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蘇尚偉(蘇昌蘭之兄):蘇昌蘭案庭審記

April 21, 2016

蘇昌蘭說: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更愛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公民。今天因為同情生長在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壓的人們,可是國家機器卻把我推上敵對審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閃閃的國徽漸漸地離我遙遠。


今天2016年4月21日,上午九時,蘇昌蘭煽顛案在佛山中院開庭審理,法院周圍實行交通管制,封路,路上到處都是警察和手拿對講機的便衣,氣氛十分緊張。在法院西門,停放著消防車水砲,二十多輛公務車、警車等。

蘇昌蘭從2014年10月27日被佛山市南海區桂城派出所以治安傳喚帶走(在微信中轉發幾張香港佔中圖片),到今天開庭審理,蘇昌蘭被羈押快一年六個月。

在法庭上控、辯雙方圍繞《起訴書》中指控有關蘇昌蘭的言論是否有罪展開辯論。

其中讓我感覺非常深刻的一段,劉曉原律師說:從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從現在剛好是五十週年,今天在這裡對言論上綱上線問罪、羅織罪名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這是非常典型的打擊報復的案件,最終是經不起歷史拷問的;而且蘇昌蘭的言論也沒有主觀上要顛覆國家政權的願望,從客觀上更沒有人要顛覆國家政權,控方拿幾句斷章句子去盲目推斷蘇昌蘭有罪是不成立的。本辯護人認定蘇昌蘭是無罪的,而且所有的證據也不能夠證明蘇昌蘭有罪,因此本辯護人為蘇昌蘭作無罪辯護。

蘇昌蘭也作了自我辯護。自從1992年以來,廣東佛山市南海區三山島萬多畝被一紙暗箱操作預徵協議,亂圈濫占了三山島的良田。2005年強行填土,致使三山島的良田大部分被拋荒。她耳聞目睹這一切的情況而使她一個弱質多病女子走上維權道路。也曾經因為維權而把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有關政府部門告上法庭。

因為維權長期被打壓、監視、監控。關注建三江,關注曹順利,聲援馬勝芬,關心佛山市禪城區瀾石鎮三千戶人家中被強拆無家可歸的葉六妹。她們的遭遇使我感同身受,她們受到打壓使我深感同情,法官、檢控官請你們換位思考。

關注農村村民自治組織選舉的情況,主要是寫農村賄選、買賣選票中違法行為,主要是寫廣東佛山市南莊鎮東村選舉實際情況,並沒有造謠、誹謗。

蘇昌蘭說: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更愛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公民。今天因為同情生長在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壓的人們,可是國家機器卻把我推上敵對審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閃閃的國徽漸漸地離我遙遠。正義的力量也使我看到了希望之光。我是無罪的,然而一些腐敗分子硬是給我構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我是一名農村的普通婦女,只是想維護每一個公民的合法權益,從來沒有要顛覆國家政權……最後請法官能夠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則,多謝法官,多謝劉曉原律師、吳魁明律師的精闢的辯護,多謝關心我的各位朋友。

庭審沒有當庭宣判,但法官出於人道主義同意蘇昌蘭短暫會見家屬的請求。我作為她的親哥哥,聆聽著她還惦記著九十歲的老爸,說不能盡孝道去照顧他老人家。她哪裡知道在2016年農曆正月十一日,父親已經病逝,她由於坐冤獄,有關部門也不批准律師的申請,不允許她見父親最後一面。我只能說,去年我每月都回去探望老父親,但是不敢告訴她父親病逝的消息,因為,她的心髒病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只能不告訴她了。短暫的祝福,就道別了:保重,妹,很快就會到光明的!她也叮囑家人多保重。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