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政府在关於工人代表姚福信一案致函联合国的文件中公然造谣

November 25, 2002

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联合新闻稿

辽阳市官方人员和亲属均证实姚福信没有打砸汽车等任何违法行为,中国政府在关於工人代表姚福信一案致函联合国的文件中公然造谣,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严正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姚福信。

今年三月中国东北辽阳工人大规模游行抗议,曾经是国际媒体的焦点新闻,广为世界舆论所关注。领导抗议请愿的工人代表姚福信被秘密抓捕后,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都曾致函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关注姚福信所遭受的人权侵害并促使其获得释放。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相关的人权问题,七月十一日致函中国政府并於最近得到中国政府专函答覆(中国政府复函全文於后)。

中国政府在复函中指明,姚福信先被拘留后又逮捕,是因为他和其他有关人员利用工人的不满,策划、煽动、实施了一系列违反游行法的破坏活动,并具体列举如“冲进市政府办公楼”、“打砸公共汽车、堵塞交通、破坏社会秩序”等。复函中同时指明,姚福信被捕后,“各项权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体状况良好,根本未遭受任何酷刑”。

但是一直追踪采访这个工潮事件的中国劳工通讯,早就关於这一问题对中国官方和相关方面进行过多次调查采访,这次又就中国政府的复函,专门采访了姚福信的妻子郭秀静;严密关注这一劳工权益个案的中国人权,也从几个不同的渠道多方证实:中国政府给联合国的专门复函,与辽阳市不论是官方干部、目睹民众还是参与游行的工人或亲属,所讲述的事实情况严重不符,正如当地官员对复函内容驳斥时所说是“造谣”。

收到联合国转交的中国政府的复函后,在向姚福信的妻子调查时她说,游行工人们在组织者的劝说下,多次避免了一些工人提议的堵铁路等激烈要求,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有打砸公共汽车暴烈举动。就是所谓的冲进市政府办公楼,其实只是有一次游行中突降大雨,工人们躲进市政府办公楼避雨。而且这次避雨发生在三月二十日,姚福信在三月十七日已经被警察秘密关押,就是进办公楼避雨也与姚福信毫无关系。从郭秀静所讲述的事实情况看,中国政府给联合国的答覆中所列举的姚福信的违法行为,显然是没有事实根据的随意编造。

对事实的这种讲述并非仅只是姚福信亲属,辽阳市当地民众甚至官方的各机构官员,都一致讲述姚福信没有中国政府指控的违法行为。例如辽阳市政府值班室官员在回答查询时说,从来没有听说铁合金厂工人的请愿有任何暴力行为。而辽阳市官方总工会的苏主席更明确具体的说:姚福信“最严重的也就是到政府上访,反映一些情况,没有什么暴力、过激行为。”在告知官方总工会的苏主席,有人说姚福信策划、煽动、实施了打砸公共汽车等暴力违法行为时,这位苏主席直截了当的批驳说,说姚福信等人在请愿过程中曾打砸汽车“完全是造谣”。就是向辽阳市政府、辽阳市公安局、辽阳市检察院进行的多次调查采访,虽然他们一再吞吞吐吐不愿细说工人游行请愿上访情况,但从来没有指责过工人有暴力行为。辽阳市的许多工人和家属们表示,说姚福信等人策划打砸汽车等暴力行为完全是“无中生有”。而辽阳市检察院发出的逮捕通知书,对姚福信等人的逮捕理由也只是“非法组织游行示威”。从众多的十分了解情况的辽阳市官方机构,到参与游行的工人和家属,以及中国官方的正式法律文件,都可以证明中国政府答覆联合国文件中指称的姚福信违反法律的行为,是无中生有中国政府编造的。

中国政府给联合国的回复函中,关於姚福信的权益保障和身体状况,所说也是完全与事实不符。姚福信的妻子郭秀静在谈及这些问题时说,姚福信目前被关押在渖阳市“病犯监管所”,十月九日她见到姚福信时发现他左手震颤,自己连洗衣服一类生活小事也做不了。家属以姚福信病情为他申请取保候审回家治疗,辽阳市公安局回复“上级不准”而拒绝。而且姚福信自最初遭秘密抓捕至今超过八个月,不说最初的抓捕根本是非法秘密的,就是至今姚福信连会见律师的基本权益也不准行使。郭秀静所说的姚福信这些情况,与中国政府回复联合国文件所写,即姚福信“各项权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体状况良好”,显然是矛盾相反的。

