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洪:李洪林:百年道路话沧桑(十九)

February 7, 2017

编者按:李洪林先生是中共党内改革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积极投身于八十年代中国思想解放运动。李老于2016年6月1日病逝。为纪念李洪林先生,我们特转载这篇专访。

双周刊编辑部

(接第201期

落实宪法,最现实的改革切入点

我认为政治制度非改不可。一个党没有理由永远垄断国家的权力,不改革一党专政,迟早会酿成动乱。但我反对推倒重来,那将给整个社会生活造成巨大的震荡,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们需要的改革是使整个社会生活平稳有序地转上民主宪政的轨道,这里面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习近平所许诺的“落实宪法”,这是最现实的一条路,是最佳的改革切入点。

落实宪法,首先应该落实宪法第35条,兑现言论自由,出版(包括新闻)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这就是最现实的改革,也是最容易的改革。为什么呢?因为这件事不需要党和政府去“做”什么,而是需要党和政府的“不作为”。“社会主义”一个特点就是什么都管,光为控制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就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连小两口要想生个孩子,都必须提前上公安局去申请“准生证”!由于管的太多太滥,又凭空制造出许多新的矛盾和冤案,有了冤案就有“上访”,为了拦截和遣返“访民”,又要增加好多警察和便衣。用民间风凉话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现在国家预算里对付老百姓的“维稳”经费,居然超过了国防经费,就说明当局管得太多了。想靠“加强管理”来“维稳”只能恶性循环,越维越不稳。其实“提起千斤,放下四两”,只要把手松开,落实宪法,不该管的不要自找麻烦,想开一点,还社会以自由,政府只消依法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就行了。

当然,兑现第35条,只是真正改革的开始,还有党政分开以及真正实行普选这些大事要做,不过这些事比较复杂,要有序地一步一步去做。但只要第35条落实了,中国这艘巨轮就驶入人类普世文明的航道了。这是一场真正革命的开始,因为它意味着中国将彻底告别几千年的专制,真正走向自由民主的共和。

能否和平转型,关键在领导

但事情最终取决于改革和反改革两种政治倾向的力量对比,其中关键是中共领导班子的倾向,因为在一党专政制度下,权力高度集中,只有中央主动改革,才能和平转型。如果中央不想改革,下面就是想改也没法改,因为谁也没有这个权力。这样下去,那就只好听任矛盾积累到“临界点”,最后来个总爆发:或是酿成动乱,或是引起革命。把政治危机拖到总爆发的程度,责任当然在领导。但是,尽管事后能追究领导人的责任,整个社会也都要为它付出沉重的代价!可以说,这种后果,凡是头脑健全的人都不愿意看到。

指出和平转型的关键在领导,并非祈求谁来恩赐。自由民主都是争来的,没有谁发善心给你恩赐。因为“政治”追求的是权力,计较的是得失,成败所依靠的是智慧和力量。至于是非善恶,热心于权力的政治家,多半没有功夫去考虑。我所谈的这些看法,并无感情色彩,只是把中国现状作为理论研究的客观对象,冷静分析之后,从是否有利于社会和国家的角度作出判断。并不牵涉对政治人物的历史表现和道德操守的评价。政治最讲现实,因为,不论纲领也好,路线也好,方针也好,政策也好,只能从已经存在的现实出发。目前中国的现实是:历史已经来到非改不可的转折点,而现在中国的掌权者是中共。党内外还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和它分庭抗礼。在这种条件下,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掌权者,为了避免危机突然爆发使社会陷入动乱,最好的选择就是掌权者主动改革。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指的就是那种识大局,辨潮流,能够不失时机,顺水推舟,成就大业的人物。至于他们的道德操守,以及过去的行迹如何如何,在政治人物身上,是不占多大比重的,换句话说就是:重在现实表现。

我的话说了不少,概括起来也很简单: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的主体是人,人是历史的创造者。被称为“资本主义”的现代社会,最高价值就是自由。矗立在美国哈德逊湾的自由女神,就是自由的象征。她吸引着全世界渴望自由的人们,温暖着他们的心。正因为资本主义崇尚自由,充分解放了人的天才和潜力,才创造出空前丰富多彩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至于曾经吸引过全球三分之一人口的“社会主义道路”,它垄断一切,钳制思想,扼杀生机,乃是背离人类文明大道的邪路,根本走不通。中共还是最早觉悟的,所以1979年就开始改革,但又不好意思公开承认放弃社会主义,尤其舍不得一党专政,所以半路上又停下来了。习近平上任时宣布,要“落实宪法”,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要闯改革的“深水区”。如果真能兑现的话,中国通过和平转型回到人类文明共同大道的日子,也就不会远了。

不过,中国的政治很难预测,客观上虽然已经来到一个历史转折点,而且有可能和平转上这条阳关道,但是掌权者究竟如何选择,局外人是看不透的。

理论所呈现的都是把丰富多彩的现象剥去之后所留下的本质,用语言或文字表述出来,也就是少量概念和干巴巴的几句话,不但没有什么修饰和润滑,而且相当生硬甚至难听。不过作为一介书生,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资金,也只能把话说到这里,谁爱听谁不爱听,我都不介意。至于局势究竟怎样发展,那就不是我的愿望所能左右了。

(全文完)

——转自《当代中国研究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2期,2017年2月3日—2月16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