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解滨: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June 14, 2019

美国对华为的全方位拉黑,得到了广泛的响应。每天都有对华为不利的消息。除非美国松绑,华为在国外发展的路已被堵死。当然,亚非拉穷国除外。

制裁和围堵华为,那不过是一场更大的戏里的一个节目。有人将此解读为川普当局对华贸易战的一部分,确实如此。没有贸易战,美国不会盯上华为。

但贸易战也不过是一场更大、更大的戏的场白或序曲。美国全方位拉黑,不光是华为,不光是中国在外贸中的种种不公平的做法。美国全方位拉黑的,实际上就是整个中国!

这不是一场贸易战,而是新的冷战,也将是史上最热的冷战!

无论两国是否能够达成贸易协议,即便两国的贸易今年年底就达到平衡,美国也不会放松对中国的盯梢和打击了。无论现今的中国政府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美国政府都不再会轻信。

中美两国关系一夜退到文革前

如果说中美两国关系已经回到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前那个状况,那还不是真实情况。客观地说,中美两国关系已经退回到了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甚至回到了韩战期间两国敌对和仇视的那个状况了。看看国内官方的那些反美檄文和突然放映的老电影就知道事情已经多么严重了。

美国对于中国是多么重要,美国的对华友好政策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多么重要,这不需要我废话。你可以随便看看官方网站上众多的技术官员们的履历,有多少官员具有在美国深造的背景。你可以去问问刘强东,他为什么非要弄个美国学位。你可以问问中国的那些当大官的,还有那些发大财的,他们为什么把子女甚至夫人送到美国,这些大官中包括当今圣上。你可以去回顾一下当年邓小平先生有关中美关系的那些重要讲话。你还可以回顾1972年中美关系由寒转暖的那段历史。你甚至可以追朔到延安时期为什么毛泽东偏偏要对美国记者而不是苏联记者发表长篇大论。你可以看看你手头的、周围的科技产品,有几样不是美国发明的。你再问问当今世界的秩序有几条不是美国制定的。看看和美国关系好的都是些什么国家,跟美国过不去的又是些什么国家,就明白该跟谁交朋友比较靠谱了。

中美两国友好已成过去。如今,两国再次成了敌人。这对中国的今后发展意味着什么,不需多说了。闭关锁国是不是答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你可以把这一切责任都怪罪到美国身上:“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老大对老二看不顺眼”,“中国的迅速崛起让美国羡慕嫉妒恨”,等等。你完全有理由恢复60年代70年代那些套语:美帝国主义,美国霸权主义:经济霸权,文化霸权,军事霸权,等等等等。你甚至可以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帝反霸斗争。但是我想提醒一点:说起反帝反霸,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把东西卖给美国,一分钱的东西也不卖,经济制裁美帝,饿死美帝,就跟当年毛主席那个时代那样,这才是最好的行动!而且要跟先帝那样,到处支持第三世界各国的反帝斗争,送钱送枪送人去支援亚非拉人民的革命。

你也可以把这一切归罪于川普当局,希望明年川普败选,怅然下台。但这可能是一厢情愿。贸易围堵中国并非川普当局开始的。奥巴马当局搞了个TPP,甩掉世贸,新建朋友圈,把中国排除在外。川普退出TPP,确实让中国一些官员放下了一颗久悬的心。但没想到川普上马后比奥巴马凶狠十倍!如今美国两党在所有的问题事都是针尖对麦芒,唯有在对华问题上团结一致。这么看来,两党对于中国已经达成共识。今后不论谁当选谁下台,都不可能改变美国对华的态度和立场。而且这并非美国政府的一时头脑发热或权宜之计,而是美国朝野、官府和民间经历了多年的失败后,痛定思痛,制定的长远之计,谁都改变不了这一方针和立场。

你可以把这一切归罪于美国的鹰派。但事实上,这一次鸽派和鹰派达成了空前的一致。基辛格是美国对华政策中最大的鸽派,但就连基辛格也支持川普当局对华强硬的立场。美国政府中不再具有对华鸽派。想指望美国政府内部发生改变,估计那要等到很多年以后了。

究竟应该怪谁?

各位可以回顾一下当年朱镕基总理花费了多少精力让中国入世,而且做出了哪些庄严的承诺。那些承诺就在中国商务部的网站上可以查到:http://www.mofcom.gov.cn/aarticle/Nocategory/200612/20061204000376.html。扪心自问,那些承诺今天究竟兑现了几条?如果兑现了那些承诺,两国之间会发生“贸易战”这种怪事吗?那些承诺到底对中国有啥不好?

各位应该还没有忘记邓小平说的“韬光养晦”,江泽民说的“闷声发大财”,胡锦涛说的“不折腾”。请问“厉害了我的国”是韬光养晦吗?高调渲染“2025”是闷声发大财吗?全面恢复个人崇拜,大搞一言堂,恬不知耻地把某人跟“马恩列斯毛”相提并论,在高校恢复学生举报制,甚至取消任期制,恢复终身制,恢复上山下乡,这不是瞎折腾又是什么?

