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难属吁克林顿促北京归还人道捐款

November 3, 1998

“六四”难属代表寻访国家安全部面交抗议,海外著名异议人士联名致函克林顿等民主国家元首及联合国人权高专,要求关注和促使中国政府放弃对难属的不人道行为,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归还救援难属的捐款。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六四”死难者家属张先铃、李雪文,代表抗议信的签名难属和伤残者 51 人,以及随后发表声明的方政等 9 人和加入进来的贾福全、张志强、田淑玲、冯有祥、孟淑英等“六四”难属和伤残者,前往中国国家安全部递交难属们连日来的抗议和声明。国家安全部的牌子虽然与公安部一起挂在天安门广场东侧,但实际部直机关却位於北京万寿路附近。61 岁的张先玲和 71 岁的李雪文经过艰难的奔波查访,终於在 11 月 1 日下午找到安全部,在晚间六点五十分向一位姓梅的官员递交了难属群体的信函,包括张先玲等 51 人於 10 月 29 日发表的强烈抗议信,方政等 9 人及后来加入的贾福全等五人的声明。难属代表向梅姓官员强烈要求,必须将他们的抗议和声明送交国家安全部部长许永跃本人。难属和伤残者群体的抗议信和声明强调指出,北京安全局扣压捐款是明目张胆的劫持,要求立即解冻这笔款项,政府不要逼迫难属和伤残者采取更为激烈的行动。

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对中国政府扣压“六四”捐款,同样感到极为愤慨,方励之、魏京生、王丹等十八位各个时期的著名的异议人士,向美国总统克林顿、德国总理施洛德、法国总理若斯潘、英国首相布莱尔等民主国家元首及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分别致函,要求关注中国政府不允许救援“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的事件,运用他们在国际上的巨大影响促使中国政府放弃这种不人道行为。


>


>

信函全文如下:

我们得悉北京安全局扣压了“六四”难属丁子霖女士在银行的钱款。此款项并非丁子霖女士私人所有,而是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於9年前的“六四”中捐募来的,专门用於援助“六四”受难者家属和伤残者,今年夏季才交给丁子霖女士,委托她代为分发给难属和伤残者们。丁子霖女士自九十年代初以来,长期从事这一人道主义的工作。中国政府至今没有给予难属和伤残者任何抚恤赔偿,而国际和国内对他们精神和物质上的同情帮助,有许多是通过丁子霖女士转交的,她是国际社会和难属群体公认的这方面的代表。这一工作虽然长期遭受来自中国官方的干扰甚至破坏,但公然扣压款项不允许救援难属和伤残者,不允许向他们难以尽言的精神痛苦和物质生活困难表示同情、提供帮助,则是首次发生。

我们认为这是极为严重的人权侵犯,是非常不人道的卑劣行为。出於人道提供帮助和接受帮助,是人类大家庭必须保障的人类价值,不能允许对此镇压取缔。而中国安全部门居然将这种人道援救,视为刑事案件并扣压款项立案侦察,将丁子霖女士置於刑事侦办之下,严重违背最基本的人性人权,是对人类价值的蔑视和挑战。而对最基本人性的违背,曾经产生纳粹法西斯的世界悲剧,在中国也曾经出现家庭相残的文化大革命。这是今天的世界应该有的共识,并且一经发现这种趋向,世界需要加以抵制而不是无所作为听之任之。

国际社会希望同中国交流与合作,我们赞同和支持。完全割绝中国既不现实,也不会有益於中国进步发展,不会有助於中国政府承认、溶入世界的价值和规则。但是交流与合作不应该放弃原则。克林顿总统访华时多次呼吁中国政府重视人权和民主,也对中国的人权变化予以某些肯定。这其实也是近期许多访华的民主社会领袖的基本态度,如英国首相布莱尔、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然而,今天中国人权状况却有严重下滑的一面,如近几个月一连串的逮捕、羁押、搜查,直至扣押“六四”捐款并加以刑事侦办等。中国政府在签署国际人权公约的同时,又如此毫无顾忌的侵犯人权,就应该公开对此予以谴责。我们希望您运用您巨大的国际影响,促使中国目前的人权下滑情况停止,首先是促使中国政府放弃剥夺难属和伤残者获得同情帮助的权利。

谢谢!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于浩成、苏绍智、陈一咨、郭罗基、严家其、李淑娴、魏京生、刘青、胡平、北岛、王军涛、王丹、萧强、李录、郑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