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豪赌

May 28, 2020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立法的借口是香港去年的反修例活动,但反修例的所有表现,包括街头的激烈行动,有对国家安全造成任何威胁吗?反送中的口号没有香港独立,即使有,也是意见表达范围内,没有像苏格兰谋独立、魁北克谋独立那样有组织有实力的行动,香港的抗争会威胁中国安全吗?若指领土完整受威胁,那么没有向中国人民公布的2005年6月1日中俄密约,中国放弃了俄国在清朝时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才正正体现只有掌权者才有能量出卖国家领土的完整。

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一方面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满足无知大陆人嫉妒香港的歪心;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如果美国和西方只是在口头表达强烈反对,却没有实际行动,那么中国就赢了,既可以在国际事务上更肆无忌惮,也足可向大陆盲众炫耀“厉害了,我的国”。

白宫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明言会对中国制裁。但《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此举令特朗普陷于天人交战,担心美国收回香港的特殊地位,有损美国利益,也使亲西方的香港人受严重打击,但如果美国不行动,就要忍受北京侵蚀香港自治。美国政治经济教授孔诰烽指出:“这对特朗普政府而言是一大考验,究竟这些对中国的狠话是否只是空话。”原因是美国在香港有极大的利益。

《文汇报》日前亮出中国的筹码:香港有1,300多家美国公司,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国金融企业;8.5万名美国公民在香港生活;截至2018年,美国在香港的直接投资为825亿美元;去年香港为美国的贸易顺差贡献261亿美元;香港是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内地和东南亚的便利通道……

从全球经济来看,香港价值远不止此。尽管去年社会抗争不断,却是港股具标志性的一年:超越纽约和伦敦,连续两年成为世界最大IPO市场。英格兰银行估计,反送中抗争开始以来,仍有50亿美元资金注入香港,而且这还只是一小部份;根据香港金管局数据,香港去年底的货币存款金额有1.7万亿美元之多。

去年大半年社会动荡,国际投资者仍然相信港币的价值,相信能够继续安心在这里营运。但一切都建立在香港有司法独立的基础上。这一次港版国安法,摧毁香港司法独立,很可能成为真正让外资撤出的转折点。《纽约时报》指出,企业会不禁疑虑:要是银行发布研究,对中国经济数据或是国有企业提出质疑,这样算是犯法吗?又或者在其他地方被视为一般犯罪的行为,会不会在香港被视为犯国安罪、导致移送中国本土法庭?有银行家表示,去年许多顾客拟定后备计划,但并没有选择把资产搬离香港,而现在,顾客已经要求启用后备计划了。因此,即使从西方投资者或企业的经济利益来看,港版国安法的通过,都使他们觉得不能再恋栈香港的短期利益,必须为根本利益作撤离打算。

莫说出自正义,即使只为了美国投资者或企业利益,特朗普前晚对港版国安法作了更坚决表态:“本周结束前,你们便会知道我们采取甚么行动。在我看来,是个非常强而有力的行动。”特朗普的个性特点是说到做到。甚么行动?应该不是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终极行动,很可能是一些制裁行动;“非常强而有力”,就是要中港共感觉到痛的行动。

 

——转自作者脸书(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