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苏晓康:“六四”屠杀改变了人类历史

June 4, 2020

——香港抗议六四屠杀的象征符号曾是华叔,三十年后集权制度终于沦陷香港,民间“揽抄”抗议很悲壮。今天黎智英誓言“牺牲”绝不撤离,不会像李嘉诚那样选择逃离,而是与香港共存亡,这将重塑香港抗议领袖的新一代符号。


茨威格认为,一个闪耀时刻出现以前,乃是平庸流逝的漫长岁月,而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会决定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进程。他归纳了决定人类进程的十四个瞬间,如拜占庭的陷落、滑铁卢的一分钟、陀思妥耶夫斯基死刑前获释,等等,历史中性,善恶兼顾,统称“人类群星闪耀时”,他只强调,这些瞬间一闪之后,世界再也不一样了。

第一、“六四”屠杀为茨威格“十四个瞬间”再添一例,因为它改变了人类历史。这是一个总的历史视角,在这个视角下,瘟疫和香港危机,只是短暂历史,当然被笼罩在这个大趋势之下,中美关系亦作如是观。这个改变,有两个含义:一是“六四”危机令中共“生死存亡”,却“死而后生”,也塑造了一个新的集权形态,令西方至今束手无策,人类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再则,三十年经济起飞的破坏性,于今昭然若揭,它摧毁了中国,在价值和生态两个层面,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环境代价今天已成不争事实,大半个中国沉沦于重度雾霾,中共为挽救他们的江山,不惜毁掉中华民族的江山,土地、空气、江河统统污染了,国人的癌症发病率急剧上升,民间哀恸“国在山河破”;而且以中国巨大的人口、经济和区域,其环境问题势必将泛溢到世界各地,凡是与中国分享一个星球、一个海洋、一个大气层的皆将渐次受到影响,亦即中国的环境问题也将全球化。

第二、茨威格曾将列宁1917年4月从瑞士出发回到彼得堡,称为决定人类进程的“十四个瞬间”之一,因为十月革命摧毁了一个帝国、一个世界;我认为,邓小平决策“六四”屠杀,具有相同的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意义,因为邓小平“屠杀”后的“韬光养晦”、“改革开放”两策,经三十年大获全胜,不仅中国经济起飞,毁掉了中国的生态,三十年的“全球化”也俘虏、斩获西方文明,后果极其严重,就全球而言,中共控制的中国,成为一个祸害,威胁人类,比之一次大战后的列宁政权,和二次大战后的斯大林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

邓小平在1989年,跟七十二年前的列宁一样,成为一个恶魔,两者的区别,是列宁去发动了一场士兵和工人的武装暴动,而邓小平则是指挥士兵镇压了人民的一场和平请愿。还有一点相似,即列宁神话,要到苏联帝国解体之后才破灭,历时近百年;而“六四”屠杀后,中国因经济起飞,而令专制更稳固,已历时三十年,“邓神话”至今没有破灭。

第三、从历史角度看香港,当初英国归还她给中共,就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一种误判所致,习近平背信弃义邓的五十年承诺,西方束手无措,也是那一次误判的逻辑后果,试想当年刘晓波惊天之言“香港殖民地三百年”,是何等的先见之明。今日香港人,尤其是“勇武派”以揽抄对抗中共,备受批评,然而这也是英国放弃他们的后果,能怪他们吗?香港不过是西方绥靖主义在二战之后又一次大复发的受害者,将香港这样的金融重地、繁华之邦掷于血火之中而不顾,实在是大英帝国的“妇人之仁”,不敌黄土高原征服者的野蛮。

第四、瘟疫至今不知道源头在哪里,难道不是西方科学领先的一个笑话吗?三十年被中共盗窃、仿制、山寨而不觉查,如今被“放毒”,而西方开放生活被颠覆,也是这三十年绥靖主义的报应,西方领先地位已经不再,这个危机的含义,远远超出经济政治范围,乃是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之数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无人可知灾难伊于胡底。

第五、黎智英的意义。香港抗议六四屠杀的象征符号曾是华叔,三十年后集权制度终于沦陷香港,民间“揽抄”抗议很悲壮,但是香港是一个金融中心,商贾阶层一直游离于抗议,斯坦福教授 Larry Diamond 评论香港“占中”,讥为无实力令北京惧怕,而惟有商贾阶层才影响北京决策。今天黎智英誓言“牺牲”绝不撤离,他是一个新型香港富豪,因为他就是从大陆来香港,靠市场规则发财,并且很多年私下救助海外流亡者,香港危机意味着他这一代商贾阶层的终结,他不会像李嘉诚那样选择逃离,而是与香港共存亡,这将重塑香港抗议领袖的新一代符号,令城邦抗争更接近全民意义,或许可以创造奇迹,引领整个西方文明反败为胜,终止“六四”屠杀的恶历史,人类进程获得新的起步。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01)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