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四川工人示威釀警民衝突 李必豐至今下落不明

September 1, 1997

四川省都江堰市政府不兌現解決問題的承諾﹐一千多示威工人與防暴警察衝突互有流血受傷﹐有工人和民眾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和聲援﹔而關注並聲援該市工人的李必豐目前下落不明﹐其女友張健被刑事拘留另有二朋友遭關押審訊﹐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不得以暴力鎮壓工人的生存要求﹐不得肆意迫害異議人士的親友。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由於政府和公安部門攔截扣壓三輪車﹐都江堰市的三輪車工人八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抗議示威後﹐市政府曾向工人承諾﹐九月二日解決工人所提的要求和問題。九月二日上午六點多鐘﹐一千多名三輪車工人前往都江堰市政府門前靜坐﹐等待政府官員按預先所說的出來解決問題。但是直到上午十一點多鐘﹐沒有任何政府官員出面做出說明﹐更沒有解決問題的表示或跡象。讓三輪車工人十分氣憤的是﹐在二十九日以後﹐都江堰市公安局的警察﹐還不時上街攔截扣壓三輪車﹐最近幾天又扣壓了數十輛三輪車。因此十一點多種以後﹐群情激憤的三輪車工人開始行動﹐呼喊著吃飯要工作口號﹐試圖衝入都江堰市政府找官員們講理。這時出現了一百多名防暴警察﹐開來了五輛警車﹐阻擋和想驅散要衝入市政府的三輪車工人。衝撞的過程中﹐雙方都有人受傷流血。在局面難以控制的情況下﹐都江堰市政府才勉強同意工人們選派二名代表進入。但是兩名代表進入後﹐談判沒有達成任何結果﹐都江堰市政府沒有就工人所提的要求作出回答。下午五六點鐘﹐在政府部門官員下班的時候﹐抗議示威的工人決定暫時停止﹐第二天九月三日繼續遊行示威﹐為能夠工作和生存而抗爭到底。同時有工人和關注同情的民眾要求中國人權代為向國際社會呼籲﹐聲援和幫助這些幾十年來為政府幹活﹐卻得不到生活保障並被斷絕自謀生路的工人。

中國人權同時還獲知﹐四川著名異議人士李必豐在發表聲援都江堰市工人的公開信後﹐目前在逃亡中下落不明。李必豐遭到警察嚴密追捕﹐是因為他首先揭露和聲援找到中國政府鎮壓的大規模綿陽工潮﹐這次工潮因而引起了國際媒體的嚴密重視﹔之後李必豐在逃亡中還關注工人的抗議示威等活動﹐並在前幾天又揭露和聲援了都江堰市工人的抗議示威。警察對李必豐的追捕﹐早已經超出了他本人﹐而株連到了他的親屬和朋友﹐他的女友張健和另外兩個成都的朋友﹐就是因為與李必豐有來往而遭受迫害的。張健八月三十一日被綿陽警察帶走後﹐九月一日凌晨二點左右﹐綿陽市十多名警察到她家中﹐向她母親宣佈張健因為犯包庇罪﹐決定刑事拘留十五天。同時宣佈對張健家進行搜查﹐清晨警察才離去。據了解情況的人介紹﹐張健已經有五十多天沒有見到李必豐了﹐她還在向各處的朋友和熟人打聽李必豐的下落﹐因為有些經濟手續要找李必豐解決﹐警察抓張健完全是任意濫捕﹐是對法律和人權的極端蔑視侵犯。張健在成都市和遂寧市開有二家張姐泉水魚餐廳(上次報導誤寫張記泉水魚餐館)﹐尤其在遂寧的餐廳生意很興隆。張健聘請李必豐為她的餐廳的經理﹐在李必豐七月中旬揭露和聲援綿陽工潮後﹐張建的餐廳就不斷遭到警察騷擾﹐八月份更對餐廳進行了搜查﹐終於使餐廳無法經營而倒閉。與張健被關押的前後﹐李必豐在成都的另外兩個朋友也被關押審訊﹐其中一個在第二天凌晨釋放﹐另外一個至今仍在關押中。警察拘禁審問他們﹐據說是因為李必豐曾經在他們家中住過。按照中國法律﹐刑事拘留不同於行政拘留有嚴格的時間規定﹐而是預備逮捕前的一種強制措施﹐所以張健十五天後能否得到釋放﹐是令人疑慮和關注的事情。

中國人權十分關注都江堰市工人要求生存權的問題﹐十分關注逃亡中下落不明的李必豐﹐以及被無故株連的張健和另一個仍被關押者。由於經濟發展中不解決政治體制的改革﹐經濟面臨嚴重的破產失業轉形等問題﹐同時無法剷除腐蝕整個社會的嚴重污濁的貪污腐敗﹐所以中國社會出現了大量的愈演愈烈的工人抗議和示威活動。中國政府也承認﹐在中國發生的工人抗議活動成千上萬﹐遍布全國各地﹐每天都在發生。這無疑是政府的責任。中國工人數十年只領到維持生活的費用﹐其餘全部被國家所佔有﹐而國家當初是保證終身維持工人生存的。雖然在目前經濟發展中會出現一些問題﹐但不應該將全部損失和危害都轉嫁給工人﹐而應該通過對話協商﹐由整個社會都承擔一些。這就需要保障工人享有人權﹐能夠成立工會﹐能夠有表達利益需要的言論自由﹐通過談判協商等形式來解決經濟分配和衝突等矛盾。但是中國政府現在的做法適得其反﹐不僅堅持剝奪中國民眾的基本人權﹐在工人起而抗議時﹐常常是拖著不理﹐或採用鎮壓手段。都江堰市三輪車工人抗議示威活動﹐就是一個很能說明問題的例子。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不得以暴力鎮壓工人的生存要求﹐允許工人成立工會﹐有表示自己利益和要求的言論自由。同時﹐中國人權要求政府不得迫害同情和聲援工人的人士﹐尤其不得迫害株連這些人士的親屬。中國人權也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正在發生的這些嚴重問題﹐幫助中國以符合人道和人權價值的方式解決越來越嚴重的工潮。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