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May 20, 2020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許豔又被員警國保維穩,到底它們想把這個家庭打壓迫害成什麼樣?

2020年5月15日,許豔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劉國保電話,要求下樓,為了維穩,我因不配合它的維穩工作,被劉國保罵別給臉不要臉。

5月18、19日,許豔出門,發現被人近距離對著拍照。

5月20日開始,一大早送孩子上學時,就發現北京市石景山八角派出所員警和曾經看到的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國保,已經開始在樓下平房上崗。今天是5月21日,員警和幾個人,依然在上崗。不清楚會上崗到什麼時候?會對我怎麼樣?

最近,我的身體,累的天天需要躺在床上,連翻身、眨眼的力氣都沒有,昨天我在家睡了一天。

今天,雖然身體還難受,但是我準備出門,不知道那些員警、國保和其他人,會把我怎麼樣?

請大家關注。

許豔(余文生律師妻子)

 

2020.5.21

 

          20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