10年3月4日
毛恒凤因在审判刘晓波的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外呼口号被上海劳教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决定对其劳教一年半。

附件3

撤销行政拘留决定书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2010年3月5日
因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已决定毛恒凤劳教一年半,公安局遂撤销对其行政拘留决定。

附件4

上海劳教所答覆吴雪伟的信
上海市女劳动教养管理所,2010年6月18日
毛恒凤被上海当局决定劳教后2010年4月27日却从上海市女子劳教所被转送到六百多公里以外的安徽省合肥市女子劳教所关押。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向上海劳教当局提出质询,上海劳教所覆函将通知责任推到安徽劳教所。

附件5

劳动教养人员所外就医证明
安徽省劳动教养管理局,2011年2月21日
毛恒凤因患3级高血压被安徽劳教当局出具证明所外就医。3期高血压属高危病。

附件6

终止劳动教养人员所外就医通知书
安徽省劳动教养管理局,2011年2月24日
毛恒凤因高危病获所外就医仅两天,又接获两天前出具证明让其回家的安徽劳教当局停止其所外就医的通知书,将其重新投入劳教所。理由: 毛恒凤“从事与所外就医不相符的违法活动”。

附件7

担保书
安徽省劳教所的格式化文件,无日期
给安徽省女劳教所的担保书。除已填入“毛恒凤”名字,未有担保人姓名和其他信息,也未签名。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