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四川十万工人游行百人被捕 李必丰促关注工人生存权

July 15, 1997

四川绵阳市十万多工人为生存游行遭警察镇压,上百人受伤八十多人被捕,四川省重要异议人士李必丰发表呼吁书,向国际呼吁援救帮助工人,中国人权坚决支持李必丰的呼吁,谴责中国政府镇压工人的生存权。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四川省绵阳市的工人在游行中遭到武装警察镇压,四川省重要异议人士李必丰为此发出公开信(全文见附件),向国际劳工组织呼吁援救。绵阳市暴发的游行,从六月下旬即开始持续至今。参加游行的人数多达十万人以上,主要是绵阳市丝绸厂、绢纺厂、新编厂等大型国营工厂的工人。工人所以游行,是因为他们的工厂突然宣布破产了,工人丢失工作却很少得到救济,就是极少的救济也遭到贪官层层盘剥,在工人难以活下去的情况下,暴发了大规模的反贪官求生存的游行示威活动。面对工人难以生存的现状和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熟视无睹置之不理,对工人所提要求的回答则是,一方面调来大量武装警察高压威胁,一方面在《绵阳日报》发表社论说工人游行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结扇动工人闹事,为镇压游行工人制造借口,又在绵阳城区实行宵禁。七月十日前后,武装警察殴伤游行工人上百名,拘捕游行工人八十多名。受伤工人抬送医院后,公安当局不允许医疗救护人员进行医疗救援,说这些工人与八九年北京的暴徒是一样的,都是反革命不得进行医疗救助。目前绵阳市在武装警察的控制下,全市遍布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但是军人已经撤出城市。众多的被捕工人仍在关押之中,在工人中弥漫着惊慌和恐惧。四川省重要的异议人士李必丰为此发表公开信,向国际工联组织呼吁援救,要求国际工联组织向中国政府交涉和施加影响,使中国政府遵守中国人有生存权的承诺,解救无法生存的工人;立即无条件释放游行被捕的人士;医疗救援被殴伤的工人并进行安抚;严惩造成工人无法生活的贪官。

李必丰是四川省重要的异议人士,现年三十三岁,原是绵阳市税务局干部。一九八六年,李必丰和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一起办了民刊诗社梦园,李必丰是诗社的社长,当年该诗社被警察定为非法组织而取缔,李必丰被警察长期反复拘传审问。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运动中,李必丰先参与了绵阳市的民主游行活动,后前往四川省会成都参加民主运动,组织成立了成都市青年自治会,担任自治会的主席,与四川省高自联一起领导了四川省成都市的游行和其他民主活动,举行演讲和为民主活动的募捐活动等。一九九六年七月五号被捕,随后被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一九九四年刑满。出狱后,多次遭到无理关押,没有正式工作。四川异议人士王明今年初发表《公民言论自由宣言》被捕后,李必丰也因被警察怀疑参与而遭到关押,并企图将李必丰劳动教养,仅由於李必丰逃跑才幸免於难。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李必丰发出的呼吁,谴责中国政府对绵阳市工人进行镇压。中国政府总是说生存权是最重要的人权,并以人权首先是生存权为理由,在国际社会带头反对人权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国际价值观念,反对中国人民可以享有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但是手无寸铁的绵阳市工人向政府恳求生存权,要求严厉惩治在他们难以生存的时候还侵吞剥夺他们的贪观污吏,却遭到了横蛮强暴的镇压,充份说明中国政府强调生存权最重要也是伪善的,任何人权只要不伏首帖耳的顺从政权,人权就被一文不值的踢到一边,包括中国政府口口声声称为最重要的生存权。在这里要谴责的并不是工厂破产工人失业,中国经济在发展和转变中,有工厂破产工人失业是难以避免的。中国人权谴责的第一是,中国政府没有制定有效的社会保障机制和法律,保障失业工人能够生活和清除贪官污吏,不将工厂破产的危害全部转嫁到工人头上,使工人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也没有。中国人权要谴责的第二是,中国政府压制和剥夺了绵阳失业工人游行等权力,从而剥夺了工人通过这些手段保护自己争取合法利益,在失业后避免悲惨无助命运的方式。绵阳市的工人为了生存而游行示威,无疑是在行使他们的人权,同时也是中国宪法和法律所规定的自由,他们的处境和努力,都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尤其应该得到国际劳工组织的同情和帮助。所以中国人权支持李必丰向国际劳工组织呼吁,给遭到镇压的绵阳市游行工人帮助和支持,向中国政府施加影响压力,帮助中国的工人兄弟获得生存权,促使中国政府释放被捕的游行工人,治疗被警察打伤的游行工人。同时中国人权也呼吁国际社会对绵阳工人给予关注和帮助。中国人权的联络电话是( 718 ) 459 - 4832,如有中国工人在工厂破产失业或下岗后,合法的权益遭到迫害侵夺,希望与中国人权联系的,可以打这个电话找中国人权


>


>

附件:《李必丰致国际劳工组织呼吁书》             

     

国际劳工组织:                           

自 97 年 6 月下旬以来,四川绵阳市的丝绸厂、绢纺厂、新编厂等十万多工人,在工厂破产,工人无工作少救济,贪官层层盘剥,工人难以活下去的情况下,暴发了大规模的反贪官求生存的游行示威活动。当局对工人的生活现状置之不理,对工人提出的问题置之不问,於一开始便对手无寸铁的工人进行了武力镇压,当局从周边地区调来了大量武装警察,并一度在绵阳城区实行宵禁。七月十日前后,示威的工人终於与武装警察发生了冲突,上百名工人被殴伤,数十名工人被非法拘捕。面对这种现状,我以一个绵阳普通公民的身份,向世界劳工组织发出呼吁,请你们立刻照会中国政府的有关人员:

严格履行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的自吹为十二亿人民解决了吃饭穿衣问题的生存权,迅速解救无法生存的工人,使工人能够真正活下去。

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与这次游行有关的、并被非法拘捕的人士。

对被殴伤的工人迅速进行救抚。                   

对那些造成工人无法生活的贪官进行严惩。              

中国四川绵阳公民李必丰
1997 年 7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