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良庆致函 APEC 促帮助异议人士生存

October 18, 2001

APEC 会议在中国上海召开之际,中国异议人士沈良庆发表致 APEC 会议各国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关注中国政府肆意迫害剥夺他和其他异议人士的生存权。由中国人权代为向国际媒体公开的这封信中,沈良庆指出仅仅因为他是中国的异见人士,中国公安警察就采取各种骚扰迫害手段,逼迫雇用他的公司解雇他或是令他不得不离开,其中包括威胁德国资产公司的德籍总经理,如不解雇沈良庆公司将有严重麻烦。沈良庆在这封公开信还强烈指出,他真诚希望国际合作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但不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为了争取专制集权国家的支持,而减少对专制集权国家恶劣人权状况的关注。

沈良庆原为安徽省的检察官,参与 1989 年春夏席卷全国的民主运动,是合肥市独立学生会重要成员,并因此在 1992 年 4 月被捕。释放后因为坚持人权民主,在国内外表达独立异见,沈良庆又前后两次被捕判刑,出狱后屡被警察以各种手段剥夺工作的权利。

中国人权谴责中国政府剥夺沈良庆的工作权。在中国剥夺工作权其实就是剥夺生存权。中国政府剥夺异议人士工作权是一贯的做法,大量异议人士出狱后都因此而难以生存。例如吉林省长春市异议人士唐元隽跑到广州打工也被无端抓回,最近到美国的杨勤恒也是无法生存而选择了流亡海外。中国人权呼吁参加 APEC 会议的各国领导人关注这些异议人士的生存权。

<>
/> />>

沈良庆致第九次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APEC 第九次非正式会议与会各国领导人:

据悉,将於 20 日在上海召开的APEC会议与会领导人,将会就反对恐怖主义问题交换意见。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对遭受恐怖袭击的美国人民深表同情,真诚地希望各国能够在反恐怖问题上进行国际合作及协作。但我不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为了争取一些集权主义国家的支持而减少对这些国家人权状况的关注。更反对集权主义国家以反对恐怖主义为藉口打压政治异议力量,粗暴践踏人权,呼吁联合国在反对恐怖主义的同时也谴责国家恐怖主义。

我是一名异见人士,曾经因为从事人权民主活动三次入狱。为了生存,自去年元月释放以后,未参加任何政治活动。遗憾的是,中国警方仍然步步相逼,不断对我进行骚扰,企图通过剥夺我的工作权,达到剥夺我的生存权、置我於死地的目的。由於警方的干扰,我在合肥无法找到工作。去年3月底曾到安徽省淮北市给一位熟人打工,淮北市警方不仅监控这位熟人及其客户的电话,还在深更半夜以查户口为名上门骚扰,致使我不得不辞职回合肥。经过长达半年的失业,我好不容易在今年元月份找到山东省淄博市的德资企业-雷波德陶瓷发掘有限公司,应聘担任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来到山东省淄博市打工。由於我的努力工作,赢得了德籍总经理的信任,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试用期,三个月后又主动给我加薪。遗憾的是,政治警察又追踪而至。9 月 11 日晚,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几名便衣闯入我的寓所,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我带往公安局拘禁 15 个小时,直至 12 日中午 11 时才释放。期间不许我打电话向单位请假,连上厕所也有警察看守。12 日上午 7 时许,淄博市公安局长带人到我服务的公司找到德籍总经理,直截了当地对他进行威胁,要求他解雇我,否则,就找公司的麻烦,让该公司无法经营,还要求他对此事保密,不得让公司其他员工知道我曾经是一名异见人士。因为警方施加如此压力,为避免给公司带来难以应付的麻烦,我不得不被迫辞职。淄博市警方对我实施非法拘禁和粗暴剥夺我的工作权的唯一理由,就是我曾经是一名异见人士并因此而坐过牢。据我所知,异见人士受到各种骚扰、被剥夺工作权是普遍现象,应当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警方随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剥夺异见人士工作权、生存权的做法,严重违反了联合国人权宣言和相关国际公约准则,是一种典型的国家恐怖主义,我真诚地吁请与会各国领导人关注中国异见人士的生存权力,反对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公民沈良庆

2001 年 10 月 18 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