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对欧盟和欧洲议会的呼吁中国人权在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文本和视频)

January 28, 2015

香港言论自由和民主面临的挑战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

2014年12月3日在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发言

谢谢主席女士,早上好。

非常感谢有机会在香港事态发展的重要关头发表意见,交换看法;也很荣幸与罗沃启先生和黄伟贤博士一起出席本次听证会。尽管我过去曾参加过委员会的会议,但这回是我首次作为香港人发言,为此感到十分骄傲和谦卑。我所在的组织中国人权,分别在香港(从1996年开始)和纽约设有办公室,从事人权工作已经超过25年,支持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的中国民间社会推动变革的人士,推进人权的保障体制,特别是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最近,我们积极地参与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落实《消除对妇女歧视公约》的情况,我们也对人权事务委员会关于香港履行《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义务的后续行动进行了监督,包括委员会对普选问题的关注。

本周香港事态的发展尤其表明,情况错综复杂,瞬息万变。这个周末仅在几个小时之内,一场受到世界广泛赞许、持续长达两月之久的和平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情势急转直下,香港警方在清除抗议场地时与民众发生对抗,造成多人被捕。就在我们现在开会之际,学生领袖之一黄之峰发起的绝食抗议正在启动之中。您们可能已经听说,占中运动的组织者已经向警方自首,表示要为本次公民抗命行动承担法律责任。


2014年10月10日,金钟。中国人权拍摄。

香港特区政府不是从根本上解决政治和法律问题,而是依靠野蛮警力来对付抗议民众,正如黄博士此前在听证会上所指出的那样,表明港府以专业和政治化的态度来对待抗议民众。通过禁制令清除占领中环和旺角抗议营地的做法也遭到人们的诟病,被批评为不当使用法院来解决政治问题。中国政府的反应也几乎是完全照搬专制政府老一套应对手段:当局封锁抗议消息,不让其流入大陆;与香港占中运动相关的词语,包括“雨伞”,甚至连“香港警察”等词本周也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封杀。北京还通过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官方宣传新闻媒体,毫不掩饰地表明其强硬立场,声称永远不会撤回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并将香港人的“公民抗命”运动定性为“动乱”,将其与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和台湾的太阳花革命相提并论。北京还老调重弹,指责反华势力、美国以及西方政府干涉中国“国内事务”,煽动或资助这次民众抗议活动。


2014年9月28日晚8时15分,在金钟的示威者和物资。在警方于当日下午6时在邻近的湾仔区施放第一轮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后,金钟的示威者预计警方会到金钟强制清场。中国人权拍摄。

然而,这些官方行动不仅反映出政府管治的彻底失败,而且从长远看,也无法阻止正在发展的民主进程,民主的列车已经启程。

香港民众的抗争策略已经更具活力,更有创意,灵活多变,给人印象深刻;这一社会运动还保持了积极和幽默的精神,这在香港人将“雨伞运动”称为“购物运动”的做法上可见一斑。这是针对梁振英在旺角清场后呼吁香港市民为恢复商业前往该地购物所做的回应。所以,香港人走出家门,在雨中打着伞,到旺角“购物”。他们时而聚集,时而分散,不停行走。警察赶到时,他们便转移到其他地点,或站立街头的人群中间。熟悉香港的人知道,香港街头有大荧幕播放电影预告片段。抗议民众在街头观看电影“饥饿游戏”的广告片,并站在那儿高举影片中三指的抗暴手势。独裁政权无法阻止和控制的两件事是:公民抗命和幽默。

更为重要的是,当局的所作所为使得整整一代人年轻人变得更为激进。这代人在自由独立的公民社会环境中成长,通过信息技术相互连接,他们广泛利用社交媒体进行有创意、360度公民新闻发布来记录、报导、组织和激励社会运动。


2014年9月26日,添马公园。中国人权拍摄。

为了解这些发展,建设性地推动达成和平解决方案,我们应当超越两级化和静止固化的模式来看待运动组织者和参与者在如何推进占中运动问题上因不同看法而引发的争论。显而易见,一个令人振奋、举步艰难的民主进程正在香港启动,我们不应对这些领域已形成的共识视而不见。

第一,维护香港的生活方式和核心价值已经形成共识,其中包括1984年中英香港联合公报和香港基本法所承诺的法治、民主、人权等。捍卫这些权利和价值对于香港经济稳定和未来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第二,背景不同、年龄不一、对占中持不同立场的的香港人,都认识到实现普选和民主不是短期可达到的目标,而是一个需要几代人付出努力漫长而艰苦的过程。请允许我讲述一点个人的经历,与大家分享见闻。我在香港与出租车司机、街头小贩、各年龄层的人进行过交谈。我在金钟看到一群小孩与他们的父母一起制作装满黄丝带的篮子,作为“雨伞革命”的象征分发给人们。我看着这些幼小的孩童问他们的妈妈:“孩子们知道在干什么吗?”她说:“哦,您不妨问问他们自己吧。”我问了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我说,“小朋友,你多大了?”男孩说:“我5岁。”我继续问道:“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现在做这些这么漂亮的黄丝带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他毫不犹豫地说:“我知道。”“哦!你知道?好!说来听听”,我说。小男孩回答道:“代表我要真普选。”站在小男孩旁边的小女孩悄悄地看着,然后说:“我识字!上面写的是‘我要真普选’。”我说:“好!”小男孩随后说:“现在到处都贴着‘我要真普选’。”我很吃惊,对孩子的母亲说:”他们只有5岁!”她说,“我们来这里支持学生和这一代年轻人,但我们必须让下一代做好准备。

