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苏晓康:“少东家王朝”

New!
November 5, 2019

【作者按:忽然盛传四中全会“习近平接班人亮相”,不管陈敏尔还是胡春华,抑或另有一人,皆显示一个重大信息,坊间却无人议论:太子党“一世而终”呀!此间信息量极大:习执政七年,全世界都说太子党“开山之宗”,哪有那回事?此其一;习或许从未获得中共红二代的拥戴,所以他也不打算传位给第二个“太子党”;也或许,习把天下打得粉碎,太子党集团或无人敢接,或又耍聪明,让“秘书工程师”再干一届,去去血腥味,再坐天下不迟,仿“六四”屠杀后老邓让江胡做了两届(没让子弟立马接江山)的故事。习近平这一届,除了耍骄横,不过浪费了些币帛而已。其实他是一个有心理残疾的人,又偏偏碰上中国特别有钱,这两种坏因素“结合”会产生怎样的统治方式,真还不是政治学预言得了。我有一点分析,写在新书里,第41节,把它当一个“王朝”来分析。】

第六章 后嗣之41、“少东家王朝”

两千年的第一个十年,中国突然在全世界变得最有钱:

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今年的GDP大概50万亿多一点,人均4500美元不到;

50万亿中,这年的财政收入,政府拿到超过25万亿以上;

这25万亿,包括13亿的税收,3万亿企业上缴利润,共16万亿;

再有接近3万亿的罚没收入、3万亿社保基金、2至3万亿的灰色收入、土地出让金2、3万亿;

中国政府变成全世界第一有钱,

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

中国的暴富,也惊现于“大老虎”之府邸。2014年春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从他家族的五栋住宅里,抄出价值十六亿的资金财物,在济南一幢别墅花园中的一口井底,抄到美元480万、欧元4百万、英镑80万;在珠海一所别墅卧室中的席梦思床垫内,藏有8千6百50克黄金。

这是太子党夺权伊始。开篇第一章《虎狼》已交代,老佛爷垂帘听政酿出京师屠城大祸,这厢另一个“婆婆”陈云,细思恐极,深觉江山有废倾之虞,定调“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比较放心”,开启太子党权力来源。但是这班八旗子弟要夺回江山社稷,又谈何容易,一上来便生兄弟阋墙故事,薄熙来不是骂习近平是“刘阿斗”吗?这个典故他用得太妙了,江泽民恰好是那个董卓,于是徐才厚(李傕)周永康(郭汜)二人也正好配对,一个军委副主席,一个政法委书记,左右夹持胡锦涛,如此董卓(江泽民)这厮才能从1989年一口气干到现在,足足二十五年。第二章《师夷》细说“海派”,点出江泽民有一句“闷声发大财”,正是他“让党和国家皆彻底腐败、烂掉”,这个政权才能走出“六四”屠杀合法性危机。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在八九年六四当天就发悲言:

屠杀后道德解体,中国人只有物欲深渊,试想人类还没有发明抗生素之前,一个得了梅毒大疮的晚期病人,全身溃烂,腐肉烂得一块块掉下来,最后烂死……。

依照权力结构来看,“海派”经营了二十五年,期间甚至可以操控一个“儿皇帝”(用徐才厚看死胡锦涛)十年之久,而习近平从2012年正式上位算起,还不足两年,哪来的实力神速摧毁“海派”?况且,这个中南海里的汉献帝,还被吕布、李儒(“海派”之张德江、俞政声、刘云山、张高丽)群虎环伺;江泽民的逻辑是,你们野战军开进京师杀人,要我来“挽回合法性”,那是容易的吗?我不要说什么礼义廉耻了,流氓特务黑社会都使上也不管用,所以才重用周永康这种肆无忌惮之徒嘛,但最终还得你们来埋单呀——这是他一开始就从“八老”那里领到的“免死牌”,习近平凭啥今天来找后账?

按照前文的梳理,“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坊间都知道他的父亲,是个蒙冤很重的陕北老汉,习仲勋被打倒16年,耳朵被打聋,话说1976年夏天在河南洛阳,一个年轻朋友陪老汉喝酒,老汉一杯酒下肚,想起两个生死不明的儿子,悲从中来,两只大手捂住脸哭,“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个老人这样哭,一个像我爷爷般年纪的老男人在哭。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嘴唇在颤抖。这场景,如今想起来,我都浑身战栗!我当时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老爷子,竟然不知道给他拿毛巾擦脸。”原来老汉的儿子习近平,十岁时就成了狗崽子;后来文革爆发时他13岁,说了几句牢骚话,就成了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又挨斗,戴铁制的高帽子,他妈妈齐心就台下坐在着;后来他逃了又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老汉又为此痛哭不止……这都那个毛泽东作的孽,今天中国人已经忘记他了,可是他们想不到,有一个忘不了毛泽东的人今天来统治他们了,毛泽东住在此人心里头,而且他从小受毛的罪却偏偏也要当毛泽东,这就是他落下的病。

