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VOA丁力:六四30周年几位老留学生致其他老一代留学生公开信(图)

May 29, 2019


在美国加州落成的89天安门纪念碑(2019年2月23日,刘士辉拍摄)

中国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30周年之际,署名“几位老留学生”的人写信给其他老一代留学生,希望他们“能为三十年前在北京殉难的那些年轻的理想主义者点上一枝蜡烛,也为他们的亲人送去一份慰藉。”

公开信开头回忆30年前说:“如果你当时在中国,你可能参加了北京或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如果你当时在美国,你可能参加了全美学自联或当地学生会组织的游行示威。如果你是在1990年4月11日之前抵达美国,你可能是《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CSPA)的受益者。”

30年前的5月6月,美国各地的中国留学生游行示威,声援中国八九民运,谴责六四镇压。后来,根据美国的《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有大约5万4000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得到美国永久居留权。该法案是美国众议员佩洛西提出的,获得两党压倒性票数通过。

公开信的作者写道:“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六四已经成为尘封的记忆。而“天安门母亲”却从来没有停止抗争。她们要求中国政府平反“六四”,承认他们的孩子不是“暴徒”,而是反对腐败、争取民主的爱国青年。“但是,她们的声音如此微弱,很少被人听到,投给政府的信函亦石沉大海。还有许多遇难者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多年来,他们的遗孀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独自把孩子养大,甚至身患重病时也无法放弃微薄的劳动收入。许多孩子由于幼年丧父而始终生活在阴影之下,难以像普通孩子那样享受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这封信还说:“当年参加游行的同学们可能已经年近甚或年过花甲,许多人的孩子们可能已经从美国的名校毕业,有了高薪工作甚至幸福的家庭。他们是否知道,今天他们能够生活在这个富裕、自由的国家是因为三十年前在北京发生了一场大屠杀。我们不需要自责,但我们有义务尽自己的能力为‘天安门母亲’们发出呼吁,或者为那些在经济上苦苦挣扎的家庭提供一些支持。”

当年的老留学生,有少数坚持纪念六四,帮助中国国内的镇压受害者,但他们的人数只占《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的广大受益者中很小一部分。

执笔的“几位老留学生”写道:三十年来,全美学自联始终坚持举办“六四”烛光晚会。明尼苏达中国民主基金会的捐款人年年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一笔钱,为遇难者家庭送去一丝温暖。芝加哥的杨逢时女士曾冒着巨大的压力连续二十年独自举办“六四”音乐会。这些活动虽然规模有限,但至少让“天安门母亲”知道,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没有忘记她们。

在美国的团体“公民力量”“对话中国”和“普林斯顿中国学社”,以及国际特赦组织和自由之家等非政府人权组织将于6月4日下午1:30在美国国会山西草坪联合举办六四30周年大型纪念会。内容包括:世界人权领袖、美国政要和中国人权代表人物的演讲;坦克人铜雕揭幕;为中国祈祷;颁奖和音乐等。

在1989年六四之后,在六四一周年时,那里也曾举办过大型集会。

 

——转自美国之音(2019-05-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2期,2019年5月24日—2019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