中国政府在对待辽阳市游行工人,以及姚福信等被捕工人代表的亲属上,目前依然采取许多非法的严控措施。在不久前的中共十六大期间,辽阳市公安局从十一月七日至十八日,共派出最少一百多名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铁合金厂的十几名仍然活跃的工人。十一月十八日警察撤走的时候,还给郭秀静留下三不准的警告:第一不准给外界打电话,第二不准在家?堜菻敯t?堛甄黎u,第三不准与厂?娷黎u串联,如果违反便会给她发“训诫书”。

中国政府在回复联合国的函件中,也说重视工人的要求调查并惩治了腐败犯罪官员,以及筹集资金解决了工人的基本生活。而工人们在调查采访中说,政府只发还了拖欠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报销了部分拖欠职工的医疗费,兑现了买断工龄职工的补偿金,实际只是还了拖欠工人的部分债务,仍然没有发放保障生活的失业救济金。从官方采取的措施和工人反映的事实,可见辽阳市工人抗议游行和所提要求,都是基於事实合乎情理并且完全正当的必要的,工人们完全有权利就此采用游行方式,以求保障自己的权益和生存条件。而且工人们也证实,姚福信虽然不是铁合金厂职工,但却是铁合金厂工人选举产生的家属代表,是受全厂职工的委托进行领导和交涉的。所以姚福信参与和带领工人游行争取权益,完全是正当的合乎情理和需要的,没有任何法律不允许姚福信这样做。

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基於上述事实,严正谴责中国政府在答覆联合国的正式国家函件中,对工人代表姚福信编造了无中生有的违法说词。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将根据自己多方反复核实的调查采访,整理出关於中国政府答覆联合国函件的相关报告,继续递交联合国相关机构并敦促加以调查落实。中国人权确认中国政府在姚福信的个案上,还有抓人四天后才向家属承认的违反刑事诉讼法、病重不准依法保外就医、剥夺会见律师等人权侵犯和剥夺。中国劳工通讯认为,姚福信是铁合金厂职工选举产生的工人代表,辽阳市政府对姚福信秘密逮捕长期关押,违反国际劳工组织《保护工人代表公约》,中国政府作为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国,有责任纠正辽阳市政府的这种做法。中国人权中国劳工通讯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正当维护工人权益的工人代表姚福信。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劳工通讯主编 韩东方(Han Dongfang)


/>>

中国政府关於姚福信案件给联合国的答覆函

联合国人权会任意拘留工作组七月十一日(G/SO218/2)来函收悉。中国政府对来函所涉情况做了认真调查,现答覆如下:

一、有关情况

姚福信,男,一九五零年九月出生,原辽宁省辽阳市轧钢厂(注:非辽阳市铁合金厂)工人。

由於连年经营亏损,二零零一年十月,辽阳市铁合金厂(以下简称辽铁)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该企业破产的预案,并於十一月正式进入破产程式。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至二十一日,辽铁五百多名在职职工和退休人员到市政府上访,提出提高安置费和经济补偿标准、惩治企业中有腐败行为的管理人员等要求。辽阳市政府高度重视工人的要求,立即成立调查组,对工人提出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并采取了以下解决措施:(一)依法惩治腐败人员。司法机关对企业腐败分子的违法犯罪事实进行了调查并依法进行了处理,其中判刑一人,起诉一人,刑事居留一人,取保候审三人,立案审查七人。(二)多方筹集资金,保障工人的基本生活。(三)帮助下岗职工实现再就业。经当地政府的努力,事态很快平息。

姚福信并非辽铁职工,但在上述事件发生过程中,姚夥同辽铁有关人员,利用工人的不满情绪,策划、煽动、实施了一系列破坏活动,姚等人冲进市政府办公楼,干扰正常办公秩序,并打砸公共汽车、堵塞交通、破坏社会秩序,姚等人的非法行为严重扰乱了辽阳市正常的生产、生活和工作秩序,危害了公共安全和财产,引起广大群众的强烈不满。鉴於姚的行为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的有关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条之规定,三月二十七日,公安机关以姚涉嫌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予以刑事居留。姚被捕后,其各项权益均得到充分保障,身体状况良好,根本未遭受任何酷刑。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姚被捕是因为其行为触犯了刑律。对这种犯罪行为,任何一个法制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管,司法机关对姚的措施完全依法进行,并非任意拘留。中国政府仅请将上述答覆内容全文载入联合国有关文件中。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