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琳案通報

November 13, 2017

廣州網絡作家、詞曲作者徐琳,今年9月26日在湖南老家照顧父母時,被廣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尋釁滋事罪名抓走關進南沙區看守所。2017年11月13日上午,藺其磊律師在看守所會見了徐琳。徐琳告訴律師,從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訊;他一直是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話題大致是他創作的歌曲、發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臉書上的言論等等。徐琳談到他剛拘留時不見律師的來由:一是他早就聲明過,若被抓,他不見律師,以免浪費公共資源,也避免給律師帶來風險;二是他不承認辦案機關的合法性,他的行為全部是言論,言論無罪辯護無用;三是他認為自己無罪,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案通報

藺其磊律師

2017年11月13日上午,我到廣州市南沙區看守所遞交會見徐琳的手續,辦理手續的女警察知道徐琳不見律師的事情,經過來回幾次告知我:他同意會見了。

隨後經過照相、只能帶筆紙進去檔案袋也必須存起來、共經過兩次人臉識別四道門崗才進入看守所,不出意外徐琳精神狀態很好,向我講述了被抓的經過:今年9月26日,在廣州生活居住十多年的他在湖南老家照顧父母時,被廣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尋釁滋事罪名抓走關進南沙區看守所。從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訊,白天一班10點多到15時許,晚上第一班是22時許到次日凌晨1時多,隔半個多小時開始到天明7時許是晚上第二班。雖說是白天讓他睡夠八小時,但號房有的時間點根本睡不著覺,所以很疲憊。前幾天徐琳是不回答任何問題,後來就是聊天,除了一份確認他身份的筆錄簽字外,他沒簽過筆錄,一直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話題大致是徐琳創作的歌曲、發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臉書上的言論等等。

徐琳談到他剛拘留時不見律師的來由:一是我早就事先聲明過被抓不見律師,以免浪費公共資源,也避免給律師帶來風險。二是我不承認辦案機關的合法性,我的行為全部是言論,言論無罪辯護無用。三是我認為我無罪,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還平靜的談到:在看守所我也能為社會進步做些事情,比如一些制度的改善和落實,我要把坐牢當成一項工作來做。如果因為我坐牢使家人遭受了災難,那隻能更證明我做的是對的,更證明這個社會需要改進,而社會的改進不能沒有反動派。衷心感謝所有關心、支援我的朋友!

在外面雨聲陪伴下,我們很愉快的交談著,似乎忘了這裡是看守所,12時許,在管教警察的催促下,我們結束了這次會見,看著瘦弱而堅毅的徐琳先生的背影,敬意油然而生。保重,徐琳先生!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