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泰和:我的民决团挚友王全璋

July 7, 2017

全璋被抓到今天差几天就两年了。2015年7月9号开始的那场大抓捕迄今的结果,无人能够料及。李和平已经获释,尽管是缓刑,但也至少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我和家人来到美国,开始艰难的新的生活;吴淦得以会见律师,并昭告天下,他是无罪的;王宇、包龙军夫妇隐遁无声;周世锋最惨,七年有期徒刑;张凯也只能蛰伏在家中,被噤声得厉害;谢阳已经出来;考拉、李姝云已经回到家中,开始艰难地重新融入社会……至于胡石根怎么跟我们这帮律师扯在一起,现在看来,当局是有意要树立一个推墙的头人,然后将众多推墙手一网打尽。但除了周世锋配合这一出推墙大案,似乎其他人都绝不认同。李和平明确告诉我,在狱中他从来没认罪,他本无罪。是的,所有的“709”被捕者都本无罪,但这些无辜者,却被当作罪人受到难以名状的折磨和酷刑。李和平、谢阳的遭遇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们,即便无罪,抓了你就必须治罪;必须认罪,必须伏法,否则就是人间炼狱的折磨。

上帝保佑,李和平活着出来了!当电话那头响起他熟悉的声音时,我第一句话就是:“和平,你还活着!”

是的,和平还活着。这是一个怎样的文明盛世啊,居然活着都是个奇迹!

自然地,和平又提到了民决团,提到了王全璋。用和平的说法,当今中国,他、我和王全璋是民决团三杰。我们三人,是全中国最积极鼎力介绍倡导模拟实践民决团的人。和平告诉我,他被讯问的内容,民决团是主要内容之一。当然,作为民决团一词的首创者,我被讯问的主要内容之一也是民决团。民决团三人中王全璋是否也是如此,不得而知。这就令我跟和平更加担忧还在里面生死未卜、音讯全无的民决团倡导者王全璋。

我跟全璋的认识,完全是因为民决团。大约2010年我开通新浪微博“陈泰和-民决团”,开始在网上介绍宣传民决团,全璋就跟我有网上的互动。2013年北京律师王军以任职委员的宪法委员会的名义邀请我到北京律协做民决团讲座,当时就受到官方的打压,要求取消这次讲座。后来在王军的力争下,尽管允许讲座如期举行,但当局还是使绊子限制人们参加。后来讲座参加的人数不多,大概一个屋子20人(其中有很多是神秘人物)。王全璋就是冲破重重阻挠坚持前来参加的人;他身材高大,单眼皮,一脸憨厚,带着一副眼镜。讲座后他上来跟我握手介绍自己,我才知道这就是因在靖江法院被抓导致全国数十人前往救援而被放出来的王全璋。当天我、李和平、王全璋、王军还有个美籍华人的法学教授就小聚在一起聊天。从那以后,我跟全璋就一直保持密切联系。

每次到北京,全璋都会来跟我见面。当然我们会聊到代理案件。全璋告诉我,他代理的案件几乎全部是法轮功案件,每年几十件。我跟和平尝试叫全璋跟我们一起做些其他案件,因为代理法轮功案件实际上是个苦差事,报酬不高,还整日全国奔波,减去差旅费,他所赚就没几个了。全璋也因此在北京买不起房子,车子也买不起。而更令人担忧的是,代理法轮功案件,实际上就是在跟党国作对,因此压力极大。但全璋是那种天生勇敢的人,不畏惧。我到北京,有两个很大的案件:一个是中国丰田作伪证构陷我的当事人,我的当事人入狱近两年后我代理当事人反诉丰田;另一个是北京亦庄中信新城拆迁暴力冲突中拆迁人被砍致死案件。我请全璋加入我的律师团队帮助我,全璋是那种豪爽的山东人的性格,马上答应了。他也帮我在北京会见当事人,也参与我组织的律师团队与当事人集体见面讨论。当事人很多人对全璋也是久闻大名,对他的参与感谢不已。

对于民决团,全璋有天生的灵犀参悟和理解。他的很多洞见丰富了我对民决团的认识并加深了我的理解。例如他谈到香港的政治尽管受到党国打压,但是社会层面一直和平稳定,这是因为香港有民决团让小老百姓可以通过这么个四两拨千斤的制度纠正政治层面的错误;而台湾,则是干什么就一大堆的人必须上街,因为不从立法层面参与,小老百姓就没有其他机会捍卫自己的权益。在辩论如果文革有民决团、红卫兵小将会横扫一切的时候,全璋则说,民决团在挑选的时候,法官和律师就会踢出红卫兵这样有偏见的人,如果文革真有民决团,也就没有那场荒谬的浩劫了。同样,如果纳粹时代德国有民决团,纳粹也就会被民决团如纳米正义机器一样,慢慢地润物细无声地非常微细地清除掉。这就是为什么英国与德国,尽管同为日耳曼人,但英国绝不会有纳粹的原因。我跟全璋和和平畅聊这些,很是享受;这也就是我虽身居天高皇帝远的桂林,却总想到北京去窜窜的原因。人到成年后,我觉得,精神层面的享受和愉悦远比肉体方面的更持久更心仪。跟全璋、和平、吴淦、江天勇等在一起的畅所欲言就是这样的享受。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因为除了忌惮全璋因为酷刑而残废、精神病等原因怕见光于天下之外,我想不出当局有什么理由还对全璋的案件如此盖着、捂着、严防死守不披露。如果是因为民决团,民决团三人中我跟和平都出来了获得了自由,有什么理由关押全璋?如果是法轮功,全璋不过是个代理人,中国法律都规定任何人都有获得代理律师的权利,全璋的代理何错之有?我希望中国当局有良心的人早日释放全璋。即便某些恶吏对全璋进行了没有人性的摧残,当局也没有必要对这样的恶吏护短,而是应该披露出来,让全天下人对恶吏像对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否则,这些恶吏会拖累你们。跟恶吏划清界线,实际上是跟人渣区别开来,不然就会起秽自臭,自隳自毁。而对于全璋,如果真的有毛病了,出来早日治疗,给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一个丈夫,给小全璋一个爸爸,也是对他和他的家庭最大的补救。而对我跟和平来说,我们民决团三人需要全璋,需要高山流水的知音挚友。实际上对于中共当局来说,民决团对整个国家对其执政都有百益而无一害。民决团制度,远比那些脑残教授,诸如王利明之流订立的《民法典》有利于整个中华民族得多。

最后,我想对所有有良知正义感的人说,如果想帮助全璋,请加入我们一起呐喊!好人的沉默会纵容恶人的嚣张。面对不义大声呐喊是现代公民的义务。我也呼吁有经济能力的人资助全璋的家人,他的妻子从结婚以来就是全职太太,没有工作。全璋被抓两年,对于他的家人来说,除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经济上的压力和拮据会是更大的艰难。我也感谢文足两年来为全璋——我的民决团兄弟的坚持和忠诚。全璋有这么一个妻子,真是上帝保佑!我也在美国为全璋祷告,求万能的上帝使用你的大能,让全璋早日自由、身体仍然健康、神志仍然正常,出来之后仍然能够与和平和我共同介绍、倡导、推广民决团制度!中国民决团三人,仍然是身体精神健康充满活力的民决团三人!愿上帝保佑我们!

陈泰和-民决团
于美国旧金山

2017年7月1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3期,2017年7月7日—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