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强烈要求归还被冻人道捐款

October 10, 1999

“六四”死难者母亲丁子霖发表强烈抗议公开信,要求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总理朱鎔基如数归还冻结的“六四”人道救助捐款,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和各人权组织等国际社会力促冻款事件顺利解决。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六四”死难者母亲丁子霖强烈抗议的公开信。丁子霖在这封写给国家主席江泽民、总理朱鎔基,同时也是向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夫人和人权组织等国际社会呼吁的信中,强烈抗议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第三次继续冻结德国留学生给予“六四”难属的捐款,并要求如数归还这笔“六四”人道救助捐款。为了领取这笔德国留学生筹募的“六四”捐款,丁子霖今年三月底在先生蒋培坤的陪同下,专程从北京赶到无锡,但是被银行告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已经延长半年冻结。这次 10 月 7 日冻结期满前,丁子霖又已经返回无锡乡下等待,并在当天前往银行要求领取,得知早在 9 月 30 日已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继续冻结半年。丁子霖对这种没有理由的无休止扣押,十分气愤又深感无力无奈,唯有予以揭露并期望世界的良知声援帮助。不过丁子霖表示,这笔钱只要一天没要回来,她就会坚持不懈的追要一天,她受委托代转“六四”难属,不能辜负了信任和对於难属的责任。北京的“六四”难属群体代表,也曾经多次前往安全部索要这笔钱。这笔钱是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六四”中募集的,1998 年以支票的方式交给丁子霖转送难属,却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名冻结在银行,却从来也没有解释或进一步的交代。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丁子霖的强烈抗议,严厉谴责扣留人道捐款侵犯“六四”难属的基本人权。在中国政府近期大肆镇压迫害批评声音之时,丁子霖发表谴责政府并为难属追讨捐款的行动,尤其需要国际的同情、支持和帮助。这样才能够使丁子霖面临的危险降低些,并使她的追讨工作增加声势和力量。


>


>

丁子霖的公开信全文日下:

强烈抗议(第三号)

就 9 月 30 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继续冻结“六四”受难者人道救助捐款的严重事件,特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强烈抗议,并紧急呼吁

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
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先生;并
联合国人权专署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夫人
各国际人权组织
各国、各地区所有参与“六四”受难者救助事宜的中国留学生、华人侨胞及外国朋友对此一事件予以严重关注:

去年 10 月 8 日,在我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后第二天,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即下令江苏省无锡市中国银行分行冻结了一笔德国留学生委托我转达给“六四”受难亲属的 11620 马克人道救助捐款,冻结期为半年,自 1998 年 10 月 8 日至 1999 年 4 月 7 日。此项人道捐款至 99 年 4 月 7 日冻结期满时又遭到第二次冻结,冻结期自 99 年 4 月 8 日至 10 月 7 日。

99 年 10 月 8 日,第二次冻结期满,当我去无锡市中国银行提款时,却被告知,此款又再次被冻结,冻结期自 1999 年 10 月 8 日至 2000 年 4 月 7 日。这已是该项人道捐款第三次遭到冻结。

对於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一再违背基本人道准则,严重侵犯公民权益的行为,我再次提出强烈抗议!

在该项捐款被冻结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本人及其他“六四”受难家属曾多次声明,该项捐款纯属人道救助性质,而且其所有者为全体“六四”受难亲属,并非丁子霖个人;部份受难亲属还曾亲自去国家安全部交涉,当面说明情况。国家安全部门如果不是故意构陷,不难确认上述事实。然而,令人愤慨的是,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居然不顾事实,继续坚持其粗暴践踏公民权利的做法。我认为,在中国政府一再强调要保持社会稳定的今天,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做法只能起到激化矛盾、破坏稳定的作用。

为了对所有捐款人和受援难属负责,我以一个“六四”死难者母亲的身份,以一个自愿从事“六四”受难者人道救援活动的中国公民身份,再次强烈要求政府当局立即停止一切侵犯难属合法权益的行动,如数归还被冻结的“六四”人道救助款项,并保证今后此类事情不再发生。

我再次呼吁世界上一切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人们,严重关注中国政府这种蔑视人权、严重违背人道准则的做法,呼吁联合国人权机构、各国际人权组织和国内外人士,为维护神圣的国际人权准则,采取切实步骤,力促此次冻款事件的顺利解决。

丁子霖

1999 . 10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