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陆文禾回国省亲被关押逼交出人道捐款

January 9, 2000

中国国家安全局秘密关押回国探亲的陆文禾先生,威逼其交出存放在美国银行的人道捐款,警察未能从美国银行提取存款后,又逼迫陆文禾父亲交出房卡为抵押,不筹措国安局索要的钱就扣押甚至拍卖陆文禾父亲的房卡,乃至宣称要以所有陆文禾见过面说过话的人为人质,逼迫勒索陆文禾或者他的父亲交出钱来,中国人权愤慨谴责中共当局对人道救助“六四”难属的人士进行绑架、勒赎,将向联合国提交报告要求其履行保护人权工作者的承诺。

中国人权、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明尼苏达大学民主基金会,根据陆文禾先生提交的报告报导:陆文禾在 1999 年底回国探亲期间,遭到中国安全局警察的秘密抓捕关押,并逼迫陆文禾交出存放在美国银行中的人道捐款。虽然陆文禾被迫开出支票,但由於国安局警察未能够在美国银行提取到款项,转而无休止的逼迫陆文禾在国内的父亲,勒索陆文禾的父亲筹措该款项的人民币交给他们,拿不出来钱则要先交出抵押物。2000 年 1 月 26 日,陆文禾的父亲被迫交出自己约价值 20 万元的房卡为抵押,这意味着交不出钱来警察可以收缴甚至拍卖陆文禾父亲的房卡。2 月 1 日,警察进一步胁迫陆文禾的父亲说:不交出这笔钱永远不会结案,所有与陆文禾见过面说过话的人,都是本案有关人员要接受传唤询问,直到拿出钱为止。

陆文禾 1980 年自中国大陆留学美国,1986 年获得博士学位,目前是美国一家保险公司的精算师。“六四”北京政权屠杀和平请愿的民众后,陆文禾就开始参与了海外争取人权民主的运动,曾经担任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理事会主席,现在仍是该学生组织的理事兼司库。1999 年 12 月 24 日回中国探亲之前,陆文禾受中国人权、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明尼苏达大学民主基金会委托,将在回中国探亲期间看望“六四”难属丁子霖,并将与丁子霖商谈如何转交三组织的钱。但是陆文禾到北京后,遭到国家安全局警察秘密关押。警察逼迫陆文禾交出存放在美国银行的钱,否则无期限扣押护照不许离境。陆文禾在秘密关押审讯多天后,被迫开出三张支票共 25,519 美元,交由警察去提取存放在美国银行的人道捐款。国安局警察又进一步逼迫陆文禾父亲签字画押,承担从美国银行取不出这笔款项时,由陆文禾 78 岁的老父亲以身家担保代为缴纳。

三个组织分别交给陆文禾的款项是:中国人权委托转交的 10,519 美元,此款是中国人权代领的意大利 Alexander Langer Foundation 发给丁子霖的奖金;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 会的 10,000 美元,是“六四”基金给予难属和伤残者的人道帮助款;明尼苏达大学基金会的 5,000 美元,是用於帮助“六四”遗孤教育的专款。这些款项除了丁子霖的奖金属於她的私人财产,其它全是“六四”及以后世界各国民众的人道捐款。陆文禾回中国并没有带三个组织委托他转交的钱,而是将钱存放在美国开设的帐号里。陆文禾准备到北京向丁子霖和难属们了解清楚情况,再根据他们的意愿决定如何将人道捐款转交他们。

陆文禾是 1999 年 12 月 26 日到达北京,与一些亲友相聚两天后,28 日早晨去看望丁子霖时,乘出租车在魏公村附近被便衣警察拦截抓走。警察将陆文禾关押到秘密地点后,向他出示了没有签发日期的拘传证,并强行对他进行了搜身检查。随后,北京的和上海赶来的安全局警察,用尽各种威吓逼迫手段,命令陆文禾交待是来干什么的。警察对陆文禾说:如果不交待清楚,将开出搜查证搜查陆文禾伯父家,审问调查每一个与陆文禾见过面说过话的人,让国内的亲友象躲避瘟疫一样的躲避陆文禾,并可以上网将陆文禾在国外彻底搞臭,等等。陆文禾为了免於亲友遭到迫害和株连,被迫讲出中国人权等三个组织曾委托他带人道帮助捐款,转交丁子霖代为分送其它“六四”难属、伤残者们,并且转交史诺夫人给丁子霖的一封信。史诺夫人曾经被中共当局视为老朋友,她和她当年的先生史诺三十年代到过延安,他们写的西行漫记在国际上给予中共很大帮助。不过“六四”屠杀和平民众使史诺夫人改变了态度,她拒绝了中共请她观礼建政 50 周年的邀请,并写信捐款向丁子霖等难属表达同情尊敬。