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中美关系倒退以及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去年就创下了多年来的最低值,今年还会再创新低。中国的民企已经全面萎缩。中国的就业危机已经到了无法忽略的程度。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今天的处境可以用“内外交困”四个字形容。“共度时艰”的“艰”,是“艰难”的意思。

这些都是谁的责任?

无论你如何指责美国,都没法让中国的官员和人民相信这全部都是美帝的错。曾几何时,中国有个人也说过他将对此负责。现在到了该他负责的时候了,他人呢?

中国确实有一个人必须对所有这些负全部责任,他躲都躲不掉!这个人名叫“一尊”,“定于一尊”的“尊”。既然定下来了,那么“一尊”就要负责!

“一尊”本是个独裁专制社会中强人的概念。古代的皇帝,现代的大独裁者,独夫民贼,都属于“一尊”的范畴。从秦始皇到赵高,从刘子业到刘骜,从希特勒到萨达姆侯赛因,都是“一尊”。而共产党的书中,无论是《共产党宣言》还是《论联合政府》,都以反对“一尊”为宗旨。经历了近百年的革命,经历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一尊”居然又在中国复活。这中国历史车轮往回走了整整108年,退回到辛亥革命前去了!

既然有这个贼胆逆历史潮流而动,恢复帝制,甭管此人的人品如何,想必此人一定有惊天的本事,过人的学识和才华,超凡的能力和水平。但实际上,这位“一尊”不过是个小学生。

对,“一尊”不过是个小学生

正如皇帝的新衣一样,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一个公开的秘密:今天中国的那个“一尊”,不过就是个小学生,中国最大的小学生。

“一尊”小学毕业那年,“文革”开始了。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再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教育。他初中是在文革中混过的,然后没有上高中就“上山下乡”。他所谓的梁家河经验,不过是一帮马屁精文痞的编造,价值还不如厕纸。他文革中靠一手老茧上的“大学”,实际上是专门为张铁生们开办的工农兵大学。他所谓的博士,既没有上过课也没有经过严格的论文答辩,实质就是个“荣誉博士”。他公开炫耀的“总书记书房”,别看那书架上面古今中外巨著琳琅满目,但那些书都是排列整齐,一尘不染,丝毫没有被阅读过的样子。如果“一尊”真的具有博士文化水准,他怎么可能是个白字大王?把“通商宽农”说成了“通商宽衣”,把“精湛细腻”读为“精甚细腻”,把“金科玉律”读成“金科律玉”,把“颐指气使”读成“颐使气指”,这些都是一个博士该犯的错吗?一个不知道如何读“湛”字的,恐怕还没有小学生的水平吧?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如今的中国,就是被这样一个小学生,一个白字大王,一个白痴统治着。而且中国人究竟还要被这个小学生统治多少年,谁也没有个底。按照原来“十年任期”的老规矩,还有不到三年“一尊”就该下台了。但他打破了规矩,把自己的任期改为永久,赖着不走。这也就是说,他会继续统治中国人民一直到他死。他如果是个开国先帝,尚且还有那么一点称帝的资格。但开国那天他还没有出生。谁能回答,这个白痴小学生究竟凭什么称帝?人类的第21世纪,有哪些国家还实行领导人终身制?那些搞终身制的国家,有几个不是流氓国家?

由于历史的原因,历史上中国共产党的诸多第一把手中,也有文化水平低的,但文化水平低到可以跟“一尊”媲美的,就只有一个人,这就是中共第六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总书记的向忠发。向总书记的文化水平连小学也没有。就这位“工农兵”总书记,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被特务逮捕后稍微用刑,还没上大刑就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出卖同仁,不但供出其他领导人,就连自己的姘头,妓女杨秀贞也一并出卖了。结果那个妓女反而经受严刑拷打后死不承认向总书记是总书记。用周恩来的话说,“向忠发节操还不如个妓女”。但好在向总书记只当了不到三年的总书记就去见马克思列宁了。

纵观中国历代君王,文化水平比“一尊”还要低的,大概就只有汉高祖刘邦了。尽管如此,刘邦还留下了千古诗作《大风歌》和《鸿鹄歌》。我们常说的“约法三章”就是刘邦的发明,那是中国最早的法制。“一尊”写过什么?发明过什么?谁能说说,“一尊”有何文采?有何胆魄?有何高见?有何创新?千年之后,史书上会如何记载“一尊”?有任何一个人会为这个废物写上一笔吗?

横向比较,“一尊”也是当代各国首脑中文化水平最低的。不要说欧美各国,就连博茨瓦纳、喀麦隆、乍得等非洲小国的领导人的学历都比“一尊”硬。人家至少不会白字错字连天!

“一尊”是不是先帝的好学生?

