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南平:赵家骗了百家姓

June 12, 2017

赵家有两大特点:家长制、人口多。这是其他姓氏不具备的。

赵家以前很穷。后来,在打开了封闭很久的大门之后突然暴富了起来。为什么呢?百家姓中的一些经济学家研究多年,只提出了一个问题:“钱是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了?”问题是提出来了,却一直没有答案。

其实赵家富起来的原因很简单,就两个字:印钱。这个世界没有比印钱利润更高的行业了。一般地别的姓氏是多生产出了一根钉子就多印一根钉子的钱;而赵家呢?生产出了一根钉子却要多印出成千上万根钉子的钱。

多印出来的钱怎么办呢?如果不处理好,那么这一根钉子就要卖成千上万元的赵家币。

赵家处理这些多印出来钱的办法有两种:

一是挖一个名为“房地产”的坑埋起来;二是拿到外面去撒(送),也就是所谓的大撒币。房子总有一天会过剩,埋进房地产坑里的钱就会满出来。如果满溢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撒币的速度,不及时地消化掉这些溢出来的钱,赵家就会出现通货膨胀。接着泡沫破裂引发金融危机,赵家超印出来的钱就会成为一张废纸。最后导致赵家家长制度的崩溃。于是赵家便又想出了一个“一带一路”的招数,表面上说是搞一个经济圈,实则是将多印出来的钱稀释到别的人家去——将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经济泡沫转移到别的人家。

因此“一带一路”对于别的姓氏来说,表面上来看是赵家在帮助别人修桥、铺路、建厂,实则是将自己家里的脏衣服拿到别人的家里去洗。洗着洗着泡沫就在别人的家里冒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有远见的姓氏要阻止赵家“一带一路”计划的原因。

说起赵家的房地产,百家姓中一些有家长倾向的人都羡慕的很。恨自己不能随意拆迁,恨自己手上的权力是百姓给的,而不通过枪杆子夺来的;对外大撒币呢,据说也有外姓的家长很羡慕赵家家长可以不顾自家居民的死活,将钱送给其它姓氏。收到钱的人会笑脸相迎,好语相送。使大撒币似乎很有面子,有一种百家姓来朝的感觉。

将超印出来的钱埋进房地产的坑里,坑挖的越深,房价就越高。这就使赵家的居民通过房价的高涨而误以为自己很有钱,于是出门后腰杆就硬了,也敢于花钱。同时也就感受到“赵家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进而再打心底感谢赵家的家长。

将超印出来的钱四处撒,可以有效减少超印的钱在赵家的数量,以缓解通货膨胀压力。另外,其他与赵家处境相近似的姓氏会对赵家——吃了的“嘴软”,拿了的“手短”——对赵家做的恶事不闻不问,给赵家营造出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从而对自家内部可以更加的专制、强横、野蛮。

在赵家内部,除了往房地产的坑里埋钱,还需要有两个辅助套路:

一是、坚决不能将赵家百姓的福利搞好。要让赵家居民对未来充满了担忧——老了没人管、病了医不起——于是赵家的居民不敢尽兴花钱,将足量的钱存进银行以备不时之需。在家长制的赵家这些钱无疑就成了大小家长们自己的钱,他们将钱拿出来随意抛撒。赚了钱、就是自己的,赔了钱、就由赵家居民分担。印钱、再印钱,让赵家居民存的钱缩水、再缩水。

二是、不断地折腾,将公共设施拆了建、建了拆。举个例子吧,住在赵家的人都会发现,一个城市每换一个家长都要在这个城市的主干道上折腾一次。假设这一任喜欢在道路中间种花木,下一任则一定不喜欢。它们的好恶对比是如此的鲜明:种、不种;种、不种……有序地轮回着。

是偶然巧合,还是上一级家长智慧超人选对了人。成就了另外一种“轮换制”?

并不是。

也并不是这个城市的家长喜欢着什么或厌恶着什么。它们并没有情感。如果一定要它们有一个喜好的话,那就是它们表面上看起来喜欢折腾,其实目的在于“让一部份钱动起来”。这就好像要定期将家里的衣物翻出来晾晒一样,否则就霉烂了。

当然,也许地方的家长们并没有如此远见。它们的目的简单到粗暴,就是让钱从自己的手上流过,好从中捞上一笔。这就是雁过拔毛的现实版。

小家长捞钱的目的是为了“小撒币”——捞足了钱之后,将钱与家人转移到别的并非家长制的姓氏里。至此,小家长(小撒币)与大家长(大撒币)完成了和谐统一——用赵家超印出来的钱在外姓人家过上了幸福、美好、自由的生活。“小撒币”和“大撒币”还是有不同的地方,“小撒币”的钱是拿出去自己花,“大撒币”的钱则是拿出去给别人花。“为什么呢?”从人性上来讲,“小撒币”还可以理解,而“大撒币”则让人难以理解。“这是为什么呢?”只能这样解释:也许“大撒币”更傻一些吧。否则如何对得起那个“大”字?

赵家家长们将赵家描述的那么美好,为什么不留在赵家呢?因为它们最清楚赵家是怎样富起来的,这种停留在纸面(账面)上的富裕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时间紧、任务急。

它们的目的就是抢在崩盘之前捞到足够的钱。于是生活在赵家的人会发现一个规律:家长们一茬比一茬狠、一茬比一茬贪、一茬比一茬有紧迫感。

虚假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揭穿。唯一可以努力的是,想办法延迟被戳破。赵家的家长最担心以上两件事情产生的后果是:一、房地产崩盘,其后果是赵家多印的钱在房地产的坑里满了出来,于是赵家的钱快速贬值;二、别的人家拿着赵家撒出去的钱回来买赵家的东西,这样就会将赵家买空,于是赵家的钱迅速贬值。

要防范以上的后果,也是有两个办法。一是赵家的产品必须劣质,其他姓氏的人不会来赵家买东西;二是赵家的政治环境与自然环境必须恶劣,其他姓氏的人不会来赵家生活。

为了保险,还有重要的一环是:真正关系到所有人生活必须的产品、绝对赚钱的行业,全都部由赵家的家长们独控。

别的姓氏要买?

休想。

赵家不卖。

此时,它们会谈到尊严、主权、责任、正义……等等。让居住在赵家的人感到,是它们保护了赵家。否则赵家的人都将成为“亡家奴”,许多被催眠的居住在赵家的人会被家长们的强硬感动的泪流满面。他们发誓为了赵家的主权,不惜牺牲自己的自由。

至此,赵家富强的谜就解开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赵家多印出来的纸币何时会泛滥成灾?也许某一天醒来,居住在赵家的人会发现赵家开始进行外汇管制,赵家币对其他姓氏的货币汇率暴跌。换算下来,赵家币就是废纸一张。那时居住在赵家的居民会发现自己“一夜回到了解放前”,而那些家长们已经尽数到了不是家长制的姓氏里幸福地“生活在别处”了。

如何解决赵家制造的灾难?

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就是阻止赵家的家长及其亲人移民到其它不是家长制的姓氏里“幸福地生活着”;阻止赵家多印的钱流到别的姓氏中去稀释、祸害别的人家。让赵家家长们贪污的巨额财富只能在赵家内部流通,而失去钱的意义,最后堆放着成为一张张废纸。这才是真正的“搬起钞票,砸自己的脚”。

2017年5月2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