陆文禾被迫讲述了找丁子霖的目的,交出史诺夫人的信件和其它资料,以及按照警察的口授写了所谓的认识悔过后,警察将陆文禾从拘传改为监视居住,并於 12 月 30 日乘飞机将陆文禾押解回上海。警察在允许陆文禾回家之前,表示在陆文禾离开中国之前不归还护照,并命令陆文禾不得打电话给海外,不得打电话给丁子霖,如要离开上海必须提前向国安局警察报告。2000 年 1 月 3 日,安全局警察又将陆文禾带到上海长乐路蓝天酒家。在这个军人站岗的酒家里,被称为是局长的人告诉陆文禾:“计划送给难属的款项,就是还在美国银行不在中国,陆文禾也必须配合将钱交出来。如果陆文禾不开支票配合他们提取这笔钱,他们就不还给陆文禾护照,直到陆文禾的护照 2004 年期满,陆文禾的美国公司大概没有耐心保留他的工作。“同时他们还要在街道和亲友中,将陆文禾搞得人人逃避,派出所警察天天上门骚扰,让家庭邻里都不得安宁。陆文禾最后只有依照这些任何手段都毫无顾忌的警察分付,开出三张写给丁子霖的支票,但是一天后根据国家安全部的指示,支票改写为其中一个警察陈坚的姓名。后来警察还认为没有保障,找到陆文禾 78 岁的父亲、上海交通大学退休教授陆元章先生,要求其开具书面担保,承诺警察从美国银行取不到这笔钱时,作为陆文禾的父亲承担缴纳的责任。

1 月 8 日陆文禾乘飞机从上海返回美国。在陆文禾返回美国之前,中国人权、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明尼苏达大学民主基金会等三个组织,已经从陆文禾的太太那里得知了情况。三个组织商量后,决定世界民众同情救助“六四”难属和伤残者、以及帮助遗孤受教育的钱,绝不能落到这些披着安全局警衣的绑架抢劫勒索者手里,因此采取紧急措施在 1 月 5 日将银行冻结帐号。1 月 13 日,中国警方提取该笔人道捐款的支票,被美国银行拒付而打回票。安全局警察在得知支票退回后,便开始连续向陆文禾的父亲索要,1 月 26 日前已经向陆文禾父亲索要过5次了。50 年前从留学的美国赶回去建设新中国的陆文禾父亲,数十年来已经被共产党整得怕到了骨髓里,他虽然极其希望破财消灾却拿不出二万五千多美元巨款。於是警察在1 月 26 日逼迫陆文禾父亲交出了价值二十多万元人民币的房卡,这就意味着陆文禾父亲无法缴纳勒索的款项,陆文禾老父母的住房卡将被没收甚至拍卖。警方表示:“这笔钱一定要搞到,这笔钱已经属於中国的国库了,拿不到钱绝对完不了。”

惶恐不安的陆文禾父亲反复打电话给陆文禾,要求将存放在银行中的人道捐款交给国安局警察,甚至要求陆文禾弟弟拿自己的钱给警察。陆文禾告诉其父亲,他还没有回到美国,存放在银行里的人道捐款,已经被三个组织以所有者的身份,采取措施通知银行冻结了。这些钱是三个组织的,三个组织要陆文禾归还他没有理由不还。美国的法律可不是中国的法律,能够保护他钱还在他的手中的时候,可以不交给所有者反而交给远在中国的勒索者。但是中国安全部的警察拒绝这种事实,上海国家安全局的陈坚等两名警察,在 2 月 1 日又找到陆文禾的父亲,提出三点警告:“一、根据安全部组织掌握的情况,钱在陆文禾的手里,三组织是美国的民间组织,没有权利冻结陆文禾存放在银行的钱;二、陆文禾没有离开中国前承诺交出这些钱,家里承诺担保并经调查有缴纳的能力,这是陆文禾如期返美的条件,否则不拿出钱来是不会让陆文禾走的;三、这钱国家安全部一定要拿到,拿不到这件案子永远不了结,所有陆文禾回国期间接触过的人,不论是谁都要当作有关人员接受传讯审查,直到这笔钱缴纳出来为止。”这是警察在明白表示,要将所有与陆文禾有接触的人当人质,向陆文禾及其亲属索要这笔钱。

中国人权、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明尼苏达大学民主基金会对於陆文禾先生所遭受的中国安全局警方卑劣迫害,对於陆文禾的父亲等亲友所遭受的恶毒株连,表示强烈的愤慨和谴责。中国政府在人权上的卑鄙恶劣,已是登峰造极令人发指。中国政府对於“六四”中被杀死的和平民众,甚至没有一个调查交待,唯一采取的措施和反应,却是恶意堵绝世界对“六四”难属遗孤的人道帮助和教育经费,这种做法多年来一再发生,扣押德国留学生委托丁子霖分发的捐款就是一例。但是此次对待陆文禾的情况则特殊的严重和恶劣,手段已与黑社会没有什么两样。将陆文禾秘密关押,以骚扰迫害其亲友、扣押护照不许离境相要胁,索要陆文禾远在美国存放的人道捐款,这完全无异於绑架抢劫。威逼陆文禾年迈的老父画押担保,无法从美国银行提走款项后,竟然勒索交出住房卡为抵押,甚至可能收缴拍卖住房卡,则更为恶毒卑鄙。最近公然表示,拿不到这笔钱就要审讯迫害所有陆文禾见过面说过话的人,而且警察明知这些人与送款完全无关,这是摆明了要将无辜者当人质,这种行径与流氓无赖绑匪有何区别?中国人权、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明尼苏达大学民主基金会在愤慨谴责这种抢劫、勒索和绑架的同时,也将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紧急报告。陆文禾准备帮助“六四”难属和伤残者,为遗孤转送教育经费的行为,完全属於联合国规定的人权工作者範畴,理应得到联合国 1998 通过的保护人权工作者国际公约的保护,三组织所提交的紧急报告,将要求联合国遵守保护人权工作者的承诺,与中国政府交涉陆文禾及父亲遭受的严重侵害,并促使中国政府放弃侵害。三组织也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帮助“六四”难属、伤残者和遗孤,在中国政府的恶意对待下,他们的处境正在越来越艰难,非常需要得到人类的同情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