自从“一尊”登基以来,他所做的事情,几乎都在模仿或照搬1976年前先帝所做过的一切。就说现在他面对美国来势汹涌的进攻,他唯一的反应就是全国上下打鸡血。这是先帝不厌其烦玩腻的损招和烂招。鸡血究竟能不能救国、强国,历史早就有答案。1958年的鸡血让全国人民三年没饭吃,饿死人无数。文革的鸡血让国家十年动乱,民不聊生。今年中国的私有企业在“一尊”的打压下举步维艰,全国就业压力空前,连大学生就业都成大问题。“一尊”不是去改善经济,设法增加就业机会,而是祭出先帝的昏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学教授在课堂上说真话,“一尊”叫手下鼓励学生举报教授,恢复了先帝的斗争哲学,把人性之中最恶劣的那部分给发扬光大。“一尊”的最新创举,就是恢复“阶级”之说,让阶级斗争又复活了。“重走长征路”更是离奇的昏!一群腰缠万贯、大腹便便、小三成群的阔佬身穿灰军衣,头戴八角帽,摇身一变成了吃野菜穿草鞋的红军战士了,这种令人做呕的把戏骗得了谁啊?“一尊”除了这点本事还会什么?

乍一看,“一尊”是先帝的好学生。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一尊”实际上也是先帝昏庸政策的受害者。没有先帝的昏庸和胡闹,“一尊”本不用去那“梁家河”浪费7年青春的。“一尊”的至尊大人也是先帝的受害者,被先帝逼迫坐了几十年的冷板凳。但“一尊”为何不跟先帝一刀两断,反而却全盘继承先帝的遗志,照抄先帝的所有国策呢?是他得了先帝的真传吗?完全不是。“一尊”之所以全盘照抄先帝的治国之道,完全是因为他的少年和青年时代全都在先帝时代度过。他脑瓜子里除了毛时代就是毛时代。毛之外的解法,他不会。遇到问题,他去先帝时代找答案。在“一尊”的脑瓜子里,走先帝的路,最容易!这就是答案。先帝再瞎折腾,但那都是他发明的,享有著作权和发明权。“一尊”发明了什么?

照搬历史,并不能解决新问题。新问题要有新解法。“一尊”不懂这个浅显的道理。

“一尊”书房里的那些书,他要是都仔细读一遍,也不至于蠢到今天这个地步。估计这个小学生文化水平太低,根本就读不懂!

“一尊”发迹的秘密

翻翻“一尊”的发迹史,他压根就没有做出过任何重大的贡献,也没有任何傲人的政绩。从福建到浙江到上海,他业绩平平,毫无建树。他引以为傲的“反腐”,不过就是把政敌多抓几个而已。如果他真要反腐,官员公布财产这一项就可以解决一半以上的贪官污吏。他为什么不敢?他反腐的结果,就是腐败越来越严重。

“一尊”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尊”,主要还是他老爸的功力和功德。他老爸一生耿直毫爽,刚正不阿。其铮铮风骨为世人所钦佩。人家当初是看着他老爸的德高望重,才扶他上去的。“一尊”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家伙,人家把他的愚蠢当忠厚,相对“熙来”同志的张牙舞爪,众元老对他还比较放心。最最重要的是,“一尊”虽不是“嫡出”,但毕竟也是“自家”的孩子,让老一辈革命家放心。

“一尊”他哪怕有他老爸十分之一的风骨,五分之一的改革精神,我都会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但“一尊”丝毫不像他老爸。他老爸一生最恨说假话,而“一尊”最喜欢别人说假话,自己说起假话也脸部变色心不跳。他老爸最讨厌阿谀奉承,就连毛先帝、邓二帝都敢顶撞,而“一尊”最喜欢的就是别人阿谀奉承,他手下的那些马屁精对他的吹捧已经不止是令人作呕了,简直是令人失去生活的勇气!看看如今的官府刊物上,每天都在上演“皇帝的新衣”,他居然可以心安理得地笑纳。“一尊”的老爸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闯将和先驱,但“一尊”从第一天当上“一尊”起就停止了中国的改革,而现在又停止了中国的开放。一父一子,一个前进一个倒退,一个光明一个阴暗,一个刚正一个邪门,一个改革开放,一个葬送了改革开放!

如果“一尊”的老爸能够活到今天,看到“一尊”的倒行逆施,一定会说出两个字:下课!

中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这个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根本就没有能力应付今天这样复杂局面和严峻的挑战。这个小学生只要在位一天,中国就走下坡一天。他在位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多、越严重。中国有很多问题,“一尊”是所有问题中最大的问题!

中国现在面临的这些问题,并非无解,解法实际上很明显:深化改革开放!

但这个小学生已经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他当家,中国无路可走。他即便恢复毛的路线,把国家再搞乱,也不过是过眼云烟。毛的路线不是他走得起的。他没有那个本钱、人气和大环境。毛时代早已过去。

但“一尊”还是可以做一件事历史留名,令后人称颂的,这就是隐退、辞职!

他可以称病隐退,也可以罪己诏,还可以跟袁世凯那样,下一个撤消帝制的总统令。他退位了,不管谁上,都比他强。看在他老爸的面子上,给他一个下台的梯子,自己走下神坛是上策。

自己下台,总比被人家赶下台要好,也比把国家彻底搞砸后被逼下台要好。他如果明白先帝所讲的“周期律”是什么,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要是不及时退位,“周期律”一定会再次显灵!

先帝说:“人贵有自知之明”。

中国最大的小学生,该有自知之明,该下课了。

——转自作者博客(2019-05-3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3期,2019年6月7日—2019年6月20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