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政府在關於工人代表姚福信一案致函聯合國的文件中公然造謠

November 25, 2002

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聯合新聞稿

遼陽市官方人員和親屬均證實姚福信沒有打砸汽車等任何違法行為,中國政府在關於工人代表姚福信一案致函聯合國的文件中公然造謠,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嚴正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姚福信。

今年三月中國東北遼陽工人大規模遊行抗議,曾經是國際媒體的焦點新聞,廣為世界輿論所關注。領導抗議請願的工人代表姚福信被秘密抓捕後,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都曾致函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關注姚福信所遭受的人權侵害並促使其獲得釋放。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就相關的人權問題,七月十一日致函中國政府並於最近得到中國政府專函答覆(中國政府復函全文於後)。

中國政府在復函中指明,姚福信先被拘留後又逮捕,是因為他和其他有關人員利用工人的不滿,策劃、煽動、實施了一系列違反遊行法的破壞活動,並具體列舉如“衝進市政府辦公樓”、“打砸公共汽車、堵塞交通、破壞社會秩序”等。復函中同時指明,姚福信被捕後,“各項權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體狀況良好,根本未遭受任何酷刑”。

但是一直追蹤採訪這個工潮事件的中國勞工通訊,早就關於這一問題對中國官方和相關方面進行過多次調查採訪,這次又就中國政府的復函,專門採訪了姚福信的妻子郭秀靜;嚴密關注這一勞工權益個案的中國人權,也從幾個不同的渠道多方證實:中國政府給聯合國的專門復函,與遼陽市不論是官方幹部、目睹民眾還是參與遊行的工人或親屬,所講述的事實情況嚴重不符,正如當地官員對復函內容駁斥時所說是“造謠”。

收到聯合國轉交的中國政府的復函後,在向姚福信的妻子調查時她說,遊行工人們在組織者的勸說下,多次避免了一些工人提議的堵鐵路等激烈要求,根本沒有也不可能有打砸公共汽車暴烈舉動。就是所謂的衝進市政府辦公樓,其實只是有一次遊行中突降大雨,工人們躲進市政府辦公樓避雨。而且這次避雨發生在三月二十日,姚福信在三月十七日已經被警察秘密關押,就是進辦公樓避雨也與姚福信毫無關係。從郭秀靜所講述的事實情況看,中國政府給聯合國的答覆中所列舉的姚福信的違法行為,顯然是沒有事實根據的隨意編造。

對事實的這種講述並非僅只是姚福信親屬,遼陽市當地民眾甚至官方的各機構官員,都一致講述姚福信沒有中國政府指控的違法行為。例如遼陽市政府值班室官員在回答查詢時說,從來沒有聽說鐵合金廠工人的請願有任何暴力行為。而遼陽市官方總工會的蘇主席更明確具體的說:姚福信“最嚴重的也就是到政府上訪,反映一些情況,沒有什麼暴力、過激行為。”在告知官方總工會的蘇主席,有人說姚福信策劃、煽動、實施了打砸公共汽車等暴力違法行為時,這位蘇主席直截了當的批駁說,說姚福信等人在請願過程中曾打砸汽車“完全是造謠”。就是向遼陽市政府、遼陽市公安局、遼陽市檢察院進行的多次調查採訪,雖然他們一再吞吞吐吐不願細說工人遊行請願上訪情況,但從來沒有指責過工人有暴力行為。遼陽市的許多工人和家屬們表示,說姚福信等人策劃打砸汽車等暴力行為完全是“無中生有”。而遼陽市檢察院發出的逮捕通知書,對姚福信等人的逮捕理由也只是“非法組織遊行示威”。從眾多的十分了解情況的遼陽市官方機構,到參與遊行的工人和家屬,以及中國官方的正式法律文件,都可以證明中國政府答覆聯合國文件中指稱的姚福信違反法律的行為,是無中生有中國政府編造的。

中國政府給聯合國的回復函中,關於姚福信的權益保障和身體狀況,所說也是完全與事實不符。姚福信的妻子郭秀靜在談及這些問題時說,姚福信目前被關押在瀋陽市“病犯監管所”,十月九日她見到姚福信時發現他左手震顫,自己連洗衣服一類生活小事也做不了。家屬以姚福信病情為他申請取保候審回家治療,遼陽市公安局回復“上級不準”而拒絕。而且姚福信自最初遭秘密抓捕至今超過八個月,不說最初的抓捕根本是非法秘密的,就是至今姚福信連會見律師的基本權益也不準行使。郭秀靜所說的姚福信這些情況,與中國政府回復聯合國文件所寫,即姚福信“各項權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體狀況良好”,顯然是矛盾相反的。

