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苏晓康:中国毒药(图)

June 21, 2019

1、香港一百年英国殖民遗产

2、中国不搞“共和”搞“帝国”

3、解构“大一统”的效应
 

黎智英接受《财讯》访问,对台湾人苦口婆心:你们要是选郭台铭、韩国瑜这样的人,台湾人不会死吗?
 

他当然指的是台湾总统选举,谁都知道,韩国瑜、郭台铭可以接受一国两制,经香港一场轰轰烈烈的“返送中”,郭台铭表面上改口了,而韩国瑜反应迟钝,还说“我不知道啊”,民调大跌。香港效应在台湾发酵,最大受益人是蔡英文,因为她对中国最强硬。(注:郭第一时间反应是:香港一国两制是失败的;韩国瑜稍后也多次声明并强烈表达台湾人不会接受一国两制的立场

我也有一个自己的私人经验,就是看着香港宏伟的百万人群,我有点自恋式的诠释:香港青年的火种不是来自天安门广场吗?马上有人反驳我。我这才发现,中国已经成了毒药,甭管正反哪一面,在中国之外,尤其是被它欺负的边陲,都会惹人腻歪。


举牌-特首下台 20190616_香港「反送中」大游行晚间画面。(新新闻郭晋玮摄)

曾几何时,北京是多风光的大国上京,2004年国民党竞选轮替失利,败选的连战第二年就去大陆拜见胡锦涛,于是“人民币跨海,金融系统接通,买下台湾”,也逼出了“太阳花学运”;2014年6月的《香港白皮书》,北京可以说出这么霸道的话:“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这霸道的结果就是变成毒药。

这当中可说之处确也有一些。比如,香港人震惊了全世界,其底蕴难道可以忽略一百年英国殖民遗产?若此,便解构了在中文语境中横行了不止百年的诸如“殖民”、“外辱”、“侵略”等负面含义,自然也会解构到今日中国最霸道的“民族主义”。我们不会忘记刘晓波的名言香港最好殖民三百年,乃真知烁见。

又者,习近平不搞“共和主义”而偏要搞“帝国主义”,不仅违反他的皇祖邓小平“遗训”,也是严重违逆时代进程,跟中国的大国地位不相称,也徒然虚掷了三十年经济起飞的巨大物质力量,等于白白消耗民脂民膏;更可怕者,是中国一旦崩解的毁灭性力量,全世界跟它一道遭殃。


2019年6月16日“谴责镇压、撤回恶法大游行”,香港市民再度走上街头“反送中”,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法,特首林郑月娥下台(AP)

香港这次反中国霸权的意义,远远尚未显示出来。一个显见的效应,便是“一国两制”彻底破产,而中共拿不出任何替代方案,除非它改制。这个破局,将引发中共三十年来推行的“大一统”战略的毁损,其后果也必定逐渐会在新疆、西藏渐渐显露出来。

毛泽东一生没有“统一”中国,所以邓小平高度重视“回收香港”,并视其为一生最大满足,但他还是饮恨台湾。这渐渐惯出中共的一种“领袖情结”,谁上台都要以完成“统一大业”为最高业绩;又则,“统一大业”也是这个政权代价最便宜的合法性补充剂,因为被“民族主义”驯化的老百姓最吃这一套,马克思已经不灵光了。所以,香港教训北京独裁者,令其“大一统”情结消退,没准对中国的政治改革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推力,那么我们中国人还真得好好给香港人作个揖。

(相关报导:风评:守护台湾民主,撑住香港自由更多文章

*作者为中国八十年代报导文学代表人物之一,八九民运之后流亡美国迄今。

 

——转自新世纪(2019-06-1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4期,2019年6月21日—2019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