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吴祚来:说说习近平和他的“朋友”陈小鲁(图)

April 6, 2018


陈小鲁

写在前面:没有任何意外,习中央操控的这次全国“两会”既完成了“修宪”,删除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保证了习近平可以“合法性”地无限制连任。中共又一次实现了个人极权,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演变成习近平或习、王(岐山)联手终身领导党国。邓小平开启的政治寡头制、权贵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宣告终结,代之以政治极权制的党国资本主义模式。

这是一次重大的政治变局,说它是一次中共党内和平政变也不为过。

陈小鲁的去世,安邦等企业被减灭充公,看起来是打击一个个财阀,实为习中央正在一步步毁灭性打击邓小平开启的权贵资本主义。因为财阀的做大,不仅掏空了党国财富,还有可能暗中进行金融政变,置党国于风险之地。为了红色帝国的经济安全,无论是习的再次极权,还是对邓小平政制的终结,都是必然的。习近平的“朋友”陈小鲁,只是这一幕大戏里的一声叹息。

 

一、陈小鲁与习近平没有久远的友谊

有海外媒体报导:在海南省三亚市举行,前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夫妇、国家主席习近平弟弟习远平等致送花圈。前传媒人宋阳标透露,习近平当天向前港澳办主任王光亚说:“小鲁是我多年朋友,听闻小鲁去世,深表关注,希望处理好后事!家属节哀!”王光亚是陈小鲁妹夫,妻子陈珊珊是陈毅的女儿。

陈小鲁是不是习近平的朋友,看起来只是一个私域话题,但近年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态,我们如果从习、陈的关系入手,进行条分缕析,也许会发现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陈小鲁如果是习近平的朋友,那么他是怎样层次的朋友,是无话不说的挚友,还是点头之交的面子上的朋友或饭局上的聊天友人?

与其父陈毅相比,陈小鲁的个性尽管继承了父亲的率真的一面,却更善良,并具道义底线。陈毅没有恪守道义底线?

当然,参与红色组织对传统社会的破坏、对民国政府的颠覆,红军在战场上的所谓征战实为恐怖主义式的杀戮,而在中共得到天下之后,仍然无底线背弃承诺,发动对民族资本家、商人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剥夺私有财产,甚至将大量跳楼自杀的商业精英笑谈成“空降部队”,可见中共完全是恐怖组织,任何人卷入其中,都会人性几乎茫然无存。

只是在文革之时,陈毅看到许多自己的同类受到迫害,良心稍有不安,希望有所抵制,立即遭到毛泽东势力的打击,在朝廷内斗中也成为继续革命的牺牲品。病老之时,林彪事件之后,陈毅得到周恩来的保护,并主张毛泽东是“经过几十年锻炼出来的天才”这样的顶级政治吹捧话语,才使自己重新获得毛泽东的欢心,据陈毅家人的回忆,陈毅病逝后,毛泽东临时起意,穿着睡衣到了八宝山,为陈毅送行,并与其家属聊了半个多小时。

从陈小鲁在文革中表现我们看到,许多红二代已然没有红一代那样的天然血性,尽管积极参与文革,并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通过巴黎公社式的民主选举获得了主任位置,发起对老师与领导们的批斗,当看到惨无人道的扭打,甚至致人于死地之时,陈小鲁动了“恻隐之心”,开始反思与后退,当更凶猛的斗争矛头开始指向陈小鲁时,周恩来让他躲进部队,从此获得了特殊保护,加之毛泽东参加了其父的追悼会,使他在军中的地位得到迅速提升,赵紫阳成为总书记之时,陈小鲁已位居中央改革机构的局长之位。

如果没有八九学潮,陈小鲁现在得到国家主席的大位应该是顺理成章。

由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在文革之前就因小说反党事件受到迫害,下放到外地机械厂,所以习家在文革之时仍然受到打压与迫害,习近平在文革中并不是领袖式人物,只是在很低的层次上参与红卫兵们的混斗,甚至差点被人打残或打死。周恩来没有救他,是上山下乡运动,使他逃离政治斗兽场,在延安窑洞里得以修养生息,并获得政治重生的机会。

无论是家族渊源,还是文革中的关联性,习近平与陈小鲁都没有悠远的友情。陈小鲁在中共改革之后,走上坡路,习近平还不名一文,而陈小鲁因六四主动退出中共政坛,习近平却意外开始走上坡路。习近平在文革之时是一位懵懂少年,陈小鲁在文革中却已有理性的反思能力,陈小鲁因六四开始意识到中共的恶政,道不同不相与谋,而习近平在八九之后,仍然在谋划自己个人的政治前程。习没有因文革与八九民运,意识到中共恶政的深刻原因。

陈在现实中的道德人格几乎完美,而其历史与社会更高层的人格,却是充满缺憾。而提出文革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的习近平,其政治人格广受诟评。政治人格相距甚远,难以成为挚友。所以安邦出事之后,陈不可能通过习、王获得通融,而习、王也不会因为陈小鲁帮安邦站台,而对吴小晖网开一面。