中國政府在對待遼陽市遊行工人,以及姚福信等被捕工人代表的親屬上,目前依然採取許多非法的嚴控措施。在不久前的中共十六大期間,遼陽市公安局從十一月七日至十八日,共派出最少一百多名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時監視鐵合金廠的十幾名仍然活躍的工人。十一月十八日警察撤走的時候,還給郭秀靜留下三不準的警告:第一不準給外界打電話,第二不準在家?堜菻敯t?堛甄黎u,第三不準與廠?娷黎u串聯,如果違反便會給她發“訓誡書”。

中國政府在回復聯合國的函件中,也說重視工人的要求調查並懲治了腐敗犯罪官員,以及籌集資金解決了工人的基本生活。而工人們在調查採訪中說,政府只發還了拖欠工資的百分之七十五,報銷了部分拖欠職工的醫療費,兌現了買斷工齡職工的補償金,實際只是還了拖欠工人的部分債務,仍然沒有發放保障生活的失業救濟金。從官方採取的措施和工人反映的事實,可見遼陽市工人抗議遊行和所提要求,都是基於事實合乎情理並且完全正當的必要的,工人們完全有權利就此採用遊行方式,以求保障自己的權益和生存條件。而且工人們也證實,姚福信雖然不是鐵合金廠職工,但卻是鐵合金廠工人選舉產生的家屬代表,是受全廠職工的委託進行領導和交涉的。所以姚福信參與和帶領工人遊行爭取權益,完全是正當的合乎情理和需要的,沒有任何法律不允許姚福信這樣做。

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基於上述事實,嚴正譴責中國政府在答覆聯合國的正式國家函件中,對工人代表姚福信編造了無中生有的違法說詞。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將根據自己多方反復核實的調查採訪,整理出關於中國政府答覆聯合國函件的相關報告,繼續遞交聯合國相關機構並敦促加以調查落實。中國人權確認中國政府在姚福信的個案上,還有抓人四天后才向家屬承認的違反刑事訴訟法、病重不準依法保外就醫、剝奪會見律師等人權侵犯和剝奪。中國勞工通訊認為,姚福信是鐵合金廠職工選舉產生的工人代表,遼陽市政府對姚福信秘密逮捕長期關押,違反國際勞工組織《保護工人代表公約》,中國政府作為國際勞工組織成員國,有責任糾正遼陽市政府的這種做法。中國人權中國勞工通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正當維護工人權益的工人代表姚福信。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勞工通訊主編 韓東方(Han Dongfang)


/>>

中國政府關於姚福信案件給聯合國的答覆函

聯合國人權會任意拘留工作組七月十一日(G/SO218/2)來函收悉。中國政府對來函所涉情況做了認真調查,現答覆如下:

一、有關情況

姚福信,男,一九五零年九月出生,原遼寧省遼陽市軋鋼廠(注:非遼陽市鐵合金廠)工人。

由於連年經營虧損,二零零一年十月,遼陽市鐵合金廠(以下簡稱遼鐵)職工代表大會審議通過了該企業破產的預案,並於十一月正式進入破產程式。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至二十一日,遼鐵五百多名在職職工和退休人員到市政府上訪,提出提高安置費和經濟補償標準、懲治企業中有腐敗行為的管理人員等要求。遼陽市政府高度重視工人的要求,立即成立調查組,對工人提出的問題進行了深入細緻的調查,並採取了以下解決措施:(一)依法懲治腐敗人員。司法機關對企業腐敗分子的違法犯罪事實進行了調查並依法進行了處理,其中判刑一人,起訴一人,刑事居留一人,取保候審三人,立案審查七人。(二)多方籌集資金,保障工人的基本生活。(三)幫助下崗職工實現再就業。經當地政府的努力,事態很快平息。

姚福信並非遼鐵職工,但在上述事件發生過程中,姚夥同遼鐵有關人員,利用工人的不滿情緒,策劃、煽動、實施了一系列破壞活動,姚等人衝進市政府辦公樓,干擾正常辦公秩序,並打砸公共汽車、堵塞交通、破壞社會秩序,姚等人的非法行為嚴重擾亂了遼陽市正常的生產、生活和工作秩序,危害了公共安全和財產,引起廣大群眾的強烈不滿。鑒於姚的行為已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的有關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條之規定,三月二十七日,公安機關以姚涉嫌非法集會、遊行、示威罪予以刑事居留。姚被捕後,其各項權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體狀況良好,根本未遭受任何酷刑。

從上述情況可以看出,姚被捕是因為其行為觸犯了刑律。對這種犯罪行為,任何一個法制國家都不會坐視不管,司法機關對姚的措施完全依法進行,並非任意拘留。中國政府僅請將上述答覆內容全文載入聯合國有關文件中。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