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難屬致函許永躍促解凍人道捐款

November 22, 1998

“六四”捐款被扣至今交涉無進展﹐難屬張先玲等八名代表再致函國家安全部﹐聲言不要逼迫難屬攔截部長的汽車尋求解決﹐中國人權呼籲國內外聲援難屬促成解決。

中國人權消息﹐在寒流侵襲氣溫極降的北京﹐“六四”死難家屬代表張先玲、李雪文、周淑莊、黃金平﹐尤維潔、蘇冰嫻、沈暉和“六四”傷殘者龐梅青﹐經過整日奔波﹐終於將六四”死難家屬和傷殘者的一封信(全文於後)﹐間接遞交給中國安全部長許永躍。這封寫給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並以“六四”難屬和傷殘者署名的信的內容﹐主要是抗議安全部門扣押“六四”捐款﹐陳述“六四”難屬和傷殘者的艱難及政府不負責任的行徑﹐強烈要求歸還“六四”捐款﹐要求政府尊重和保護人道行為。據了解﹐八名代表是11 月20日上午9 點40分﹐到達國家安全部和要求遞交他們寫給許永躍的信的。上午10時許﹐公安部姓耿的官員出來會見﹐但不作出任何負責任的答覆。難屬們堅決要求見到負責官員﹐11 點鐘以後﹐一位姓劉的女處長出來接待了難屬代表們。女處長開始也拒絕將信轉交許永躍﹐但難屬們異口同聲地堅持此事非同一般﹐不要逼著難屬們大街上去攔部長的汽車﹐劉女士才答應將信交給上級﹐並會“建議”上級儘快對難屬們的要求給予答覆。

從丁子霖女士抗議並呼籲關注“六四”難屬捐款被扣﹐至今已經將近一個月﹐期間難屬們多次抗議並找有關部門交涉﹐全國許多省市也紛紛發表抗議和聲援信﹐海外的一些組織和著名異議人士也抗議聲援﹐就在前幾天全球學聯還通過一封公開信﹐抗議譴責中國政府扣押“六四”捐款的不人道行為﹐要求立即歸還﹐德國和美國等國政府﹐以及聯合國也被告知了此事﹐並被要求促使此事的解決。但是﹐中國政府始終不予回答。扣押“六四”捐款﹐關係今後能否允許有人道行為﹐以及敢不敢對人道行為放肆迫害。在這個問題上沉默忍耐﹐實質上回鼓勵專制獨裁進一步扼殺人道和人性。中國人權呼籲國內外輿論和同情支持人權民主的力量﹐以各種形勢幫助聲援難屬﹐施加壓力影響促成問題解決﹐這是在人道和人性上不能後退的關卡。


>


>

“六四”難屬和傷殘者致安全部長許永躍的信全文如下﹕

國家安全部許永躍部長﹕

98 年11 月1 日我們將“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凍結人道救助款的抗議信”遞交給國家安全部﹐時至今日﹐尚未得到任何答覆。所以﹐我們再次來到這裡﹐要求解凍救助款﹐並說明有關情況﹕

一、近五、六年來﹐丁子霖教授代表“六四”難屬接受了來自世界各地人士的人道救助款﹐並將此款分送給“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救助工作有序﹐帳目清楚﹐良好的信譽得到捐款人的信任和支持。

二、在開始得到救助款的時候﹐丁子霖女士已代表“六四”難屬發表了聲明﹐即﹕所有的捐款都不能附帶任何條件﹐否則不予接收。

三、人道救助款雖然杯水車薪﹐但它代表了人類愛心、人性和良知﹐給難屬和傷殘者一份愛心和安慰。留德學生的這筆捐款同樣是人道主義的救助、愛心的奉獻。

四、“六四”慘案已將近十年﹐政府對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不但不聞不問﹐反而對從事人道救助的公民進行一系列侵犯人權的行為﹐如﹕監聽、監視以至非法關押。我們對此不公正、不道德的行徑表示極大地憤慨。

五、“六四”慘案中的受難親屬目前面臨失業、下崗的困境﹐在極大的精神痛苦中和貧病交加中艱難度日﹐籲請有關部門關注我們的命運﹗

六、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無理凍結這筆人道救助款﹐令人難以理解和接受。我們強烈要求立即解凍﹐並請許部長給予關注及儘快解決這一問題。

七、人道救助是全人類愛心的表現﹐政府應該還人道救助以合法地位﹐並受到法律保護﹐絕對不能容忍這類公然踐踏人權事件的發生﹗

“六四”受難家屬及傷殘者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