此外,香港这一阶段争取民主和普选的和平和可持续的成果,也对大陆有着重要的意义和影响,100多名支持占中运动的大陆公民遭到审查、拘留和逮捕就是证明。香港的抗争涉及台湾和整个区域的稳定。可以肯定,这一事件让台湾不仅没有打消对“一国两制”模式是否会受到尊重并能切实实行的疑虑,反而更加不安。

至关重要的是,欧盟必须反驳宣称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观点——昨天,香港特区政府拒绝了会见英国议会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赴港执行调查使命之后,该委员会就此事件举行了辩论,有说服力地论证了香港问​​题并非中国的内政。在辩论中,议员们重申,他们作为议员有道德和法律义务,了解香港的情况,特别在确保落实《英中香港联合声明》方面发挥作用,以期对香港人民所作的承诺得到信守。议员们表示,任何其他的说法都是“荒谬”和“明显不负责任的”。

因此,请允许我冒昧地建议,像您们的英国议员同事一样,欧洲议会也有相似的角色和责任。我特别提请议会注意《里斯本条约》第21条,其中规定了欧盟的法律框架和义务,包括在处理对外关系时,保持整个欧盟政策的一致性。第21条指出:

那些促进了欧盟的创立、发展与扩大的原则也应指导联盟在国际舞台上的行动,同时,欧盟寻求在更广阔的世界范围内促进这些原则的发展,包括民主、法治原则、人权与基本自由的普遍性与

可分性、尊重人的尊严、平等与团结原则、以及尊重《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的原则等。”欧盟应谋求与赞同本条第一款所制定原则的第三国、国际、区域或全球性组织发展关系,成为合作伙伴;并应促进达成针对普遍问题的多边解决方案,尤其在联合国框架之下。

欧盟应制定和追求共同的政策和行动,并应在国际关系所有领域高度合作,以期:

维护其价值观、根本利益、安全、独立和完整....

在欧盟力图就香港问题在国际关系各个领域中制定和追求共同政策和行动之时,我想指出,虽然中国和香港作为欧盟贸易伙伴的重要性不容低估,但是一个不透明的政府,一个对其人民不负责的政府,一个不守信承诺的政府,将不会是一个好的贸​​易伙伴。

我们注意到,欧盟—中国的人权对话将于下周一和周二(12月8日和9日)在布鲁塞尔举行。我们作为一个公民社会团体,尽管充分理解这些双边活动面临的巨大挑战和挫折,我们惊奇地得知,香港问题目前仍未提上议事日程。鉴于言论自由、网上和网下结社自由等问题已包括在议程草案之中,如果不讨论香港问题,将会特别令人困扰。我恳请参加人权对话的欧盟代表团机不失时机地利用这一对话,向中国政府发出强有力的信号,使其认识到重启与“雨伞运动”领袖、参与者以及香港民众接触的重要性,找到一条建设性共同向前的路径。

我们还记得,欧盟人权特别代表斯塔夫罗斯·兰布里尼蒂斯(Stavros Lambrinidis)先生2013年9月对中国进行了意义重大、具有建设性的访问,或许应当鼓励他在支持香港人民抗争方面发挥类似的作用。

最后,正如黄博士已经提及的,我们应该记住:这次公民抗命并不是香港人民首次团结在一起,反对剥夺他们的自由和权利。请记住,香港是中国仅有的地方,在过去的25年中每年六四都有超过10万人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集会。2003年,5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反对北京支持的基本法第23条国家安全立法,如果这项立法通过,将给当局提供强有力手段来压制言论自由和独立媒体,侵犯隐私权和打压持不同政见人士。最后,由于香港人不分老少,团结一致,以及企业、学术、劳工、法律界的联合行动,迫使立法草案被搁置。曾坚决拒绝下台的前特首董建华不得不于2005年辞职。


2014年6月4日,在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守夜。中国人权拍摄。

两年前,当时只有16岁的黄之峰,在2012年9月创立了学民思潮。他们组织静坐、绝食,并针对当局所提出的强制性国民教育运动发起了一个大规模的宣传活动。而且如前所述,学生们批评德育课程的“政治说教动机”,并激昂地拒绝洗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收集了超过10万人的签名。黄之峰在人数众多的示威人群前宣布:“我们在创造历史。我相信奇迹会出现。这里就是转折点。”黄之峰说得对。当被问及他领悟到什么时,黄之峰回答说:坚持不懈的涵义,每个人都可以关心社会,成为社会的真正公民。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支持他们,我们必须对得起良心,确保他们付出的代价不会白白流失。

谢谢。

 

©中国人权版权所有。若转载,请致函 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获授权协议

谭竞嫦简介

谭竞嫦 (Sharon Hom ),执行主任、法学荣誉退休教授。领导中国人权的人权和媒体呼吁工作,以及与非政府组织、各国政府和多方利益相关者倡议组织的策略性政策合作。(照片来源:谭竞嫦)

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会议(2014年12月3日)
谭竞嫦的发言在09:51:53-10:07:42
Return to CRF 2014, No. 2 Issu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