二、习近平已兵临权贵财阀王国的城下

习远平代表习家,到海南参加了陈小鲁的告别仪式。

这二十年来,陈小鲁并没有去为习家财团提供智力支持,或获得习家财团的利益(成为其企业的理事之类),也即,陈与习家不是利益共同体,陈相对独立,先是通过广泛体制内人脉为自己的中介公司效力,同时为某大型上市地产集团提供多年的理事顾问服务,而近十几年的时间,按照陈小鲁自己的话说,是为吴小晖的安邦公司“站台”。

为了做大自己的财阀王国,吴小晖不惜代价,猎取自己所需要一切元素,先是让红二代名流陈小鲁成为自己王国的精神领袖或形象站台人,然后又舍身进入邓家,使自己的王国拥有了两张红色王牌,正是这两张红色王牌使他拥有了几乎一切金融领域的特殊经营牌照。他因此像一条龙一样,纵行红色帝国的天下,吞噬一切,瞬间可以做空对手,强大而不可一世。完全靠空手道(所谓靠政策与资本动作),资产竟高达上万亿人民币之巨。

习近平要成为新的红色党国大帝,第一件大事,就是宫廷内清除异已,宫廷外削除藩邦、财阀,特别是被视为卷入习第一任期的金融政变、做空股市的金融领域的财阀,还有巨量在海外投资的财阀,吴小晖的王国,因此必然被列入习、王打击的物件。

2015年初南方周末报导的《安邦真相》一文,揭示陈小鲁是安邦的大股东,但陈立即予以否定,并让南方周末登报道歉。这篇文章令陈小鲁严重不安,因为他深知山雨欲来,所以,第一时间公告天下,自己只是替安邦站台,绝无股份可言,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的“朋友”习近平、王岐山听的,要杀要斩你看着办吧,我已净身出门(即使有承诺的股份,也一文不取)。

陈小鲁私下对朋友透露说,吴小晖知道风声已紧,躲入邓家避风头,但一出来,就被捕。而陈小鲁本人,据罗点点在陈小鲁的追悼会上透露,被上海有关部门拘审一段时间,出来后告诉朋友们,自己没事,可以旅游了。但知情者都知道,他已被禁令出国,而且还有消息说,有关部门追问他消费的安邦数千万旅游经费(这些经费应该是替安邦当理事或站台获得的报销费用)。即便陈小鲁在海南旅游,仍然会被有关方面严格盯梢,以防大佬级红二代出国,带来不可测的影响。

这次安邦事件,给陈小鲁带来的精神压力肯定是巨大的,只是他乐观的性格,在朋友面前的友善,才使外界多认为他真的没事。

如果习近平或王岐山真心的是陈小鲁的朋友,事情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我们翻看一下十八大之前FT中文网主编张力奋先生对陈小鲁的专访就可以看到,陈与中共高层顶多只是偶尔的饭局上叙旧层面,不谈政治,以免难堪,更不会上折子,因为他知道没用,不会有人听得进去。再则,他与习家的情谊,远不及陈云家族与胡耀邦家族,现在的胡家(胡德平)又能对习说些什么呢?习近平驾驶的战车,只会按照自己的轨道奔向前方。

最重要的是,削除财阀是习、王的战略行为,饭局层面上的朋友圈,不可能阻挡习、王这一战役性的举措,所以习、王当然不会给陈小鲁任何面子。而陈小鲁逝世之后,才象征性的补足面子,而这只是一种安抚,红二代统一战线的面子工程而已。

现在习治下的政局,对核心家庭,原则上进行保护,只要不卷入所谓的“政变”,原则上其家人都不会受到重创;红二代家庭,受到关照,但要与财阀进行剥离,不得参与侵蚀党国的利益,否则仍然会受到责难,甚至打击;而对吴小晖这样的边缘人物,即便与核心家庭形成亲缘,仍然难以逃脱被打击的命运,习近平在外地视察时对一位普通百姓说,自己要替党国看管好财富,这句话是说给红色家庭听的,权贵共同体对党国财富不是侵蚀,而是掏空或做空,使习近平无法容忍,这也是习近平重拳出击、不惜一切代价重创财阀的根本原因。

习近平的“朋友”陈小鲁都受到上海有关方面拘审,同时限制出国,说明习近平强大的决心,誓破权贵共同体,誓破权贵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党不仅要管枪,管文宣,还要直接抓经济,党政一体,党的力量直接渗透到重要经济体中,成为党安插在企业、金融等机构的线人。

权贵资本主义时代终结了,党国经济模式开启了。一些不懂经济的人,作为党代表去企业中指手划脚,有利于经济发展吗?那句著名的文革话语我们记忆犹新: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宁要社会主义的缓慢经济发展,或者不发展,也不要权贵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权贵资本主义羽翼丰满之后,就会飞出党国,甚至掏空党的财富,对于只要安稳地坐天下,不管其它的极权人物,他算的是政治帐,经济即便出现严重的问题,受害的也只会是中下层百姓,朝鲜就是明证:金正恩一人吃饱,朝鲜全国不饿。

作者为独立学者、专栏作家

——转自风传媒(2018-03-2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