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宝胜:宗教中国化的实质是将宗教改造成为党的工具

May 26, 2016

不久前,习近平主持召开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习重点提出了“两个目的”和“一个手段”。所谓“两个目的”,一是保证中共对宗教事务的绝对领导,二是保证宗教的中国化方向;而“一个手段”,则是宗教管理的法制化手段。其中的宗教中国化,是习时代有别于江胡时代的宗教大政方针,在2015年中央统战会议上习近平也高调强调了宗教中国化。

宗教中国化是宗教界配合习的“中国梦”提出的理论,始作俑者是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2013年1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与燕京神学院合办的“基督教与和谐社会建设”国际论坛,卓新平强调了“中国化”的意义。2014年在拆十字架期间,卓新平在浙江温州基督教会柳市堂举行的基督教中国化专题研讨会上指出:一、要确定晚清中国先辈为温州基督教开创者而非外国宣教士;二、要在本地提供宗教服务,不去其他地方。三、要尽量多融入中国文化的符号,不刻意凸显宗教文化发源地的符号(即十字架)。

2015年3月卓新平发表《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一文,指出基督教中国化就是要做到:“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即基督教等宗教要认同现行的政治体制和社会主义制度,不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即基督教等宗教要学会“积极适应中国现行社会体制”,主动地融入到社会各个层面中,而不是把自己作为在中国的一块“飞地”。对中国文化的表达即各宗教要建立起中国特色的理论思想体系、体现中国文化色彩的宗教建筑风格和各类宗教文化。

从卓新平对宗教中国化的论述可以看出,所谓宗教中国化,就是诸宗教要按照中共意识形态及其政治体制的要求,全面从教义和形式方面进行改造,破除任何与共产主义及当前党的理论相冲突的地方,拆除任何与当前社会与文化环境不和谐的宗教形式。就其实质,是各个宗教的社会主义化、共产党化。这也延续了当局一直以来对付宗教的手段:对新兴、弱小宗教定为邪教彻底铲除;对传统大宗教全面改造、为党所用。

就基督教而言,宗教中国化政策具体表现在“五进五化”、拆十字架运动上面。何谓“五进五化”?此乃浙江乃至全国各地教堂被指令的政策,即: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知识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教堂建筑特色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很明显,这是在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所谓传统文化改造基督教神学和教义,并让科学即所谓无神论、唯物主义进教堂,从而否定神的存在、否定创造论、否定神迹,而一个宣称上帝不存在的基督教,究其实质就会成为一套道德伦理学说。不提耶稣的神性、不提神迹和上帝的审判、不讲创世记和启示录,只讲爱、道德说教和修身养性,只讲爱国、爱党、爱教……这样的教义显然已经有违基督教。

据海外媒体报道,温州多处教堂设置法制宣传栏,主要展示政府依法管理宗教的各种举措;温州警世堂以及龙湾区河滨教会内已设有党政机关办公桌,信徒们在聚会前,党政干部会宣讲法律法规。总之,“五进五化”是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重要构成,目的就是要从神学教义上、建筑形式上、宗教组织性质上进行全面修正、改造,使基督教非基督教化、使基督教共产主义化,成为不伦不类、面目全非的山寨版基督教。

拆十字架运动也是基督教中国化的必然构成。在拆十字架开始之际,官方三自会总干事阚保平就发文《关于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问题的探讨》,认为目前哥特式(被拆毁的温州三江堂式样)教堂“是殖民主义时期的教会记忆”,“俯瞰全城的教堂高度反映了教会凌驾于社会和教会,要在社会中掌王权、坐首位的思想”,“基督教只有中国化才能够成为中国基督教,才能够在中国大地生根。基督教在中国只有扎根于中国文化传统,才能获得适合中国人的对福音的表达方式和信仰方式。当中国建筑风格成为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主流风格的时候,我们才能说‘这是中国基督教’,因为外在形式表达了内在思想观念的改变”。

除了基督教,对天主教、伊斯兰教、藏传佛教等等,近年来中国当局也加大了中国化的力度。天主教(Catholic)认为普世只有一个教会,就是以教宗为首的大教会,全世界信众都要听从教宗。而如果不听从教宗命令的独立王国式的天主教,其实质则不是天主教。所以中国政府操纵的切断与梵蒂冈联系的天主教爱国会本质上并非天主教。当局在推动天主教中国化的同时,将一切与梵蒂冈有联系的地下天主教会,视为洪水猛兽了。与梵蒂冈有密切联系的河北天主教保定教区杨建伟神父于4月15日神秘失踪,而去年11月8日在山西汾河中神秘溺死的蔚和平神父也与教廷有很好关系。

对伊斯兰教,当局认为已经充分汉化的中原“回教”是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典范,在新疆,不仅斋戒被严格限制,男人留胡须、女人的穿着打扮都在当局严厉管制当中。有学者预言,下一代新疆人中大部分会不知道自己是穆斯林,也不知道伊斯兰教的特色是什么。对藏传佛教,主要是切断与达赖喇嘛的联系,并在寺院里大肆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其他宗教,当局也以宗教中国化的大政方针来全面地改造,以所谓中国化来使各宗教共产党化。

宗教中国化政策常常打着宗教本土化的招牌,其实宗教本土化是宗教学里的一个正常现象,属于宣教范畴,如《圣经》翻译成中文、赞美诗歌用当地的旋律等等。宗教本土化的目的是更好地传播教义,其前提是教义不得修改和歪曲,各宗教的本质不得被改变。但习近平当局的宗教中国化政策,却是按照党的旨意全面改造各宗教,使各宗教不仅违背自己教义、组织形式和建筑外观风格,而且添加共产党的众多元素后成为四不像。所以,当局所谓的宗教中国化,与宗教学上的宗教本土化实际上风马牛不相及。

今年5月16日是文革发动50周年,人们都在担心文革是否要在50年后的今天重演。习近平上台后一改江胡时代的宗教政策,强拆十字架、抓捕各类信徒从不手软,大力推广所谓的宗教中国化政策,一切使人们仿佛置身于文革的阴影中。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我们奉劝当局,文革不能重演,请收回你们镇压宗教的宗教中国化政策,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4期  2016年5月27日—6月9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