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劉沙沙對案情的自述

July 19, 2010

劉沙沙  2010年7月16日晚
 
   
16日晚上8點50分,在人民大學東門,被海澱國保與桐柏官員綁架,拉到京郊某處,反綁、蒙頭、毆打、用刑折磨了一夜,17號下午拉到邯鄲磁縣丟棄,坐一 夜站票火車回京,雙榆樹7號樓地下室7號室12號門,手機、銀行卡被搶,臉上多處淤紅,倦極、怒極!
   
他們在我門外守了一天我都沒出屋,於是用這個假記者釣魚,說要採訪我,把我約到了人大。
   
夜晚八點,在人大門口給江天勇打出的電話,是我打出的最后一個電話。剛剛打完,就三個男人扑上來打倒,抬進了汽車,並迅速被蒙上了頭套,拉到京郊某個二屋 小樓,二樓盡頭一個小房間,他們開始反綁我:很細心地先用毛巾把手腕纏起來,然后用細繩(我第二天才知道,是鞋帶)捆綁,以落下傷痕,成為控訴的証據。
   
桐柏官員喝令我“站好!讓你站你就站著,讓你蹲你就蹲著,讓你跪你就跪著!”然后,問我話,不答,他就開始打。打了我憤怒,更不回答,僵持一會兒,海澱國 保進來打,這次聽動靜是幾個人圍著,拳打腳踢,用椅子砸——和打劉德軍一樣,用椅子蒙皮那面往下砸,不留傷痕,卻足夠振蕩。
   
用椅子把我打倒在地上之后,海澱國保在后邊死踩住我后背,壓住我頭,抓住我反綁的胳膊往上擰,一直擰到一個讓我劇痛的角度,同時臉被壓在地上,壓得眼前黑 暗,金星亂冒。我終於“啊——”的慘叫起來。
   
這樣邊踩邊擰折騰兩次,一放手我還在頂嘴:“打!你們把我打死!”然后他們把我架起來,套頭布外邊又加了一層毛巾,然后又一條毛巾在脖子上系緊,突然絞緊 我脖子,我窒息,眼前黑暗,腦子裡最后幾個字:“我這是在哪兒?”恢復知覺時我已經跪坐在地上,幾個人在套頭布外邊拍打我臉。
   
突然絞緊我脖子,我窒息,眼前黑暗,腦子裡最后幾個字:“我這是在哪兒?”恢復知覺時我已經跪坐在地上,幾個人在套頭布外邊拍打我臉。我:“哦,我剛才是 暈過去了……如果這就是死的話,也沒什麼可怕的!”他們把我丟在地上,開始罵我。
   
他們把我丟在地上,開始罵我。 桐柏官員:“再不說,再不說一會兒我們把你衣服脫光,給你拍成裸照都發到網上去!”我倒在地上,仍然頂:“那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丟人的不是我,而是你 們!”當時我是憤怒,而現在回想這話,我覺得驚奇,驚奇一個執政黨竟然能說出這樣流氓的話來!
   
拉到京郊某個二屋小樓,二樓盡頭一個小房間,他們開始反綁我:很細心地先用毛巾把手腕纏起來,然后用細繩(我第二天才知道,是鞋帶)捆綁,以免落下傷痕, 成為控訴的証據。
   
磁縣台城鄉派出所報了案,簡單筆錄。回北京來,這邊弟兄誰有空陪我去案發地人民大學轄區派出所報案?打我的海澱國保也盯范亞峰,我知道他名字,可范亞峰以 前建議過“不結私怨”所以,我猶豫要不要公布他名字
   
我TM真傻啊!真Tm傻啊!我給倪律師道歉!——看紀錄片“警察打人、性凌辱”時,因為她表情太平靜了,我竟然不相信她的描述,我想法輪功愛說瞎話,跟法 輪功混的人也愛說瞎話,而倪律師那平靜的表情不象是受過大苦的人,她說的真的嗎?我TM還對官方抱著最后一絲“象人”的希望!
   
在地上躺了一會后,他們一盆涼水澆在我頭上,幾個男人把我按在地上,臉朝上——寫到這裡我寫不下去了,我怕這些文字被我爸媽姐妹看到!我怕他們看到啊!看 到他們可怎麼受啊!琳娜啊!從小養大、嬌生慣養、知書識禮的閨女啊!!我寫不下去了!
   
我現在不是需要同情,而是憤怒得渾身冒火,恨不得這會就去天安門示威,向全世界抗議中共暴行!讓他們知道侮辱,折磨,不會嚇住我,隻會激怒我!
   
校友目擊:16日晚上八點人大門口外的綁架zz
   
水木社區 (Sun Jul 18 00:18:40 2010), 站內
   
我一個清華畢業的同學當晚在現場目擊的此事,是他當晚在QQ上告訴我的。我看1天多過去了,哪裡也沒有相關的消息,決定也發在這裡來,至少提醒大家注意安 全。
   
晚上8點多鐘的時候,在人大東門外,一個女的喊“搶劫!搶劫……”,一個男的在拽她的包,兩個人拉拉扯扯了十來秒。突然從路邊車裡冒出3個人來,把女的拖 進一輛車裡去了。車沒牌照,是一輛黑色的車,保安不敢管,車就這麼開走了…
   
行凶的4個男的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看長相居然像學生,還戴著眼鏡。懷疑那個女的把第一個搶劫的人拽住了。
   
據更早來的另一個目擊者說,那個女受害者可能是約人了,因為那個女的之前人大東門徘徊了一會兒,打了好幾個電話,很焦慮的樣子,推測可能是之前已經存在綁 架或者勒索的實施,受害者是去交贖金的,約在人大東門可能以為那裡很安全,沒想到那裡也不安全。
   
當時人大東門的值班室至少5、6個保安,其中兩個拿著警棍。
   
我問后來有警察過來了嗎?說大家等了15分鐘,沒有警察來,於是目擊者都散了。
   
但是有人報警了,不過警衛好像沒有報警,隻是向保衛部上報了。
   
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人大東門晚8點,這基本算光天化日之下的行凶了!希望不是普通的搶劫,要不這也太囂張了。希望受害人能夠平安得到解救。
   
希望公安能早日發布破案的消息。希望能知道這個事件的后續結果。