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以致今天腐败已经发展到万民怨恨的程度。如果没有力挽狂澜的措施,“亡党、亡国”就不仅仅是一个警告,而会变成现实;

2、我们的父辈,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经历千难万苦,才创建了红色政权。有人把我们叫作“太子党”,我坚决反对;有人把我们叫作“红二代”,我觉得恰如其分。我们“红二代”对红色政权的感情才最真挚,最深刻;我们“红二代”才是红色政权的继承人;

3、那些被叫作“官二代”的傢伙,多得像蝗虫,拼命啃食我们的“红色政权”,就是他们不负政治责任的腐败搞得民怨沸腾。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退一步,就是前苏联命运那样的万丈深渊,甚至比前苏联还惨。“红二代”必须形成一个共识,即要高举反腐败的大旗,进行清党,对败家子官员要大开杀戒。只有这样才能舒缓民怨,才能避免“亡党亡国”。

坊间还流传另一个版本的《太子党纲领》:

——“绝不做亡国之君”,必须“重整山河”,整顿官僚队伍,重新确立党的优良传统,恢复马列毛信仰,挽狂澜于即倒;

——要记取苏联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绝不做戈尔巴乔夫,致使在历史转折关头,竟无一人是男儿,无人救党救国;

——停止继续批毛,否则会天下大乱;

——坚决反击普世价值和宪政道路,夺回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主导权;

——我们手中的这个政权,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控制了巨大的财富,即两个一百万亿(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已经成功,下一步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完成一系列战略举措;

——到2021是两个一百年:建党一百周年、从毛到习一百年,实现GDP人均从6000美元达到12000美元、经济总量从五十万亿人民币翻到七八十万亿,接近美国,坐稳世界老二的位置,国力军力超过当年苏联,成为东半球老大,并正式开始G2格局下的中美共治,这就是中国梦。

太子党在政治上退回“毛泽东时代”,已遭举世诟病,无需赘言,无论北京的花招是什么,诸如“路论”、“梦论”、“鞋论”、“三个自信”、“中国模式”,以及打通两个“三十年”,眼花缭乱,其核心仍然是一个毛幽灵,难怪坊间都服气崔健的一句话:“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泽东像,我们就还是同一代人。”

接下来的六年,是“少东家王朝”的试运行期,果然“全国山河一地鸡毛”:杭州G20峰会的超豪华接待,是万国来朝的迷梦,也是对习近平的造神运动;冰封房地产市场则是多标靶射击,既想维护金融稳定,又要为将来的房地产税征收运动关门杀猪;国税总局对地方税务政策出尔反尔的否定,对包括演艺界在内诛求无度的征敛;北京则对外来打工移民的打砸暴力驱逐;各地政府朝令夕改,强行拆除商家店铺的牌匾;外交上毫无理性地肆意撒币送钱,广交各种国际流氓,又因长期不遵守WTO而与西方交恶,应对美国贸易战色厉内荏;在所有领域全面恶化下,搞军改、造航母、闯公海,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大致是四步:

1、继续加强意识形态控制;

2、加大力度打击一切具有公民社会特征的组织性与非组织性力量;

3、进一步搜刮中高经济阶层,其中部分收益用以收买底层的安于奴役;

4、扩军备战,走军国主义道路,在政权面临严重危机时发动战争以解困。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2018年岁末在他的博客上写道:

我们的沉默,是提前自办的葬礼;

扭头闭目的,是提前自掘的坟场。

然而西方看中国,是另一只眼:

毛时代积累起来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越来越少,

计划生育平均年龄越来越大,

大量烧煤炼钢的高污染增长模式走到尽头,

水和土地污染、雾霾的受害者是底层民众和中产阶级,

房地产泡沫因大量空置房而面临拐点,各级财务将断,

民众的相对被剥夺感高于任何时期,

体制的支持者越来越被掏空,

总之,廉价劳力和土地资源,这两项中国起飞的红利告罄,

当局曾非常依赖的物质资料不断增长的手段,正在消失,

美国各智库均提醒白宫:是应对中共崩溃的时候了!

(作者脸书)

——转自新世纪(2019-10-2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3期,2019年10月25日—2019年11月7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